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超时空医生 > 5.别搞砸了

5.别搞砸了


  “可是,我认识你啊。”陈清扬微笑道。

  mmmp......

  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啊。

  这操蛋的CEO。

  前面的车流开始缓慢向前爬行,后面的重卡车司机疯狂地按着喇叭。

  陈清扬回头看了眼重卡车司机,只见他嘴里嚼着槟榔,很快把槟榔渣吐到快速路上。

  司机明显对前面的车辆很不爽。

  司机要生活,

  生活就要赶路,

  而,赶路,前面的车流都行驶一段路了。

  你不走,我怎么赶路?

  陈清扬眯起眼睛看了一眼重卡司机,发现他眼神里带着某种寒意。

  “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吗?”重卡司机粗声粗气地道。

  陈清扬又仔细打量了重卡司机一眼,道:

  “你是早上起来没刷牙吗?”

  “你特么才没刷牙,你全家都没刷牙。”重卡司机打上双闪,气冲冲地从车上跳下来。

  陈清扬微笑地看着重卡司机,心想来啊,我们打一架啊!

  江峰把小萝莉抱回车里,走了回来,忙站在双方中间道:

  “两位这样,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

  “嘭,”

  “去尼玛的斯文。”重卡车司机直接一记直拳打在江峰脸上。

  江峰向后面踉跄后退几步,撞在自己车身屁股上。他擦了擦自己的嘴巴,握紧拳头来。

  不就是打架吗?

  谁怕谁啊?

  “混蛋,来打我啊,往我这里打啊。”

  江峰冲上去,向对方露出自己没被揍的半边脸。

  陈清扬向旁边的朱老三使了个眼神,朱老三兴奋地走过来。

  后面的车辆已经排成长龙了,这里是快速路。要是后面的车辆发生个连环追尾,那就不得了了。

  “怂包,两个怂货。”司机叫嚣道。

  下一秒他就闭嘴了。

  朱老三向前走了几步,突然飞奔上前,直接一脚揣在司机的肚子上。

  朱老三这一脚,可以说得上是力大无穷。司机的身体直接弹飞在重卡挡风玻璃上,又落下。

  挡风玻璃上裂成一片美丽的冰花。

  重卡司机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边的血痕。不敢再嚣张了,因为他知道今天遇见了狠角色。

  重卡司机悻悻地趴回车上。

  江峰拍了下陈清扬的肩膀道:“哥们儿,今天的事,谢谢你啊,留个电话,改天我请你吃饭。”

  我来是阻止小萝莉死去,

  谁特么稀罕你请吃饭啊。

  要说吃饭,

  我自己在家吃不行吗?

  想吃什么,就做什么。

  问题是现在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江峰。

  “我能搭你车吗?”陈清扬说。

  江峰没有犹豫,直接爽快地说道:“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江峰向朱老三使了个眼神,朱老三自己骑着机车走了。

  车子启动,很快超过了后面的重卡。

  “你那位朋友,身手不错。”江峰说。

  “他学过跆拳道,”陈清扬淡淡地道。

  “难怪,”江峰说,“你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吗?”

  “如果我告诉你,我来找你,是为了救你女儿,你会信吗?”陈清扬淡淡地笑。

  仿佛一切是那样云淡风轻。

  就像说你吃了吗这样简单。

  江峰没有说话,他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头上的天空突然坍塌了。

  一早醒来,江峰的右眼皮就一直在跳。

  但是下午公司里有个重要的会议,现在还要赶着送小萝莉去芭蕾舞蹈培训中心。

  家里的司机因为老婆生孩子,请假回家去了。

  连家里的小保姆,因为这段时间闹情绪,也请假了。

  整个家,就剩下孤零零的他,和整天甩脸色给他看的小萝莉。

  不就因为他新交了女朋友嘛?

  男人嘛,不可能一辈子没有女人。

  尤其是一个成功的男人,如果身边没有女人,别人就会拿不正常的眼神瞅着他。

  他不是Gay,

  所以他需要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可以在自己累时给自己慰藉。在自己生病时照顾自己。

  但是小萝莉说妈妈还在啊,你怎么能背着妈妈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

  小萝莉乖了,睁着愤怒和恐惧的眼神盯着他。

  你不是个好爸爸。

  好吧。

  他不是个好爸爸。

  但他是个好丈夫,在妻子生命的最后时光。他尽量抽时间来陪她。

  她也曾是个鲜花般的女孩儿啊。

  可是一场病痛,让她一夜之间变得丑陋和刻毒。

  就在妻子去世的前几个月,她的脾气变得暴躁,她每天要检查他的手机,他跟谁通过话,和谁视频,甚至跟谁说话,她都要弄清楚。

  妻子的举动,就差点没把他逼疯。

  妻子得的是肺癌,医生说是因为她抽烟太多的缘故。

  听到医生的话,江峰赶紧躲进卫生间里,抽了根香烟压压惊。

  其实在跟妻子结婚之前,他就知道她抽烟的。

  当时他并不介意,只是,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在没结婚时,妻子出落得亭亭玉女,可以说是一位大家闺秀。

  就算是在跟他结婚后,妻子也是个相夫教子的美少妇。

  可是,谁会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且,

  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已经是肺癌晚期了。

  这,真特么操蛋。

  一个原本完美和谐的家,开始有了间歇。

  妻子变得疯狂,在家里的卧室,在客厅,甚至在卫生间都装上了摄像头。

  这该死的女人,

  不,

  这可怜的女人,

  她差点就要把自己变成神经病了。

  因此,

  他经常一个人深夜偷偷爬起床,孤独地坐在大厅里。自己倒上一杯红酒,一边想着这个乱糟糟的家。

  突然,

  觉得心好累。

  此刻,多么希望有一个人来安慰他。

  小萝莉也送到乡下奶奶家去了。家里只剩下了年轻的保姆。

  终于有一天,他在保姆的房间里,和保姆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他并不为这件事感到后悔,相反,他在小保姆那里得到一种近乎病态的满足。

  终于,妻子发完了最后一次火。

  完成了最后一次化疗,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她悄然离去。

  他突然觉得无比失落。

  你不是挺能折腾吗?

  我的手机就在这里,你来检查啊!

  房间里的摄像头,你去检查啊!

  可是,那个女人,不再说一句话。

  甚至懒得动一下,起来搭理他。

  她,

  再也不会冲他发脾气了。

  她,

  再也不会检查她的手机了。

  她,

  再也不会半夜三更醒来,说死神正向自己招手。

  她,

  已经过了美好的青春年华,不再美丽了。

  但,她曾经在他心里是那样美丽动人......

  江峰晃了下神,道:

  “刚刚我们说到哪儿了?”

  陈清扬一愣,这江峰看上去,情绪明显低落。

  “江先生,说出来你可能不会信,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今天你的女儿会发生车祸。”陈清扬说。

  江峰突然怒吼:“胡说八道。”

  江峰看了前面有一个出口,就开了出去。

  车很快离开出口,向九洲城外环的文化路开去。

  “你可能不会相信我的话,但是我亲眼看着你女儿离开了。”陈清扬道:“我是一名医生,我回到这里来告诉你,是希望你能改变这个结果。

  毕竟,丫丫上个月才失去妈妈。”

  江峰把车停在路边,对陈清扬吼道:“你特么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我拥有修改时间线的能力,而且能力一次失效。换句话来说,不论这件事情成功还是失败,都只有这一次机会。”陈清扬道。

  “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江峰吼道:“你以为你在玩穿越吗?我告诉你,这是现实,你说的就是一坨狗屎。”

  陈清扬凑近江峰,深邃的眼神盯着江峰道:“你真不记得我了吗?在九州医馆里,我帮着抢救了丫丫,

  后来你递给了我这张明片,你还对我说谢谢。

  你真一点不记得了吗?”

  江峰摇摇头,他的头脑突然很乱。

  脑袋里,有两个小人儿在打架,他不知道要听哪个的。

  但是,最终他下了决心,道:

  “只要是为了我女儿好,我暂且信你一回。你想要我怎么做?”

  “把车开回家去,什么都不要做,更不要上高速路,离九州医馆周边的路越远越好。

  还有,如果你遇见了刚刚那个重卡司机,一定要远远避开他。”陈清扬笑笑,这丫终于开窍了。

  “好,那我下午的会议就只能推辞掉了。”江峰摇摇头。“我有点怀疑你是竞争对手派来的人,你知道我下午要签多大一单合同吗?”

  “多大?”陈清扬其实想说,你签多大合同关我屁事,我只是不想让小萝莉死罢了。

  “一个亿。”江峰舔了舔嘴唇。

  陈清扬笑笑,“就算你签了十个亿又怎么样?人没了,你赚再多钱,有个屁用。只有人活着,赚钱才会变得有意义,不是吗?”

  江峰点点头。

  陈清扬下车了,冲里面的小萝莉挥挥手。

  但愿这个小萝莉能快乐地健康成长。

  “叔叔,再见,我改天请你回家吃我妈妈包的饺子哦,我妈妈包的饺子可好吃啦。”

  汽车远去,留下陈清扬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她妈妈不是上个月去世了吗?

  难道小萝莉不知道。

  不可能啊,这当中肯定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一辆银色的机车飞驰来到他身边,噶然刹住。

  “老大,你看我,骑车的技术,是不是越来越好了。”朱老三摘下头盔道。

  “我看你都要飘到天上去了。”陈清扬戴上头盔,坐了上去。

  风一样的机车,

  风一样的时光,

  风一样的少年。

  银色机车在九州医馆门口停了下来。

  “怎么回到这里来了?”陈清扬觉得事情不对劲,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老大,我们是从这里回去的,难道不回到这儿来吗?”朱老三舔舔嘴唇道。

  陈清扬想想也是,于是摘下头盔走进去。

  老陈刚刚从洗手间走出来,他看了眼风急火燎的陈清扬,道:

  “又去哪儿鬼混去了?”

  “散步?”陈清扬风轻云淡地表述。

  “下午有一个你大姨安排的相亲会,去换身衣服,跟对方在茶馆里见面,别把事情搞砸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