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超时空医生 > 4.回到过去

4.回到过去


  不到万不得已,陈清扬是不愿这样做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虽然能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通过修改时间线,把故事导向另一个结局。

  但,同时,自己也会遭到反噬。

  那种反噬的滋味,就犹如万箭穿心,千刀万剐。

  这是他第二次把时间往回调,从某种程度说,他这样做是要担当风险的。

  鬼知道,会不会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自从那块手表死死扣在他手腕上后,一有时间他就琢磨这块类似电子手表的东西。

  而且这块手表,在黑暗的夜能发出强烈的光线,可以当手电筒用。

  有几个晚上停电,他就直接用这块表来当照明使用。

  手表里面的电池,仿佛是取之不竭的,或者说比他想象的还要耐用。

  那是他打完一局王者后,休息时看见手表上闪着亮光,他再去看时,发现上面显现的是昨天下午的时间。

  这类似闹钟样的设定,可能是他不小心触碰的。

  然后,

  然后他就回到了昨天下午,时间很精确。

  他莫名其妙又回到昨天,出现在病房里,里面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正躺在床上看一本网络小说。

  这个小男孩,在他还没回到这个时间点前,刚刚死在手术台上了。

  但诡异的是,此刻的小男孩还活着。

  或者他还在某个空间,某个时间段活着,并且沿着生活的轨迹,直至走向死亡。

  “叔叔,你查房吗?”小男孩抬起头来,一双清澈的眼睛,煞是好看。

  “对啊。你怎么样?明天就要手术了。手术做完你就可以回学校去了。”他拿起记录本,在上面打着勾勾。

  陈清扬只是为了让小男孩好过一点。

  就算是走向死亡,也要微笑着面对才是。

  明知道那里就是终点,

  没人能改变的终点。

  对话完全和小男孩离开之前不一样。

  “叔叔,我这已经是第二次手术了。我爸爸妈妈都是农民,多亏了那些不认识的叔叔阿姨。才让我看到希望。”

  陈清扬的心里虽然很难过,但他还是想多陪陪这个小男孩。

  他在小男孩病床旁坐下,此刻小男孩的父亲出去买盒饭去了。病房里只留下穿着病服的小男孩。

  “叔叔,我家里有很多奖状呢!”小男孩显得很骄傲,他盘着腿坐了起来。

  看样子小男孩很怕孤单,他渴望身边有人陪伴。

  “就爸爸跟你来吗?”陈清扬说。

  小男孩点点头,“家里养了十几头猪,还有牛,妈妈走不开。”

  “没事的,你很快就能回家了。”

  “叔叔,我来医院的前一天,学校组织了捐款,很多老师和同学都拥抱了我。我想我这一次恐怕挺不过去了。”

  “不,你行的,”陈清扬转过头去,不让小男孩看到自己有些湿润的眼睛。“生活没有过不去的坎。”

  小男孩耷拉着脑袋,随手翻了翻床上的书。陈清扬知道,小男孩有属于自己的心事。

  或许此刻他正在憧憬着未来的光景。

  在那未来的光晕里,有爸爸妈妈,有老师同学,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叔叔阿姨,他们在微笑。

  像花儿一样微笑。

  但是,下一秒,小男孩再次抬起来道:“可是,人人都会死,不是吗?”

  陈清扬沉默了,让这么个小男孩,独自面对死亡,是不是太残酷了?

  那天,陈清扬一直陪小男孩很晚。直到太阳落山,他才离去。

  他永远记得小男孩父亲的眼神,是那样深沉和带着希望的光彩。

  第二天,不出所料,小男孩在做手术室时,血怎么也止不住。

  在场的专家都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最后,小男孩死去了。

  陈清扬回到昨天,知道小男孩既将死去。却为不能改变这种结局,而感到深深自责。

  就算自己拥有回到过去的能力,又怎么样呢?

  小男孩,

  再也,

  不可能活过来了。

  永远,

  不会再活过来了。

  小男孩,去了天国,

  去了彼岸,

  彼岸花开,四季阳光灿烂。

  当陈清扬想再次回到头一天,想办法再次改变小男孩的命运时。

  无论他怎么设置昨天的时间,手表上的时间马上就会被清除掉。

  或者说,他这种回到过去的能力,每个时间点,只能用一次。

  至此,陈清扬大病一场,全身无力。请了假,在家呆了半个月,身体才有所好转。

  回到过去,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但是,这一次,他想要留住小萝莉。

  他不希望小萝莉就这样死去,

  这么美丽的花骨朵儿,还没绽放,就枯萎了。

  实在是太可惜。

  ......

  陈清扬在床上醒来,他看了眼电子表。

  时间,又回到早上七点。

  事情跟早上发生的有点不一样,朱老三正坐在他的书桌旁,品尝一杯红酒样的东西。

  陈清扬从刚刚开始的排斥,到最后习惯。

  也就见怪不怪了。

  朱老三这货,把鲜血一点点灌进红酒瓶里,再用木塞塞上。

  一边往里倾倒鲜血,还一边乐呵乐呵地笑。

  莫小白正蹲在地上,看一条在地上爬来爬去的毛毛虫。

  毛毛虫的身体呈叶绿色,而且发出微弱的荧光。

  “朱老三,快来看这条毛毛虫,会发光唉。”莫小白兴奋地道。

  朱老三喝了一口酒杯里的液体,抬起头来道:“小鬼,你看我帅不帅?”

  莫小白朝朱老三吐舌头,道:

  “帅...帅个锤子,就像牛,刚屙的屎,还在冒烟子。”

  “噗。”

  朱老三嘴里红色的液体喷了出来,他走到莫小白身边,一同蹲下来看地上的毛毛虫。

  “小鬼,你学坏了。”

  朱老三拎起那只毛毛虫,大嘴一张,吧唧一下,毛毛虫被他吞下肚去了。

  “朱老三,我要跟你拼命。”莫小白愤怒地站起来,猛烈地向朱老三的身体撞去。

  biubiu......

  莫小白从朱老三的身体穿过去,他又回过头穿回去。

  如此这般很多次,终没伤到朱老三一分一毫。

  朱老三站在那里哈哈大笑。

  莫小白停下来,两手向地上的一条凳子一指。

  凳子慢慢从地上,悬浮在空中。他口中吹出一口气。

  房间里顿时刮起大风,凳子朝朱老三身上砸去。

  duang...duang...

  朱老三的身体砸在墙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就在朱老三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反击时,耳边传来陈清扬的声音:

  “三儿,你们是想把我这屋子拆了吗?”

  莫小白停下吹气,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道:

  “老大,朱老三吃了我的毛毛虫。”

  朱老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道:

  “小鬼,你现在喊一声,如果这只毛毛虫应你,你叫我做什么都成。”

  莫小白气鼓鼓站在一旁,瞪着一边扶墙站起来,一边摸着脑袋的朱老三。

  刚刚朱老三头砸在墙上,把墙面都砸凹进去了三四公分。

  陈清扬气呼呼从床上坐起,道:

  “你俩,这是要反了?”

  朱老三忙笑道:“老大见谅,都是三儿的错,都是三儿的错。”

  这货,承认错误,倒是挺快的。

  陈清扬看了眼朱老三,“三儿,过来帮我把背捏捏,昨晚有点睡落枕了。”

  “得嘞!”朱老三屁颠屁颠跑过去,“老大,还要用点力吗?”

  “这样就行,”陈清扬说。

  朱老三突然觉得哪里不对,道:

  “老大,你是不是忘记我们要做什么事了?”

  mmmp......

  卧槽。

  陈清扬猛烈地站起身,他看了眼身上套的体恤牛仔裤,笃定自己是回来了。

  他拿起手机,又开始刷视频。

  刚一刷,就刷到城市快速路上,正在龟速行驶的车流。

  紧接着前面的车渐渐停下来,然后小萝莉打开车门,跳下车来了。

  旁边有一个显示牌,是在外环方平路段。陈清扬一边招呼朱老三,一边往地下车库里跑。

  莫小白猛烈吸了一口气,又吹出一个硕大的泡泡。

  很快,房间里的陈设又恢复了原样。

  陈清扬一边往楼梯下面跑,一边大声喊道:

  “三儿,你快点。”

  陈清扬只叫了朱老三,因为他知道,莫小白的速度很快,快得莫小白只要想到哪里,就能瞬间到达目的地。

  莫小白就是这么强大,这么牛×。

  陈清扬边往下跑,一边在心里骂道:这个破电梯,早不坏,晚不坏,偏偏关键时刻掉链子。

  但,也没有办法。

  很快,陈清扬跑到地下停车库,走到一辆银色的机车面前,他骑上去,刚点火,朱老三就气喘吁吁跑下了楼。

  “老大,等等我。”朱老三收缩臀大肌,绷紧腿部肌肉,几步跑到银色的机车面前,坐了上去。

  这辆银色的机车,以前是老陈在骑。后来,老陈渐渐不喜欢去外面溜达了,这辆机车就给他了。

  平时只要有时间,他就会骑着机车去野外溜达一圈,顺便遛遛月亮看看星光,最好还能看见个美女。

  机车很快到达方平路段,堵车堵得厉害,小萝莉还赌气地蹲在地上。

  如果他这样去告诉小萝莉和他的父亲,他们即将发生车祸,小萝莉会在这场车祸中死去。这样就算换不来江峰的一顿暴揍,也会换来一句神经病。

  他把车停在边上,走到小萝莉身旁,道:

  “你好啊,小美女。”

  此刻的小萝莉还不认识陈清扬,只有陈清扬知道,她的未来是什么样。

  其实,陈清扬心里也不太确定,他通过改变时间线,不知道能不能救得了小萝莉。

  但,凡事总要试一试。

  万一,成功了呢?

  小萝莉看了眼陈清扬,又看了看他旁边银色的机车,道:

  “叔叔,你的车子好漂亮啊。”

  这个时候,江峰从驾驶室走了出来,抱起地上的丫丫,道:

  “江丫丫,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在家里都给你说过多少次了。”

  江丫丫摇摇头道:“可是,这个叔叔,看起来并不像坏人哦。”

  “丫丫啊,你年纪太小,坏人的脸上,就写着个坏字吗?”说完江峰还瞥了陈清扬一眼。

  朱老三靠在银色机车身上,冲小萝莉笑了笑。丫丫也冲那个脸色苍白的怪叔叔笑了笑。

  “那个叔叔的脸,好白哦!”江丫丫道。

  “早上包饺子的时候,不小心把面粉敷在脸上了。”朱老三尴尬地笑道。

  “好啦,听话。”江峰抱起小萝莉准备上车。

  陈清扬几步跟上去,“江先生,你好。我有件事要和你谈谈。”

  “你怎么知道我姓江?”江峰微微一愣。

  陈清扬从怀里掏出江峰给他的名片,道:

  “这是你给我的。”

  江峰拿起名片,确认了一下。

  “可是,我并不认识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