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白思萱傅南寻 > 第二十二章 魔鬼训练

第二十二章 魔鬼训练


白希哲是傅南寻的朋友里,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他觉得这个男人,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病了。

那一天,他是过去找傅南寻吃饭,撞见了正在办公室陪他吃饭的女人:“白思萱?”

白思萱不是已经死了吗,他还参加了她的葬礼,可这个女人,不是思萱是谁,发型都是一样的。

傅南寻给白漫雪剥好了虾,声音温柔:“不认识了吗?跟希哲打招呼。”

白漫雪内心想笑,可是她忍住了,弱弱的抿了抿嘴,尴尬道:“你好,希哲。”

“啪!”

傅南寻狠狠拍了拍桌子,震的碗发出了响声,若不是这张脸舍不得,他非要狠狠给她一个耳光:“没用的东西,思萱从来不会这样跟人打招呼,大大方方不会吗?”

白漫雪缩住肩膀,低下头,饭都不敢咽下去,又听到傅南寻的“滚”,立刻跑出了餐厅。

白希哲看明白了,他沉默了好半天,对着傅南寻道:“南寻,我们出去旅游吧,你已经高压力工作很多天了,正好带思萱出去散散心。”

作为朋友,白希哲看的出来,傅南寻病了,他不能直说,只是希望借其他的方法分散他的注意力。

傅南寻擦了擦嘴角,靠在椅背上:“我觉得,我能把她变成思萱。”

“南寻!白思萱是白思萱,白漫雪是白漫雪,就算她们是亲姐妹,长得相似,可性格完全不同,再怎么训练,也不能变成一个人。”

傅南寻眼神笃定:“我能,我有的是方法训练她,动作,讲话,甚至气质,一点点改,只要用心学,一定可以做到。”

白希哲光是听着,就觉得头皮发麻,这样的傅南寻太可怕了,他是要把组织里的那套训练特殊人员的方法运用到白漫雪身上吗?

“南寻,不是我说你,你必须去看心理医生了!”

“不看,我没病,我只是,想她而已。”

最后的四个字,声音极轻,像是一道叹息。

白希哲知道他的难过,扭过头去不看他的脸,那种心酸的感觉他能体会的到。

在白思萱离开之前,白希哲从没觉得傅南寻是爱她的,直到她离开后,这种变化隐隐散发出来。

爱情并不是只有轰轰烈烈一种,像日出日落一样自然却永恒的感情,突然间从血肉里剥离出去,才会让人生不如死。

“南寻,试着放下吧。”

傅南寻苦涩的摇摇头:“这是我欠他的,不能放下。”

白思萱爱了他十五年,从现在起,换他去爱她,以前她很是迷恋自己,南寻哥哥的都是最好的,哪怕做了错事,也会替他找原因。

那就,他也这样爱她十五年,时间到了,再去开始新的生活。

白希哲很想一拳把他打醒:“那你这样疯疯癫癫就可以还她了?只会逼死自己,你还是白思萱喜欢的那个男人吗,她在地下看到你这样也会伤心的。”

傅南寻听完后坐正,恢复了往日的俊逸清爽:“我当然会是她觉得优秀的男人,热爱工作,无所不能,在她眼里永远光芒闪烁,而且,我会更加爱她!”

白希哲还是希望能把傅南寻带出去转转,他已经做好了详细的攻略,让傅南寻带上白思萱的骨灰一起,总好过闷在这里,在白漫雪的身上做无用功。

可是傅南寻很固执,他对于复刻白漫雪这件事具有深深的执念,谁劝都没有用,他不准白漫雪出门,每天在家里练习说话和表情动作。

如果有一个动作不符合要求,不像白思萱,傅南寻就会大发雷霆,搞得白漫雪战战兢兢,吃不好睡不好。

不过,再困难的事,努力做了,效果还是有的。

一年后,白漫雪换上白思萱喜欢的粉色棉布裙,带着渔夫帽,少女气满满的追着傅南寻:“南寻哥哥,等等我,我追不上了。”

傅南寻站在玫瑰花的栅栏外,看着跑过来的白漫雪湿了眼睛,朝着她招手:“你快点,追不上就不载你了。”

白漫雪知道,他不是在和她对话,而是在和曾经的白思萱,她就算心有不甘,也不会犯错了,这一年,她在这上面吃过太多亏。

她一路蹦蹦跳跳的跑过去,装作天真的仰起头:“追上了,我们出发吧,驾!”

傅南寻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神,愣得出神。

就是这样的,以前的白思萱就是这样,兴高采烈的跑到他的面前,她的眼睛最亮,装着对他的喜欢和崇拜,是他磨掉了她所有的光芒和神采,让她变成了另一种性格。

他一把将白漫雪拥进怀里,脸埋进了她的颈窝,声音颤抖道:“思萱,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一定会回来的!”

白漫雪乖乖的享受着傅南寻的怀抱,她不敢反抗,也舍不得,白思萱死的好,不然她连做替身的机会都没有。

她希望这个替身,能一直做下去。

然而命运永远由不得某个人,它可能给足了你希望,又将你踢落谷底。

白漫雪知道傅南寻一直不死心,在寻找白思萱,但她不曾担心过。

因为她查过了所有的信息,白思萱一尸两命,死于美国。

但最近,她连续一个月没有见到傅南寻,再也按耐不住,才追到了办公室。

他捏住下颌的力气,她还记得很清楚。

难道白思萱,真的死而复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