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白思萱傅南寻 > 第二十章 白氏破产

第二十章 白氏破产


傅南寻面无表情坐在总裁室里,如同机器人一般埋头处理手头的工作。

这几天的调查无果,让他很是烦躁,不过他不会放弃,白思萱一定还活着。

他的女人怎么会轻易离开,那个喜欢自己这么多年的小女人,还没等到他幡然悔悟的一天,不会说走就走的。

韩澈一定有问题,如果他居心叵测,敢对思萱做了什么,日后就等着碎尸万段吧!

傅氏大楼楼下,一个身形俏丽的女子风风火火从车上杀下来,踏进大厅后秒变端庄,温柔的问前台:“傅总裁在吗,我要见他。”

……

“南寻哥哥,好久没见到你了,我好想你。”

说着,她便凑上前环住了傅南寻的脖子,准备轻轻吻住他的唇。

据她两年来对他的了解,这个男人最喜欢蜻蜓点水式的接吻,初恋般淡淡的青涩感。

与往常不同,傅南寻伸出手,在靠近脸五十厘米处,狠狠捏住了她的下颚:“你是谁?”

他的眼神有不同寻常的狠厉,果然这么多天不见人影,大有问题。

女人心里愤愤的咒骂,声音却是酥的入骨,

“南寻哥哥,我是白思萱啊,最喜欢你的思萱。”

“好痛,思萱好痛,呜呜呜……”

看到那张和白思萱一模一样,梨花带雨的脸,傅南寻的意识渐渐变模糊,眼睛里划过一丝心疼,缓缓松开了,指腹温柔的抚了抚她的脸。

这个女人,其实是,白漫雪。

四年前,从美国处理完白思萱的后事回来,傅南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处置白家。

白家在华国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与傅家实力不相上下,不管是生意上还是社会公益事业,都表现得一身正气,口碑极好。

但是白奶奶去世以后,白伯年作风突变,只进不出,为了利益背地里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

傅南寻不是没想过把那些事曝光,让他在监狱里度过凄惨的后半生。

但是白家毕竟对白思萱有恩,白伯年表面上依然是她的父亲。

报复一个人可以有很多种方式,最好的方式,莫过于毁掉他最在意的事物。

财富,身份,地位,都是白伯年的最爱。

不通过法律,傅南寻自有手段搞垮他。

一周之内,白家的股票价格如瀑布般飞流直下,跌停开盘后,前期被大量吸筹的股票集中抛售,大盘飘红也挽救不了白氏股份的颓势。

散户搞不清楚状况,跟风做空,这些股票被一家私募基金以极低的价格吸筹,在股价短期有所上升后,散户再次买进,涨停几天后,私募选择抛售,股价接连跌停一周。

几经折腾,散户集体抛盘,再也没有散户敢跟进了,所有的银行也不敢给白氏贷款融资。

白伯年无计可施,将所有的身家砸到救市上,最终把房子都抵押给了银行。

他瘫坐在椅子上,一直给傅南寻打电话,都是秘书接的,说傅总去国外开会了,归期未知,商业机密,不能接听电话。

全国所有的私募联合起来做空白氏,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白氏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这件事,蹊跷,明显是有人在暗处整他,可偏偏查不出来是谁。

他苦苦的等,心里想着,等傅南寻回来,他带着白漫雪一起去求情,白氏会有救的。

结果是,他等来的不是救兵。

傅南寻扫了一眼站在沙发边,搓着手的白伯年,心里冷笑。

文件上白纸黑字,一条条是白伯年的所作所为,没想到在他面前慈眉善目的长辈,居然跟幽夜组织有勾结,把蠢事做绝。

砸的是自己的真金白银,就算组织找到了高科技芯片,又怎会落到你白伯年的手里?

白思萱说的一点没错,都是他们父女的一出好戏,盗窃了商业机密,险些害的傅家百年基业灰飞烟灭,在商界消失。

她爱惨了他,用奶奶的遗产,用所有的后路,给傅家解燃眉之急,后来却要无端承受他的恨意和冷遇。

他没有给过她一点点的尊重,表面风光的傅太太,实则过的不如一个下人。

白伯年一页页的看过去,脸色越来越苍白,最后腿软的跌坐在地板上。

因为白氏出现问题,他自身难保,再也无力给基地注资,他原以为稳如泰山的领袖位置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

“现在清醒了?他们不过利用你送钱。”

“这些,如果送到警察局,你说说会发生什么事情?”

白伯年的脑子如遭雷劈,双眼睁大,吓得大叫:“南寻,你不会这么对我的,我是漫雪的父亲,你最爱的人就是漫雪啊,我把女儿给你!”

傅南寻觉得好笑:“我爱谁?不都是你们设计的,你们用什么方法让她闭嘴,当日大爆炸,救我的人是她,结果说成白漫雪,又用什么办法陷害思萱,心里没有数吗?”

“南寻!你听我解释!”

“你以为我还会继续听你颠倒是非?真想解释,你下去找思萱解释,向她忏悔赔罪!”

“南寻,你说什么,思萱死了?”

白伯年还是被这个消息震撼到了,虽然不是亲生女儿,但人非草木,他也是看着白思萱从小长大的。

“是啊,你们开心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