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重生之侯府嫡女 > 025 百害陷阱

025 百害陷阱


  慕容雨微微笑着,负手而立,轻轻抬头望向欧阳夜辰,清纯的笑容如同温暖的阳光,明媚动人,意味深长:“太子殿下……”

  眼前,一道身影飞速闪过,欧阳夜辰手中的画卷瞬间到了别人手中。

  “这画是我的!”王香雅下巴高昂,强悍的宣布着自己对画的所有权:“太子哥哥,皇宫有那么多好东西,你不会与我抢这副并不是珍贵文物的画吧!”

  众人无奈的手抚额头,王香雅有没有弄明白状况,这画虽不是贵重文物,代表的意义却不一般……

  慕容琳,洪灵月等人失望没看到慕容雨出丑的同时,也是满腹幸灾乐祸,王香雅闹场,慕容雨休想顺利成为太子妃……

  欧阳夜辰笑容温暖,风度翩翩:“太子哥哥不会与你抢东西,只是,画是慕容大小姐的,你想要这副画,总该问问她的意思!”

  慕容雨笑容未变:欧阳夜辰还是在让自己做决定啊,若自己同意将画送给王香雅,就是拒绝了他……

  “慕容雨,刚才你撞了我,这副画就算是向我赔罪了。”不等慕容雨说话,王香雅已自作主张的将画卷递给身旁的宫女收好,慕容雨根本无法拒绝。

  慕容雨温柔浅笑:“送这副画给大小姐赔罪,是应该的。”

  欧阳夜辰没有说话,眼底,意味深长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浓。

  “启禀皇后娘娘,贵妃娘娘,午膳准备妥当!”太监前来禀报,皇后轻轻站起身,温柔的目光将慕容雨上下打量一遍,慈爱的笑着:“时候不早了,去用午膳吧。”

  太子没拿到画卷,慕容雨还是侯府大小姐,与皇室沾不上半点关系,官家千金们暗暗松了口气,紧跟在皇后与叶贵妃以及太子身后前往饭厅用膳。

  奇怪的是,一向争先的王香雅,却与慕容雨慢吞吞的走在了最后,洋洋得意的向她递了个邀功的眼色:“慕容雨,我帮你解了围,你准备怎么谢我?”

  欧阳夜辰要画,慕容雨不能流露出一点儿拒绝的意思,最委婉的拒绝也是拒绝,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女子从太子手中拿走那副画。

  注意,是强势的拿走,而不是向慕容雨要走,放眼整个皇宫,只有王香雅有这份资历与胆量。

  “不知香雅想让雨儿如何答谢?”刚才自己刚刚背过手,还未向她打求助手势,王香雅就出手帮忙了:她虽强悍,霸道了点,有时也很聪明、可爱……

  “其实,你也不必谢我,是有人命我帮你的!”王香雅将画卷举至眼前,连连点头赞赏:“这画画的的确不错,很有神韵,难怪太子哥哥喜欢……”

  “命你帮我?”居然有人能支使得动王香雅:“那人是谁?”众千金都怕王香雅,不敢命令她去帮自己,看来,那人应该是那些名门子弟中的某一人……

  “啊,那人做好事不留名的。”意识到自己说露了话,王香雅急忙转移话题:“时间不早了,咱们快去用膳吧!”将画卷往袖中一塞,王香雅快步向前走去。

  王香雅不打算告诉自己那人的名字,自己继续追问也没用,事情暂且放下,自己总有一天能查到,只是,男宾与女宾的座位相隔甚远,那人是如何向王香雅下命令,而不被外人察觉的?

  午膳,男宾与女宾分开列席,食不言,寝不语,众千金在一片沉默中用过膳食后,随宫女前往各自的客房午休。

  慕容雨,慕容琳,王香雅被分到同一间客房,正欲躺下休息,一名小宫女敲门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个托盘,对三人福了福身:“王大小姐,慕容大小姐,慕容二小姐,这是皇后娘娘赏赐的茉莉花茶。”

  “多谢皇后娘娘赏赐!”王香雅伸手拿了相对较大的那包茶叶,慕容雨与慕容琳各自拿过距离自己较近的那包。

  小宫女对三人福了福身,正欲离开客房,慕容雨不经意间侧目,望见了慕容琳手中的茶叶包,眸光微沉,轻轻转过身。

  不知为何,准备离开的小宫女脚下一绊,站立不稳,撞到了慕容琳胳膊上,慕容琳倾身时,又撞到了慕容雨,两人手中的茶叶包几乎是同时掉落在地。

  “大小姐,二小姐,对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小宫女慌忙道歉,面色惶恐,快速捡起地上的两包茶叶,分别还给距离它们最近的慕容雨、慕容琳。

  “以后小心点,不是每个千金小姐都像我们这么好脾气。”碍于王香雅在此,慕容琳目露气愤,却没敢发脾气。

  “是是是,二小姐教训的是……”小宫女诚惶诚恐,慕容琳很是自豪,又故做严厉的教训了几句,便让她走了。

  慕容雨有午休的习惯,将茶叶放至枕头边,躺到床上不久,呼吸渐渐均匀。

  大约半柱香后,隔壁慕容琳的床上传来一声轻响,紧接着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慕容雨闭着眼睛继续装睡,神智清醒,竖耳倾听着慕容琳的一举一动。

  浓郁的脂粉味扑面而来,温热的呼吸喷酒在慕容雨小脸上,耳边响起慕容琳刻意压低的呼唤:“姐姐……姐姐……”

  慕容雨兀自躺着没动,一阵香风吹过,浓郁的脂粉味也随之远去,轻微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确认慕容琳已经离开,慕容雨猛然睁开了眼睛,伸手拿过床头的茶叶包,取出一张纸条,上书:未时,未央宫见!上面没有署名,只画了一根弦。

  这个茶叶包本是慕容琳的,慕容雨故意让小宫女受绊,将自己与她的茶叶调换,自己的茶叶包中也有张纸条,自己拿起茶叶,转过身时,已经看过了上面的内容:未时,御花园,假山旁凉亭见!上面同样没有署名,只有一根弦。

  两张纸条,除却地点不同外,其他的皆相同,也就是说,同一个人,在同一时间,约了自己与慕容琳在不同的地方相见。

  弦,是否代表欧阳少弦,可以欧阳少弦那高傲的性子,绝不会在皇宫约见她们,这两张纸条,根本就是两个陷阱。

  不过,慕容琳得神秘贵人相助方才进宫,就算是陷阱,也是对她有利的陷阱,至于针对自己的那个陷阱,肯定是百害无一利!

  慕容雨勾唇一笑:如今,慕容琳所去的,是御花园,假山旁的凉亭,那人约见自己的地方,也就是百害的陷阱,马上就有好戏可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