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剑荒三 > 第七十四章 再上华山

第七十四章 再上华山


  
旭日高升,紫气东来。
华山脚下,上山的人群密密麻麻,宛如一条长龙。
华山论剑每十年一次,今日对华山而言,无疑是最重要的一天。
自古华山一条道,数千台阶中,每十步便站着一名华山弟子,指引上山的人群,场面壮观,前所未有。
蕴渤——此次论剑比武之地。几个月前,华山以招收弟子的名义把数百人骗进来奴役,就是为了将此地建成。
将一座山头,开凿成一块可同时容纳数万人的平地,可想而知得需要多少人力。
战台呈凸起的圆柱,径长数十丈,高约半丈,是由坚硬的英石建造而成,背靠华山之巅,专门为此次华山论剑制造的。
已经有人陆陆续续来到蕴渤,从华山脚下到蕴渤,身强力壮的青年至少也需要两个时辰方可到达;就算身具内力之人,凌空飞跃也要一炷香的时间。
华山论剑在巳时举行,现在卯时才刚过,所以大部分人还在上山的路途中。
宇天和周公也在人流之中,没有强健的体魄入不得华山,加之此前他在华山待过,万一被人认出定个私自下山的罪名也是很麻烦的,所以宇天没有把筱蝶带上。
走了好几个时辰,终于抵达了山门口,一路上周公都在抱怨山路难走,要不是他手里还有一根棍杖支撑着,估计早就累趴下了。
青年强,门派则强。
华山论剑不仅可以看出一个门派的实力,还能看到江湖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山门口。
今日的华山是对外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进入,门口只站着两名守门的弟子。
陆陆续续有人进入,轮到宇天和周公的时候,却被一守门的弟子拦了下来。
“站住,你们不能进去!”那人高声喝道。
周公顿时愣了下来:“别人都进去了,凭什么我们不能进?”
那人双手怀抱在胸前,一脸的不屑道:“哼,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你……”平白遭人白眼,周公上前就要和他争论一番,只是还没等他靠近,一道白芒乍现。
‘刷!’一声剑啸似龙吟。
周公吓了一跳,不过此时最害怕的人却是那守门的弟子,因为一柄长剑正抵在他脖子上。
“现在可以进去了吗?”宇天面无表情。
“可以……可以……”那弟子颤声道,身子不停地哆嗦,小便已经吓得失禁,滴湿了脚下的台阶。
宇天收回长剑,头也不回得往山上走去,周公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蕴渤。
和风绚丽,万里无云。
高台之上摆放着两张由玉石所砌的座椅,邢天森端坐在正中央之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他脸上不断浮出笑容,可见今日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
再往下两阶,还有八张座椅,呈一道弧形,分别坐着八大门派的青年弟子,武当苏圣全、峨嵋宁芊芊等人都在其中,身后站着陪侍的弟子,好不风光。
其中离邢天森最近的一张座椅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他一身青衣,目光仿佛汇聚了星辰大海一般深邃。
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此人便是衡山派掌门翟永垄,他今日来此,便是受了邢天森的邀请,来主持这场华山论剑。
与其说是邀请,不如说是奉命行事,华山乃五岳之首,无论实力还是根基,无疑是最强的。衡山、嵩山等门派只有攀附华山,才能久立于江湖而不被更迭。
等宇天和周公赶到的时候,蕴渤已经是人山人海,前来观看的至少有十万人,人声鼎沸。
就算没有论剑比武,这么多人聚集在此都是一件很壮观的场面。
前面好的位置,都被那些名气较大的门派占领了,站在后面肯定看不过瘾,周公便拉着宇天往里面挤,终于找到一个还算满意的地方,便坐了下来。
“这个位置实在太好了。”周公像个老顽童般,乐呵呵地笑道。
“嗯。”宇天随意地回了他一声,眼睛却在扫视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希望能看到小玉的身影。
而在人群之中,同样有一道炽热的目光,望着茫茫人海,心揪神焦。
看到她这个样子,萧衍心中五味杂陈,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竟完全俘获她的心,上次派出禁军统领去除掉他,可迟迟没有等来复命,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八大门派的弟子都到齐了,唯独华山派的那张椅上还空着,彦羿秉则站在邢天森身后。
华山论剑即将开始,邢天森侧耳道:“羿儿,你也下去入座吧。”
“是,师尊。”彦羿秉恭敬道。
彦羿秉从高台之上走了下来,来到指定的位子,径直坐了下来,其他门派的青年弟子纷纷点头示好。
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也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唯独宇天眉头紧蹙。
‘为什么是他?论身份、论实力凌师兄都是唯一有资格参加这场华山论剑的。’
“这样就没人认出我来了。”周公嘿嘿笑道,此时正在戴一个不知从哪弄来的面罩。
宇天一阵无语,也没空搭理他,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先在这等我,我去去就回来。”
“这马上就要开始了啊!”周公急切道,可对方的身影已经扎进了人群里。
“位置我帮你占着,你快点回来!”
周公伸出一只脚搭在旁边,生怕有人坐过来,引来周围的人一阵鄙夷。
时间差不多了,邢天森站起身来,径直走到战台中间。
和翟永垄对视了一眼,后者径直走到战台中间。
“诸位静一静。”
邢天森催动内力,声音传至众人头顶,嘈杂的人群顿时安静无比。
“各位乡亲父老,各位江湖同道,承蒙大家不远万里齐聚我华山,邢某感激不尽。为了今日的比武能够公平公正的进行,我特意请了衡山派翟掌门来主持这场论剑。”
话音落下,众人纷纷向高台上的翟永垄看去。
他腰杆笔直,一身素衣难掩傲骨的气质;他瘦骨如柴,却让人觉得十分正直;他就是堂堂衡山派的掌门翟永垄。
翟永垄算是大器晚成,三十多岁才悟出的内力,十年的时间,连跨两级,如今已是师武境强者。他主持过多场武林聚会,众人对他的事迹也是耳目共睹。
翟永垄到台前,邢天森便退了回去,他是华山的掌权者,身份至高无上,他必须坐在主位上,俯视一切。
翟永垄没有过多的闲话,寒暄了几句,便开始讲起了今日比武的规则。
论剑比武的规则其实很简单,不管什么门派、什么身份,只要年龄不超过三十岁,均可参加。
华山论剑并不仅限于使用剑,相反,百般兵器,阴谋手段,皆可使用,只要对方没有认输,都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所以,华山论剑上是可以置人于死地的!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今日论剑过后,将会有一个人的名字被刻在华山之巅上,流芳百世。”
听着翟永垄的声音,众人不禁看向那华山之巅,高高的山峰宛如一柄利剑直插云霄,山的顶端是一个斜角,仿佛是被哪个绝世高人一剑劈下的。
翟永垄继续道:“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年轻人争强好战固然是好,但要知进退,不要伤了各大门派直接的和气,所以,我不希望在这场论剑中看到有人害了性命。”
翟永垄的性情品格大家皆有耳闻,听到他这席话,众人更是打心里敬仰他,连台上八大门派的弟子也纷纷点头。
在众人高涨的情绪中,华山论剑逐渐拉开序幕。
第一轮混战赛,谁都可以上台,上百人混战,最后留在台上的两人将晋级到下一轮。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不平等,江湖也是这样,八大门派的弟子不用参加混战,便可直接晋级到下一轮。而江湖中的门派成百上千,却只选其中的两人,难度堪比万里挑一。
台的人数已达上百人,在这数百人中,大部分是为了见见世面、露露脸,抱着上台玩玩的心态,有的还是被同伴拉上来的。
只有少部分有实力的青年,才会想过要争第一,不过,那些人在此之前,就已经是名震四方的天才青年。
年纪轻轻就创立了无极门的范成儒,江南第一青年的白面书生苏长晓,炼器世家的镍家二少爷镍方骏,就连巨鲲帮少主雷皁也到了。
其中最受关注的便是苏长晓和雷皁。
苏长晓原是一介书生,但他为人聪颖,览尽群书后竟从书中悟出了剑道,从此苦心钻研,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内武巅峰之境,还隐隐有突破之势,文人墨客都将其视为楷模。
巨鲲帮本是海上帮派,以劫持过路的商船为生,性格凶残暴戾,割人头,弃尸海,有魔鬼海盗之称,有时还会出来洗劫沿海的村庄,巨鲲帮三个字令人闻风丧胆。
近几年,巨鲲帮改掉了割头抛尸的恶习,做起了海上生意,短短几年便发展成江湖第二大帮派,叱咤四方。
雷皁是巨鲲帮帮主雷敬昆唯一的儿子,很少在外露面,这场华山论剑他居然也到场了。
数百人站在站台上,尤其是实力较弱者,目光警惕着周围的人,因为他们很有可能成为别人下手的对象。
当然,也有非常从容淡定者,苏长晓、镍方骏等人便是如此,他们有的家世显赫、有的是百年一遇的天才青年,走到哪都像是一颗璀璨的明珠,夺目耀眼,他们根本就不屑与别人站在一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