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剑荒三 > 第六十九章 峨嵋丐帮

第六十九章 峨嵋丐帮


  
大街上,人头攒动,叫卖声不绝于耳。
突然,人群一阵骚动,街上的百姓自觉得向左右两旁退让,中间留出一条可容纳一辆马车的宽阔道路。
道路的尽头,数十名穿着灰色道袍的女子踱步而来,她们手中均握着一柄两指宽的长剑,气质出尘,显然都是习武之人。
“这应该就是峨嵋派的弟子吧?”一青年男子踮起脚,伸长了脖子道。
“可不是吗。”身旁另一男子道。
“果然是大门派出来的,气质非凡,就连相貌都是绝佳的,就是不知脱下那道袍是不是也和其她女人一样……嘿嘿嘿……”青年男子猥琐的笑着。
“你找死啊,这话要是被她们听到了,舌头都要给你割了。”身旁那男子随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上,直接把他打懵了。
“是是是……”青年男子也感受到事态的严重性,连连拍打自己那张臭嘴。
原来,这些人就是峨嵋派的弟子,也是八大门派中唯一全是女子的门派,只见她们穿着统一道袍,发髻高耸,梨木簪束缚万千发丝,品不出一丝土味,长剑握在手中,英气十足。
峨嵋全派上下虽都是女人,但实力不容小觑,尤其是掌门紫云道人,听说已经修炼到师武巅峰的境界,世间难缝敌手。
峨嵋派的弟子和那些尼姑庵的僧人不同,她们不用剃度,都是带发修行的,也不用守那些七荤八素的清规戒律,快剑恩仇,令天下女子向往。
为首的那名女子肤色白净,两腮间透着一抹淡淡的殷红,精致的手链紧扣着中指,长剑的顶端镶嵌着一颗紫色的菱形宝石,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气势,举手投足间无一不表明了其身份特殊,此人便是紫云道人的亲传弟子宁芊芊。
“小师妹,此地鱼龙混杂,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身旁一名较为年长的女子小声提醒道。
“嗯。”宁芊芊目不斜视,高傲如公主。
宁芊芊虽然年岁只有十七,但因是紫云道人的亲传弟子,身份尊贵,峨嵋上下无人能及,这次出席华山论剑,她代表的是整个峨嵋。
宁芊芊等人在众人的瞩目下踱步走来,高不可攀的气质令人不敢污渎。
路过宇天身旁时,宁芊芊的脚步却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了他身上,许是因为他手里拿着剑,又或许是他的样貌、神情。
她是紫云道人的弟子,将来还有可能成为峨嵋派的掌门,别人看向她的眼神均带着羡慕、畏惧。
而她在宇天眼中看不到一点情绪,正是对方的那番平静将她那至高无上的尊严彻底打翻了,无论是在峨嵋还是其它任何地方,她走到哪都是万众瞩目的核心,而对方居然直接无视她。
“小师妹,前面有家客栈,你要是累了的话,不如我们今晚就在这里歇息,明日再上华山。”身旁年长女子看她停了下来,以为她走累了。
宁芊芊横了宇天一眼,继续朝前方走去,她自始至终都没有低头,目空一切,仿佛任何事物都入不了她的眼。
宇天倒是觉得没什么,周公却被吓得不敢乱动一下,等人走远了,才敢站出来:“哎呀,有本事别走啊,一个乳臭未干的女娃娃就这么狂……”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遭到了周围的人一阵鄙视,不过他那狗仗人势的滑稽模样,确实好笑。
“有……有本事跟我徒弟较量较量。”说着把宇天往前推了推。
宇天也懒得搭理他,右手持剑,双手环抱在胸前,看上去颇有几分习武之人的风范。
“让一让!让一让。”一道急促的声音传来,放眼望去,几名穿得破破烂烂的乞丐抬着一张轿椅闯入大家的视线。
椅子上坐着一名同样穿着破烂的青年,只见他剑眉星目,皮肤有点黢黑,但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精神。
他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草,一副吊儿郎当、地痞流氓的模样。
身上的衣服也都破成了马甲状,袖子和裤腿早已不见了踪影,脸旁清瘦,大半个胸膛裸露在外,显得极为凝实。
“快点!快给我超过他们。”身后又是一阵急呼声传来。
众人的目光、连同坐在轿椅上的青年一并向后方看去。
只见又是一伙抬着轿椅的人匆促赶来,不过这几人衣着光鲜,与前面那伙衣衫破烂的乞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尤其是坐在椅子上的人,身穿淡绿色锦袍,体型肥胖,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
看他们横冲直撞而来,围观的百姓不禁又向后退了几步,生怕会被这些人撞到。
“快点!再快点!”轿椅上的肥胖男子催促道。
抬椅的四人又加快了脚步,脸都憋红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步伐蹒跚,摇摇晃晃地追了上来。
两拨人你推我挤,那群衣衫破烂的乞丐瘦得跟杆一样,根本就没什么力气,瞬间就被推倒在地,顿时人仰椅翻。
“江逸,你小子也配和我争,我呸!”肥胖男子回头瞥了一眼,眼中尽是不屑,在众目睽睽之下渐行渐远。
抬椅的乞丐纷纷倒在地上,而坐在轿椅上的江逸也从半空中倾倒下来,本想从哪里跌倒就在哪睡上一觉。
可轿椅要落地的那一瞬间,江逸却张大了嘴,双眼瞪得如牛瞳,因为路边不知从哪冒出一个三两岁的孩童,这椅子要是落在他身上,非得要把他压成肉泥不可。
周围的人都看得心头一紧,江逸双拳紧握,一脚重重地踩踏在椅子上,借力翻身,用肉身挡在了孩童面前。
“嘭!”轿椅掉在地上,瞬间散架。
其实在半空中,江逸一脚已经踢偏了轿椅倾倒的轨迹,可还是不放心,毕竟是个三两岁的孩童,不容有半点闪失。
这一切看似漫长,实则只在电光石火间。
“小宝,你可把娘亲吓坏了。”人群中挤出一位少妇,泪光盈盈道。
显然,这少妇就是孩童的娘亲,事发时她就在旁边,可能是没拉住他,才让孩童独自跑了出去。
这妇人才二十出头,头巾包裹住发丝,一副农家女的装扮,衣着虽然朴素,但脸蛋十分精致,她在旁边目睹了整个过程,知道是江逸救了自己的孩子。
“谢恩公救我孩儿一命,请受我们一拜。”说着就要拉着孩童一并跪下来。
“小事,小事,不足挂齿。”江逸连忙扶住她。
近距离看这少妇,江逸都有点心魂不定,尤其是她那夸张的身材,许是刚生过孩子的缘故,胸前那两团雪白仿佛随时会呼之欲出。
江逸咽了咽口水,盯着她胸前那道沟壑:“你胸前这么鼓,是不是藏了什么好吃的,能不能让我吃两口?”
妇人惊得低头一看,看到对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胸前,随手就甩了他一耳光。
“啪!”
“流氓,无耻。”少妇拉着孩童急忙起身,消失在人群里。
周围的人都对江逸指指点点。
“哎呦,真丢人!”周公连忙挡住脸,生怕被人看到。
“你认识他?”宇天不禁问道。
“不认识,不认识。”周公连连摆手,此时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宇天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不认识激动成这样?一天到晚神经兮兮的。
“开个玩笑嘛,不用这么认真吧。”看着妇人离去的方向,江逸嘟嘟囔囔道,手触碰了一下脸部,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
正是因为这番疼痛,才让他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他是丐帮长老穆善友的弟子,这次是奉命前来参加两天后的华山论剑。
“起来,都起来,别给我装了。”江逸踹了踹倒在地上的几人。
这几人都是街上的乞丐,江逸花钱雇他们来本来是想让他们抬着自己上华山,好给丐帮长脸,不被其他门派看轻。
倒在地上的几人顿时哀嚎了起来。
“哎呦,起不来了。”
“哎呦喂,骨头都摔断了。”
他们不起来,江逸也没有办法,要是赶不上华山论剑,师父肯定要剐他一层皮。
江逸丢下几串铜板,朝着前面轿椅离去的方向,飞奔而去。
铜板一落地,倒在地上的乞丐瞬间蹦了起来,手脚并用去抢地上的铜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