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剑荒三 > 第六十六章 夜黑肃杀

第六十六章 夜黑肃杀


  
四下灯火已灭,人已安睡,渝州城内的街道显得格外寂静。
街道上,宇天一手捂着腰腹,鲜血从指缝中渗出,滴落在地面,筱蝶搀扶着他踉跄前行。
宇天脸色苍白,看上去十分难受,他实在走不动了,倚靠在一面废墙之下坐了下来。
前方,一道人影蹒跚而来,在圆月的照耀下宛如圣人般自带佛光,让人不敢污渎。
待他走近一些,才看清这是一名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乞丐,他手里拿着酒壶,倒真有一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悲壮情怀。
宇天却是摇了摇头,想见的人不知道在何方,不想见到的人却总能遇到。
显然,周公也看到了眼前的两人,眼珠子蹬得滚圆,连忙凑过来道:“哎呀!怎么是你们呀,我就说咱们缘分不浅,一定还会再遇到,只是不曾想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终于看到一个自己认识的人,筱蝶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周爷爷,宇哥哥他受伤了。”
周公看了一眼他伤口处涓涓而流的鲜血,又看看地上的血滴:“小伤,死不了。”
筱蝶顿时松了口气。
“不过,要是再不把伤口处理一下的话,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因失血过多嗝屁的。”
“嗝屁……是什么意思?”筱蝶诺诺道。
“就是会死人的。”周公砸吧着嘴道。
“啊?”筱蝶顿时眼泪婆娑,急道:“那怎么办,周爷爷你快想想办法救救宇哥哥。”
周公这会也没喝多,一屁股坐到宇天身旁,他的衣服就像是被人用刀划过一样,破成一道一道的,也不用刻意去剪,随手撕下一块道:“你们都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连最基本的包扎都不会?”
筱蝶站在一旁,抿着嘴唇,委屈和可怜全都写在了脸上,她本身就是在悬崖下长大的,很多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东西她就是不知道,因为没人教她。
周公手里拿着一条脏得已经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布料,刚要给宇天包扎,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手停在半空中。
“不对啊,我凭什么要救你。”
“没让你救!”
“要我救你也可以,但你得答应做我徒弟。”
“滚!”
周公往嘴里倒了一口酒,转过头猛地喷洒在宇天伤口处。
“老东西,你找死。”烈酒在伤口处灼烧,刺痛着每一寸肌肤,若不是宇天此刻疼得连剑都拿不稳,或许真的会一剑杀了他。
烈酒触碰到伤口,化作一道热流在伤口处蔓延,仿佛要钻进他的骨骼,宇天紧紧咬牙,疼得浑身都在颤抖。
周公掀起他的衣服,腹部的肌肉因颤抖而蠕动,伤口也一张一合,看上去十分狰狞。
周公好像是从鞋底扣下了两块漆黑的膏药,咧了咧嘴:“再用上我珍藏了三年的绪骨膏。”
他把那两张脏不拉叽的膏药重重地拍在宇天的伤口处,宇天疼得呼吸一滞,此刻疼得提不起一丝力气,只能任由对方乱来。
这一番操作下来,宇天已经满天大汗,好在血已经止住,伤口处也不再炽热灼烧,继而传来冰凉冰凉的感觉。
杰作完成,周公举起手中的酒壶豪爽地喝了一口,随即把酒壶递了过去:“要不要来一口?”
宇天喘着粗气,恨恨地看了他一眼,接过酒壶,昂头喝了一口,烈酒入喉,如火焰般流入腹中,呛得他连连咳嗽。
星辰隐匿,微风轻拂,空气中多出一股浓浓的肃杀之气。
一阵马蹄声打破寂夜,这些都是上等的好马,可日行八百里,转眼便出现在街道尽头。
来者不善,宇天连忙起身。
周公吓得左右逃窜,可这是空旷的大街,四下无门,又能躲得到哪去,他赶紧倚靠在墙角,眼睛一闭假装睡着了。
放眼望去,数十道铁骑朝着他们径直而来,这些人身穿紫红锦袍,头戴乌纱高帽,腰间斜跨着一柄长刀。
为首的那人目光如炬,锦袍上独特的花纹似是说明了其身份不同,此人正是羽林卫统领朱默。
“你就是夏宇天?”朱默俯身望去,眼中尽是傲然。
“是!”宇天紧了紧手中的凌峰剑。
“很好!”朱默目露凶光。下一刻,刀芒乍现,一道璀璨的刀芒朝着宇天直劈而来。
这一刀仿佛来自地狱,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绝世锋芒。
宇天心头一紧,连忙拉开筱蝶避开锋险。
轰然一声,身后的墙壁骤然坍塌,周公无处倚靠,只得睁开双眼尴尬得笑了笑。
“你们是受何人指使,为何要加害于我。”这一刀无比迅猛,说是偷袭也不为过,要不是宇天早有防备,恐怕此刻已经命丧刀下。
“呵呵,问阎王爷去吧。”朱默阴冷地笑着,扬手一挥,身后的羽林卫顿时腾空而起,如飞蝗般朝着众人直扑而去。
本以为对方会自豪地说出他们是黄烈刚或是太尉尧匡派来的人,没想到对方口这么严,一心想置自己于死地。
数十道身影飞扑而来,宇天连忙划出一道剑芒,剑芒横空,仿佛要隔空将这些人削成两半。
然而,这些人都身怀内力,竟都是内武境高手,有的还是内武境巅峰,只差一步便能踏入气武境,空中翻转,轻易便躲过了这一剑。
羽林卫肩负着保卫帝王安全的职责,拥有内力是他们进入到这个队伍的唯一资格。
这些人无惧生死,举刀继续朝他们杀来,宇天提剑格挡,伤口处虽然已经止血,但时不时还是会传来剧痛。
剑光从三面而来,宇天还要保护身后筱蝶的安危,只能一边挡一边退。
饶是如此,他也没落尽下风,一有机会他便会全力反击,剑光一现,便有一人倒下。
坐在马背上的朱默却看得震惊不已,这些人都是他精挑细选一番才带出宫来的,各个都是内境巅峰的存在,可对方明明也只是内武境界,为何能和他们纠缠这么久而落于不败之地。
难道对方是气武境强者,想到此处朱默惊起一身冷汗,不过转瞬间他就否认了这个想法,因为自己在他身上没有感受到一丝气势。
无论如何,此人今日必须得死。
“退后!”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打得正激烈的羽林卫齐齐后退,生怕会殃及自己。
这时,一道璀璨的刀芒从天上竖直斩下,刀光雪亮,仿佛要降临在众人头顶。
宇天内力外放,右手一抬,竟要伸手去接这道无比凝实的刀芒。
“铮!”刀芒璀璨,看不清战场上的情况,只听一声令人牙酸的铮响传遍四方,众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