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剑荒三 > 第六十三章 筱蝶失踪

第六十三章 筱蝶失踪


  
出了这座宅院,宇天便匆忙往客栈方向赶,从出门到现在,也才用了短短两个时辰,筱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刘瑾乃渝州城太守,又是尧匡的得力助手,他死的消息定会以恐怖的速度蔓延,所以他要尽快和筱蝶汇合,逃离渝州。
果然如此,大街上多出了一列列身穿银盔鬃帽的侍卫,他们手中拿着宇天的画像,正在挨家挨户地搜查。
看着逐渐被自己落在身后的侍卫,宇天暗自窃喜,好在赶在他们前头,要是晚了一步,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如此想着,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一盏茶的功夫,那个客栈总算到了。
可能是怕暴露自己的身份,找到了‘人字间七号房’,看到窗户是开着的,宇天直接跳了上去。
来到房中,里面空无一人:“筱蝶不在房里,难道不是这一间?”
刚欲转身,他无意中瞥了一眼桌上的茶杯,连杯中的水位都和进来时的一样,何况天字地字一天要数十两银子,所以他才选择了实惠点的人字间,是这一间错不了,但筱蝶就是莫名失踪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他直接冲出了房门。
现在是申时时分,客栈里的客人很少。“嘭!”的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踹开,掌柜的就坐在楼下,被这巨大的开门声吓了一跳。
等不到他探出脑袋看个清楚,宇天就来到了他面前,一手抓住他的脖子提了起来:“说,人字七号间的客人呢?”
这些都是欺软怕硬之人,刚进客栈的时候,这掌柜就看他们衣着朴素,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现在筱蝶失踪,宇天心急如焚,不动点武力恐怕是问不出什么。
那掌管见对方如此凶悍,连忙哆嗦道:“你刚出去没一会,刘府的二小姐便带人闯了进来,说是那位姑娘的好朋友,就把她给带走了。”
“可是城北那个刘府?”宇天怒问道。
“是是是……”那掌柜点头如捣蒜,除了太守刘瑾,哪个姓刘的还敢在渝州自设府邸。
果然是冤家路窄,都怪自己一时心急,没有把她藏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可谁能想到他们会找到这里来,谁又知道这里还有个刘家二小姐。
宇天万分着急,如果他们得到刘瑾被自己杀害的消息,会不会对筱蝶不利。
不容迟疑,宇天放下那掌柜,提剑而出,以最快的步伐向刘府而去。
此刻前去无疑是自投罗网,但是晚一步筱蝶就多一分危险,哪怕刘府现在是刀山火海,他也一定会去闯。
仅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宇天便来到了刘府,他趴在院墙之上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刘府并没有自己想得那般守卫森严,而且比前面来的时候还要安静。
只是,庭院之中多出了一道鲜红的地毯,从大门直通正堂,异常醒目。
宇天没有多想,直接跳了下去,他的脚还没落地,就感到两道凌厉的掌风向自己袭来。
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宇天心神紧绷,早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两道掌风同时袭来,宇天身形一转,跃出原先落脚地一丈开外的距离。
“嘭!”两掌击空,掌风落在地面,将那青翠的绿草地轰颓出一块凹坑,露出鲜红的泥土印痕,显得十分狰狞。
掌风过后,宇天才看清两人的面貌,一高一矮,高的膀大腰圆,四肢发达;矮的也不算太矮,只是和那高的人站在一起就感觉相差很远。
“大……大哥,他……他居然躲……躲过了我们一掌。”高天虎结巴道。
吴一炜瞥了身旁的高个一眼,厉声道:“看到了,我又不瞎。”随即转过头来阴恻恻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既然还有几分武功。”
吴一炜呵呵笑道,捋了捋下巴处的山羊胡,模样看上去真是三分奸滑,七分狡诈。
“我与二位素不相识,你们为何要出手伤我。”宇天道。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怎么,你竟然不认识我们?”吴一炜瞪着眼道。
这两人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宇天又怎会认得他们。
“说出来怕……怕……怕吓死你……我……”
要等高个的话说完,恐怕老母鸡蛋都生出来了,吴一炜接过他的话道:“我们就是大名鼎鼎的洛阳双怪。”
说出自己的称号时,两人眼中尽是傲然,吴一炜一脸笑意,仿佛这就是他们的成就,高天虎更是翘着肥厚的嘴唇,看人的眼神都变了,尽是不屑。
“没听过。”对这两个奇葩,宇天是再也没有耐心了,他只想尽快找到筱蝶。
这短短的三个字如同晴天霹雳,顿时惊醒了他们,两人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随即露出一抹狠厉之色。
“既然你没听过,那今日就让你在临死前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吴一炜咬牙切齿道,眼中的杀意顿显。高天虎气得鼓鼓的,咬牙切齿,从背后抽出两把斧头。
“住手!”
就在两人要对宇天下手时,一声娇喝声传来。
三人寻声望去,那是一个亭亭玉立、貌美如花的女子,此人正是之前被誉为渝州城第一美人的刘家二小姐刘苏青。
刘苏青站在大堂之上,一袭鲜红的嫁衣紧贴于饱满的娇躯之上,头戴金簪步摇,她凝视着宇天,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刘苏青确实很美,是一个让所有男人见了都会忘不掉的女子,即便只有一面之缘,宇天还是记得她。
刘苏青来到宇天面前,目光柔情似水、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你来了。”
声音婉转,如莺啼般悦耳。
“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就是刘瑾的女儿刘苏青?”宇天时刻保持警惕,毕竟自己前脚刚杀了刘瑾,现在又跑到他府上要人。
不知不觉间,刘苏青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他是他,我是我,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刘苏青狐媚般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他,宇天只看了她一眼,便觉脸上火辣辣的发烫。
因为刘苏青正目不转睛得盯着他,丝毫不回避,鲜红的嫁衣将她那冰肌玉骨的娇躯衬托得淋漓尽致,深深地沟壑立于两团雪白的‘乳峰’之间,看一眼都会让人心跳加速。
“是你在客栈抓走了筱蝶?”宇天不敢再看她,怕会扰乱自己的心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