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剑荒三 > 第六十二章 重返旧地

第六十二章 重返旧地


  
听到后花园里的动静,很快,刘府的护院倾巢而出,以半包围的状态将这个入侵者围了起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等到护院闻声赶来,已经看到他们的总护院罗臻和刘瑾都倒在了血泊里。
大仇得报,宇天没有停留,因为他不知道刘府还有多少像罗臻这样的强者,如果再遇到,恐怕插翅也难逃。
手中的凌风剑顺势一挥,剑气朝着身后涌来的护院而去,顿时,平地惊雷,轰轰炸起一束束泥土。
泥土翻飞,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宇天脚尖一点,飞出了院墙,消失在众人眼前。
穿过几条喧哗的大街,宇天走上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他不确定前面有什么,只是凭着感觉在往前走。
许是这条路荒废了太久,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影,杂草丛生,唯有地上稀疏的石子甬路似乎能证明曾经也辉煌过。
前面的街道越是喧嚣,就越显得这条路死寂沉沉,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一座破败的府邸出现在长路的尽头。
低矮的院墙围绕着整座府邸,墙面凹凸不平,布满青苔,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走过长长的院墙,便来到了府邸的大门口,原本气派的大门,由于常年日晒雨淋,油漆已经褪色,木门上一排排的铜钉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一个个拳头般大小的铜疙瘩,异常醒目。
‘咯吱’
宇天推门而入,两扇大门像是终于等到了主人的回归,发出一声悲鸣。
站在九重台阶上,前院的景色尽收眼底,一切还是那么熟悉,因为这里的一切都停留在了十二年前。
“少爷,你跑慢点,可别摔着了。”几个仆人追逐着一个面目清朗的男童打闹的场景顿时浮现在眼前。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其物如故,其人不存。
宇天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在了这条用青砖铺成的石板上,地面布满一层细密的青苔,有的石缝中还长出一些没过膝盖的杂草。
宇天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最终把目光停留在院内桑槐树下的一张圆形桌上,桌旁还砌着三张圆凳,像是为三口之家专门定制的。
一名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坐在上方的那张石凳上,好突显出他一家之主的魄力;一名貌美的妇人正把最后一倒菜端了上来,是一碗红烧五花肉。
而这时,那个男童又跑了过来,大汗淋漓,满脸汗渍把他额前的头发都凝固了,他将手中的剑立于桌旁,直接坐在了石凳上:“哇!是我最爱吃的红烧肉。”
说着就要用他那能按出指印的脏手去拈碗里的肉,却被坐在上方的中年男子一眼瞪了回去。
“娘,我好饿~”那男童对中年男子的虎目视而不见,摸着肚子,瘪着嘴对旁边的妇人道。
那美貌妇人拾起碗边的筷子,夹起一块肉放入男孩的口中。
“饭前要洗手,看你的小脸都整成花猫了,娘带你去洗洗。”那妇人言语中满是疼爱。
吃到肉后男孩满脸幸福,重重地点了点头,牵着妇人的手一起而去,只留那中年男子气得胡子都在颤抖:“慈母多败儿!”
说着又拾起桌上的书看了起来,这句话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说过上百遍,但在宇天的印象中这句话对他们母子起不到一点作用。
宇天嘴角扬起一抹浓浓的笑意,等他再度抬头时,那中年男子连同桌上的饭菜都消失不见了。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其物如故,其人不存。
宇天回过神来,脸上多出了一抹愁容,他继续朝主院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宅子,四壁已被大风摧残得凌乱不堪,北边屋檐完全露天,只剩下几根连杆,南边的瓦却堆叠得密如鳞片,整座房屋向一边倾倒,仿佛随时都会倒塌。
幸得门口有两根成人大腿粗的顶梁柱苦苦支撑着,不然早就坍塌沦为一片废墟了,这两根木柱似是见证了那晚打斗的场面,深深浅浅的印痕犹如刀砍斧劈,显得异常狰狞。
宅子虽然破旧,但里面的陈设却错落有致,堂屋正中摆放着一张高台,台面上还有两坨油脂,从细长的灯芯来看,这对蜡烛原本有手臂那么长,只是时间久了已经完全变形,油脂塌陷凝固在台面上。
堂下摆放着几张太师椅,茶桌上的茶杯早已支离破碎,这里曾是屋主会客的地方,宇天抚触在桌面上,却摸了一手陈年老灰。
出门左转便是后院,儿时他每日都会在此练剑,所以对这里也有一番情感。
脚下是石子凝固成的羊肠小道,后院原本种了大量绿植,现在已被杂草占领,即便如此,空气依旧清新。
佳木葱茏,花草蔓藤,偶有几只蝴蝶贪婪院中的景色流连忘返,亭台楼阁点缀其中。
儿时种植的铁树也已长至成人腰间,一扇扇,一蒲蒲,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异常繁茂。
再往前走,一座摇摇欲坠的凉亭挡住了去路,木材已被虫蛀,梁柱横倒,连杆之间结满了蜘蛛网。
既然过不去,就只能往回走,况且他现在不是一个人,筱蝶还在客栈等着自己回来。
刚要往回走,转身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不远处竟立着一道倩影,似有追忆故人之态。
院中本就弥漫着一层薄雾,加上此人又穿着一袭白衣,所以很难发现。
由于是背对着宇天,所以看不清此人的容貌,不管是人是鬼,宇天都想上前看看清楚,屏气凝息,绕过枯木秃枝,来到她身后。
白衣如雪,青丝及腰,不戴配饰,宛如天人,光是背影都能摄人心魄。
这女子也从自己的世界里走了出来,回头的那一刻便对上了正在凝望着自己的宇天,她的瞳孔一阵收缩,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近在咫尺,却恍如隔世!
白纱遮面,宇天看不到她的相貌,但双眸中流露出的淡淡忧伤却感到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四目相对,她的眼中竟泛出了泪花,泪水顺着脸颊而下,打湿了面纱。
宇天为之一颤,上前几步:“姑娘,你……”
话还没说完,只见她张开双臂,飞退出数丈之远。
宇天心中像是打翻了调料罐,五味杂陈。
两人又凝视了几息,只见这女子足尖一点,转身飞出了墙外。宇天小跑几步,来到院墙之下,可哪还看得到女子的身影。
看着周遭的环境,宇天摇了摇头,这荒废破败的庭院怎么会有人进来,定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