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剑荒三 > 第六十一章 狗官殒命

第六十一章 狗官殒命


  
渝州城里的街道纵横交错,但最终都会与官道合并,一同经过刘府的大门口,可谓是条条大道通刘府。
后花园,花盆紧簇、争芳斗艳;一带清流,从甲山石缝中直泄而下,玉石为栏,环抱着那汪池水。
“老爷,我在这呐。”
“我在这,我在这……”
院墙之内,刘瑾正在后花园和他的几房太太玩捉迷藏。
她们欢笑声不断,围绕着一名中年男子打转,这男子身穿锦衣华服,下巴处挂着一缕灰白的山羊胡,色眯眯的眼睛虽然被一条丝巾蒙住,却丝毫不影响他那脸上猥琐的表情。
宇天翻上了院墙,趴在璃瓦之上,将下面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对方的眼睛被蒙住了,但宇天却一眼就认出了他,十多年过去了,他相貌未变,只是脸上多出了几道皱纹,才年满五旬,就灰发满头,想必是房事太过**频繁,才会导致提前步入晚年。
看着眼前的人,宇天满腔怒火,紧握手中的凌风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而这时,一道凌厉的目光正在下面注视着他,这目光充满寒意,如剑一般锋芒乍现,让人心生凉意。
有高手,而且不是一般的高手!
罗臻站着院墙之下,双手环抱在胸前,手中握着一柄玄黑长剑,目光正凝视着院墙之上的不速之客。
罗臻十二岁成名,突破外武衍生出内力,三十岁便跨入气境,战遍天下无敌手,如今年过四十,依旧苍劲挺拔,犹如一颗槐槡,紧紧地盘根于地下。
他本是天威镖局里的一名镖师,在他的手头上没有丢失过一趟镖,许是厌倦了这种刀口舔血的生活,想让下半生过得安稳平静些,所以他选择了在刘府当护院,而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刘瑾的人身安全。
从宇天出现的那一刻,他的目光便落在他身上,凭杀气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只有气武境强者才能做到。
之所以他没有出声,是因为怕打扰到刘瑾的雅兴,其次是他有把握在对方落地之前将其击杀。
宇天也把目光转移到他身上,四目相对,一股空前绝后的威压瞬间涌遍全身。
这就是气武境强者散发出来的气势,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望而生畏。
每当夜幕来临,他一闭上眼睛,刘瑾的模样就会浮现在他脑海里,如今不共戴天的仇人就在眼前,宇天没有退步,手中的凌风剑握得更紧了。
风和丽日,晴空万里无云。那边欢笑声依旧不断,但空气中的杀气却愈加浓烈。
毫无疑问,若想杀刘瑾,必先过了罗臻这一关,宇天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所以他先出手了。
俯冲而下,手中的凌风剑朝着罗臻的门面直射而来。
‘呜!’空气仿佛都被抽干了一般,罗臻迅速拔剑,竟将对方的剑气吸附到了自己的剑上,朝着池馆水榭中一指。
强大的剑气落入水中,‘嘭!’的一声,炸出一团数丈高的水花,荷叶荡漾、水花激溅甚是好看。
只是,这种充满危机的美,没人会停留欣赏。
没有剑气的一剑,不会有任何杀伤力,所以宇天停下了脚步。
“啊~”看到有人持剑打斗,那些身穿艳装的女子惊呼一声,吓得四处逃窜。
对方明明还是内武境界,却能释放剑气,这点倒是出乎了罗臻的意料。不过,内境终究是内境,永远不可能战胜得了气境,除非有奇迹。
听到动静,刘瑾摸索着前进,正欲解下蒙眼的丝巾。
时间急迫,宇天再次出剑朝着罗臻袭来,目标是对方的心脏。
罗臻咧嘴一笑,凝聚内力,迅速出剑,强大的剑气透剑而出,直接盖过了对方的锋芒。
他没避开对方的剑,是因为他有足够的信心在对方的剑还没到来之前,自己的剑就已经将其诛杀了。
结果也如他料想的那般,因为他全力而出的一剑,剑芒就足足比剑快了两倍,也就是说他的剑还在一丈开外剑气就会洞穿了对方的身体。
近了,更近了,罗臻脸上的笑容愈加浓烈。
“啊~”在对方的剑气即将抵达之时,宇天一声怒吼,内力外放,顿时,一道环形罡气将他包围了起来。
剑气仿佛落入了水中,不见踪影,直到手中的黑铁玄剑触碰到那道环形罡气停了下来,罗臻脸上的笑容才逐渐凝固。
宇天没有停下,凌风剑从胸前进入,从后背透出,刺穿了对方的心脏。
罗臻站在原地,神情中满是惊恐、错愕,他凭靠的是自身的毅力、和超乎常人的勤勉耐力,才跨入了武道一途,对各大门派的镇派之宝以及金钟罩这等高深的武技他闻所未闻。
这一切看似漫长,实则只在电光石火之间,刘瑾刚摘下丝巾,就看到自己的贴身护院罗臻轰然倒在地上,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刘瑾吓了一跳,向前迈出两步,顿时,一把冰凉的长剑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刘瑾吓得浑身哆嗦,连忙开口说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只要你不杀我,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宇天冷冷一笑,偏偏自己什么都不想要,就想要他的命:“狗官,你可还记得十五年前夏府的灭门惨案。”
刘瑾闻之一震,对十五年前那晚杀害朝中两位大臣的记忆依旧如新。
对方能把时间和地点说得这么详细,显然不是来索要钱财的,而是上门寻仇的,顿时吓得小便失禁:“这不关我的事,我也是听命于人才对两位大人下手的,求好汉饶命、求好汉饶命……”
宇天目眦欲裂,眼中的杀意更浓,那晚就是他带着人闯进了夏府,夺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还在自己的眼前杀了娘亲。
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刻,宇天没有迟疑,手中的剑霍然劈下。
“噗!”这一剑当头斩下,把刘瑾的脖子都切平出一道口子,头颅滚落在地上,由于正说着话,舌头露在外面,沾染了不少灰尘。
刘瑾曾仗着自己的权势,逼良为娼、残害忠良,看着他的尸体,宇天眼中没有一丝怜悯。
“爹,娘,你们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