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剑荒三 > 第四十八章 纯情

第四十八章 纯情


  
“上面还有很多人吗?”筱蝶疑惑地问道,毕竟她从小就生活在这里,以前以为除了她和爷爷就没其它人了。
“当然了,上面有很多人,有好多房子,大街上人挨着人,可热闹了。”宇天道。
“是吗,那上面的人都长得跟你一样吗?”筱蝶看着宇天,再次问起了这个问题。
“每个人都长得不一样,有老态龙钟的、有骨瘦如柴的、有肥头大耳的、有身材适中的、有膀大腰圆的、有虎背熊腰的……”宇天边说边用手比划着。
惹得筱蝶震撼连连,她现在好想去上面看看,看看那里的人,感受一下他们的生活习惯。
两人总算是找到了话题,宇天跟她讲了很多上面有趣的事,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筱蝶,我是从哪里掉下来的?”
“呐,就在那里。”筱蝶指着不远处的崖边道。
两人来到了崖体边,抬头望去,这山崖犹如一重擎天般直插云霄,比之华山还要险峻不少,不可思议,自己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居然没死。
那天和黄烈刚在崖顶交战之时,他虽竭力要置宇天于死地,但他的无影脚经过金钟罩的阻力后,威力削弱了一大半,所以没对宇天造成致命的伤害。反观黄烈刚,如果他的心肠不那么歹毒,留有一点内力护体,也不至于会被宇天击成重伤。
自己能活下来真是奇迹,现在也不知道小玉怎么样了,想起她竟是女儿身,宇天的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微笑,他好想飞回到她身边,告诉她自己没死,她现在成了他心中最为牵挂的人。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开心。”看到他一个劲地在那傻笑,筱蝶伸出手在他眼前摇晃了几下。
“哦,没什么。”宇天回过神道。
“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暮入黄昏,两人往住的地方走去。
相比人群的喧嚣,崖底的生活就显得安静多了,万籁俱寂,黎明悄无声息地就来临了。
已经日上三杆了,宇天还在睡着大觉,平时他可不是这样的,晨曦是练气的最好时间,以往这个时候他都打坐好几个时辰了。
可能是昏迷了半个多月,还没适应过来,加之这山崖下寂静无比,所以才睡过头了。虽然睡着了,但他脸上依旧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在梦里,他梦到自己身处于一片缥缈朦胧的山林之中,林中弥漫着一层薄雾,正在他迷惑眩晕这是何处,为什么会在此地时?一名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径直向自己走来,只见这女子美若天仙,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当他看清楚来人是谁时,脸上立即乐开了花,这女子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小玉,宇天小跑着来到她面前,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一时间,一股热流自两腿间迸出,事后只觉浑身舒畅无比。
睡意朦胧间,他隐约觉得有一道灼热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他兀自睁开双眼,当他打开眼睑的那一刻,就看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贴近于自己还不到两寸的地方,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啊!”
宇天顿时被吓了一跳,惊坐了起来,紧张地连忙拿衣物遮挡自己的身体,咽了咽口水道:“筱蝶……你怎么进来的?”
“门没拴,我自己走进来的呀。”筱蝶一手托腮,眨巴着大眼睛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宇天讪讪问道。
“你看看都什么时候了,当然是叫你起床咯,我都进来好一会了,只是你睡得太香没有发觉而已。”筱蝶站起身道。
宇天看了一眼外面,这才恍然大悟,都已经日上三竿了。
“筱蝶,你去外面等我一下,我换好衣服就马上出来。”宇天的手依旧牢牢地抓着身上的衣物。
“好吧,那你快点哦。”筱蝶虽然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依他而言,漫步走出。
她应该什么都没有看见吧,还好穿着衣服,宇天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筱蝶仅在门口伸了个懒腰的时间,宇天就已经换好了衣服来到她身后,换上了衣服的他整个人宛如一柄出尘的剑,挺拔如松。
这换衣服的速度也太快了,筱蝶放下还没伸完懒腰的手道:“走吧。”
“嗯。”
昨天就约好了筱蝶今天早上一起来拜访她爷爷,她爷爷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是这悬崖下唯一没有见过面的那个人。
两人在院子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就来到屋内吃饭,筱蝶都是煮好了饭才去叫他们的。
“看来你得等到明天了,爷爷已经出门了。”筱蝶边盛饭边道,她在宇天的房间里耽误了这么久,爷爷可能早就出门了。
连拜见救命恩人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睡过头,宇天在心中暗暗责骂了自己一番。
在这荒无人烟的山崖下,没想到筱蝶做得早点还是挺丰盛的,桌上有馒头,蛇羹汤,还有几个小菜。
宇天看着碗里的菜还都是满的,好像都没动过筷子,不禁问道:“你爷爷他吃过了吗?”
“爷爷不用吃饭的。”筱蝶漫不经心地回道。
“怎么可能不用吃饭,是人都要吃饭的。”宇天接过她手里的汤道。
“是吗?”筱蝶若有所思道。反正爷爷每天很早就出门了,要到很晚才回来,所以她也没注意过他到底有没有吃。
这山崖下最不缺的就是长蛇毒蝎,宇天喝了一口汤,顿感鲜美:“这些菜都是你做的吗?”
“当然了,在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开始教我煮饭,她说万一哪天他不在了,自己还能照顾自己。”筱蝶撅着嘴道。
宇天点了点头,他知道老人家都是为了她好,毕竟长辈不可能永远陪在自己身边。
“你们上面的人这么大了都还尿裤子吗?我三岁的时候就……”
“噗!”
她的这句话还没说完,宇天嘴里的汤就喷了出来。
筱蝶连忙拿出手帕给他擦拭,宇天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看到他反应那么大,筱蝶顿时后悔自己不该问的,毕竟尿裤子是件很尴尬的事。
她突然冒出的这句话差点没把宇天给噎死,咳嗽好几声才感觉舒畅不少:“那不是尿裤子,那是……”
话到嘴边硬是没能说出口,这事好像比起尿裤子还要更加难以启齿。
“那是什么?”筱蝶追问道。
“那是说明我已经长大了,可以娶妻生子了。”宇天郑重地点了点头,这个解释合情合理,她应该不会再抓着他尿裤子这件事不放了。
“为什么要娶妻生子?”筱蝶继续问道。
“……”
女子十二岁及蒂,虽说筱蝶早已过了这个年龄,但她对儿女之情却是浑然不知。
一个正常的婴童放在哑人堆里,没人跟他讲话都会成为哑巴;而筱蝶在此之前都从未接触过异性,所以对儿女之间的暧昧之情也就一无所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