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剑荒三 > 第三十一章 我不是故意的

第三十一章 我不是故意的


  
宇天又练了好几遍,结果还是一样,虽然现在招式熟练了,但打起来还是感觉很别扭,像花拳绣腿一样,没有一点杀伤力,有时急的竟连招式都忘了怎么出。
气的易必行脸都黑了,袖子一甩扬长而去。或许他是在给他足够的空间,不想因为他的存在而感到压力。
宇天虽然笨,但是肯练,这一点到是让易必行感到挺欣慰的。
有时候练起来连饭都会忘了吃,这不,小玉看到他没回来吃饭,便把饭送到这里来了。
“玉兄。”看到他来了,宇天马上收招,跑了过去。
两人坐了下来,小玉揭开饭盒,香喷喷的热气顿时散发出来。
刚忙着练功,忘了吃饭,现在闻着饭菜的香气,顿时感觉肚子饿了。
小玉把饭菜摆在他面前,宇天也不客气,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看着他吃得那么香,小玉是从心里感到开心,但有些话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告诉他:“宇天,如果哪天你发现我有什么东西瞒着你,你会怎样?”
宇天顿时停下咀嚼的饭菜,一口咽了下去,认真地思考着他这个问题:“你瞒着我,我有什么东西值得你瞒吗?”
“我是说如果,就比如说哪天你突然发现你那个胖师叔是个女的,你会怎么样?”小玉道。
“噗嗤。”一想到裘奎变成女人的样子,宇天再也憋不住,笑出了猪叫声,得亏刚才把嘴里的饭都咽了下去,不然肯定要喷他一脸,宇天笑得花枝乱颤道:“那还不得丑死了。”
“呵呵。”小玉胡乱回了一句。
看到他今日神情不太正常,宇天有点担心道:“小玉你怎么了,是不是师叔他欺负你了?”
“没有。”小玉沉闷道。平时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什么人能欺负得了他。
上次裘奎想偷窥他的厨艺被发现了,身上就长满了大片红点,奇痒难耐,幸得小玉及时给他解药,还威胁他道,下次再做这些偷窥的事,就直接给他下七步散。这可把裘奎吓坏了,到现在都不敢离小玉太近。
其实那个叫痒生粉,根本不用什么解药,等几个时辰药效过了便会自动消失,小玉从小混迹街头,对江湖上那些骗人的小把戏揽尽囊中。
感觉到他是真的有点不开心,宇天一手搭在他的瘦弱的肩上道:“无论你瞒我什么,我都不生你的气好吗?”
“这可是你说的哦。”听到他这么一说,小玉的脸上才又浮起了一抹笑容,努力擦了擦眼眶中不知何时泛出的泪花。
“嗯,我保证。”对于这个曾患难与共,且又这么照顾自己的玉兄,哪怕用尽自己的生命来换他的命,宇天也愿意,又怎么会生他的气呢。
小玉顿时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对着他道:“你今日怎么练功连饭都忘了吃?”
“我在想如何才能把内力释放出来。”宇天把这个烦恼跟小玉讲了,他那么聪明或许能为自己分析出来。
果然,小玉灵机一动,脸上露出了狡诈的笑容,显然是又想到什么鬼主意了,他贴在宇天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后,两人起身回到住的地方。
宇天照着小玉说的来到裘奎房前,敲了敲门,朝里面喊道。
“师叔,师叔。”
现在才午时刚过,裘奎还在里面午睡。‘嘎吱’一声,房门从里面被打开,紧接着就是迎面而来的一顿口水。
“吵……吵……吵什么吵,没看到你师叔我正在睡觉吗?”睡觉的时候被人吵醒,裘奎感到很不是滋味,那唾沫星子喷了宇天一脸。
宇天还是露出一脸乖巧萌态道:“师叔,我练功练到一半的时候,有个招式想不通,还想请教你一番。”
“没空,没看到我正在睡觉吗,有什么想不通的问你师父去。”裘奎打了个哈欠道,转身就要关门。
“哦,这样呀,那就可惜这只烧鸡了。”说着宇天扒开手中的包叶,一只油光发亮,热气腾腾的烧鸡瞬间呈现出来。
香气扑鼻,光是闻着气味就能让人食指大动,裘奎不禁转过身来。
看到眼前的这整只烧鸡,裘奎眼珠子瞬间瞪大,睡意全无,咽了咽口水道:“贤侄这就见外了不是,来就来么,还带东西过来,这怎么好意思呢。”
嘴上说着不好意思,手可老实着呢,一把接过烧鸡闻了闻:“走,贤侄,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就尽管来找师叔我。”
说着,两人勾肩搭背的朝树林中走去。
见计谋得逞,躲在一旁的小玉走了出来,看到扬长而去的两人,他的嘴角露出一抹弧度。
在以后每个以泪洗面的夜晚,她不断地问着自己,如果早点告诉他真相,他会不会为了自己而留下来。
……
各类掌法其实都大同小异,主要目的还是攻击对方;但裘奎的金钟罩则不同,它是将自身的内力引至体外,起到一种自我防御和护体的作用。
林中,裘奎正在演示他的独门绝技金钟罩。
“你打我一拳试试。”裘奎憋足了劲,内力外放,一道环形的罡气将他包裹在其中。
“啊?”宇天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叫你打我一拳。”裘奎单手释放内力,另一只手在自己的胸膛处拍了拍,示意他往这里打。
宇天握起拳头,迟迟下不去手,打自己的长辈,这得是多么大逆不道的行为。
裘奎不耐烦了,收起内力走向前来,抓住宇天的手臂道:“我叫你打我一拳,打我一拳。”
“哦。”宇天知道自己再不出手,他可能就要生气了,提起拳头便砸了过去。
裘奎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这一拳下去,顿时肿了半张脸,整个人都懵了,鲜血从他的鼻孔里流出。
宇天咽了咽干巴巴的喉咙:“师叔,你没事吧?”
“你小子成心的是吧,我还没准备好呢。”裘奎气的直跺脚,胡乱在宇天身上打了两拳。
虽然没动用内力,但他这宽大的体格打在人的身上,也让宇天疼得直不起腰:“师叔,我不是故意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