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剑荒三 > 第二十四章 俞衡子之死

第二十四章 俞衡子之死


  
宇天忍不住问道:“莫非两位前辈也和他们相识。”
“岂止是相识,就算他们化成灰老夫也认得。”说道此处老者情绪激动起来,眼中透着骇人的精芒。
“你可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呆在这里?”老者看向宇天道。
小玉接过话道:“不听,谁要听你们那点破事,把我们放......”
宇天打断了小玉的话,道:“愿闻其详。”
老者眼神极为深邃,像是两个巨型旋涡,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身处在八大门派之外的逍遥派乃是独门独派,而掌门俞衡子更是武功盖世,江湖传言只有少林寺方丈无相和玄天教主才能与其打成平手。
俞衡子生性喜欢清静雅致,不喜争强显胜、所以没有广招门徒。但他门下的三个徒弟却无一不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大弟子易必行,医术得到了他的真传,其掌法铁布衫无人不知;二弟子裘奎,力大无穷,人称千斤罗汉,护体气功金钟罩入水不溺、刀枪不入;三弟子黄烈刚,人称无影天师,轻功了得,无影脚更是威名远扬。
俞衡子擅通医术,闲时就下山给当地的百姓看病,济世悬壶的美誉受到了广为流传。
当时梁武帝还没有统一中原,跟北朝依旧处在连年战乱之中,尧匡几次三番带人来到冕山欲请俞衡子出山,助南灭北,但均遭到他的拒绝。
但他的第三个徒弟黄烈刚却不甘空有一身本领却在这破山上吃着粗茶淡饭。他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在俞衡子面前提起尧匡,说他位高权重,要是移驾到他府上,不仅能吃香的喝辣的,还能有一番作为。
每次听到这里,俞衡子都会责骂他一番,并教导他三个弟子,做人要不争、不显、不卑、不亢。
黄烈刚并未死心,有一天,他偷偷下山来到太尉府找到了尧匡,并表明了来意。尧匡见到此人大喜,武林中人谁不知俞衡子手下有三个门徒,而且个个武功高强,俞衡子虽是冥顽不灵,但若是能将他的三个徒弟为自己所用,日后这南北相争,便是他坐收渔翁之利的时候。
尧匡让黄烈刚回去劝说他的两位师兄。易必行品行和俞衡子一样,不争名逐利;裘奎虽然好吃懒做,对权势是一点都不感兴趣。每次劝说无一不是吃了闭门羹,但师兄弟情深,两人也没有将此事再告知俞衡子。
几次劝说无果,黄烈刚只好去和尧匡道明事实,而此时,尧匡已经给他置好了府邸,并配上奴仆各半百。
再冕山他要服侍俞衡子,煮饭挑水都是由他来做,初次尝到了被这么多人伺候的滋味,黄烈刚再也不想回去,他夜夜笙歌,和女奴醉生醉死,他已经完全忘了习武的初衷,忘了当初是怎样跪在俞衡子面前求他收自己为徒。
一夜春宵过后,尧匡带人找到了他,黄烈刚当时还在半醉半醒的状态,脸上和胸口还残留着那些奴仆的唇印。
尧匡让他继续回到俞衡子身边,黄烈刚以为尧匡要赶他走,他害怕失去这一切,害怕回到继续伺候别人的生活,当下跪在地上,表明自己对尧匡的忠心。
尧匡向他阐明了不是要赶他走,只是要他配合自己做一件事,因为他一惯的风格就是——用不到的东西就应该趁早除掉,尤其是能威胁到自己的人。
黄烈刚回到冕山之后,依旧道貌岸然的样子侍奉着俞衡子,私底下却将俞衡子的一举一动都密信告知了尧匡。
十五那日,俞衡子像往常一样去山下的五兜岭给村民就诊,附近的村民也都知道俞衡子道长今日会来,所以早早的就排着长队等候着,最主要的是他给村民看病从来不收钱,百姓们都称他为活菩萨。
每次俞衡子到来的时候,村里就像看大戏一样,村民都会聚在一起,附近的村民也会过来,有病的看病,没病的也来目睹武功天下第一俞衡子的风采,孩子们手里拿着冰糖葫芦你追我赶,场面十分热闹。
和往日不同的是,俞衡子刚坐下来看了几个病人就感觉浑身在冒虚汗,四肢无力,站在前面眼尖的村民一眼就看出了异样,纷纷劝说他回去休息,改天再来。
俞衡子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向村民摇了摇头告诉他们自己无妨。眼前确实有大片需要及时就诊的患者,村里的福伯昨天手摔断了,李婶的咳血病又犯了,牛二上山砍柴被毒蛇咬了......
俞衡子越发觉的头重脚轻,额头上硕大的汗珠滚下来这才让他重视起来,这是中毒的现象。村民们也都凑了过来看自己能不能帮上点什么忙。
俞衡子就地盘坐,张开双手两指并拢,想通过内力把毒逼出来,顷刻间,两指间的汗水如瓦檐上的雨水一样流出。
什么人要害我?若是毒药性猛烈,自己当时就能发觉;然而这毒早已进入到肺腑,自己竟一点察觉都没有,想必是施毒之人每次下药剂量很少,毒性是长年累月累积起来的。虽然他从不认为自己武功天下第一,但也绝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得了身。
就在这时,尧匡带着数千名侍卫突然出现,将所有百姓围了起来。百姓们不知道怎么回事,都纷纷议论起来。
尧匡走到俞衡子身边,俞衡子这才看见其身后还站着一个极其眼熟的身影,这个人就是平时自己最关爱的弟子黄烈刚,眼前的这一切再明白不过了。
他很想欺骗自己这不是真的,可眼前的事实却又让他不得不信。俞衡子看了一眼黄烈刚,心如同被刀绞了一般抽痛。
“你现在答应我还来得及,解药就在你宝贝徒弟的身上。”尧匡俯身笑道。
“呸,而等卑鄙小人,我怎会和你狼狈为奸。”俞衡子依旧傲然道。
“早就知道你会这么不识抬举,那就怪不得我了。”尧匡拔出腰间的大刀就向俞衡子劈去。
昆仑子跃地而起:“那就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尧匡一刀接着一刀向对方劈去,一刀未落一刀便起,速度极快,俞衡子武功虽高于他,但现在身中剧毒,手脚无力,每一次闪躲开来都极为吃力。
但尧匡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自己和江湖上人称天下第一的俞衡子对决,他连反击的能力都没有。尧匡挥刀的速度越来越快,不一会儿,盛名一世的昆仑子身上挂满了伤口,但却仍然站立着,好像在维护最后的尊严。
尧匡停歇了片刻,咧嘴一笑,握紧了手上的刀柄,准备给俞衡子最后一刀。
尧匡蓄势已久,这一刀犹如排山倒海之势向俞衡子横扫而来,这刀要是对上,人会立刻一分为二。只见腰间生风,俞衡子倒头后仰,从尧匡刀下掠了过去,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俞衡子本是寂灭境巅峰的强者,世间再无敌手,只是尧匡用鄙劣的手段下毒暗算,才让他有机可乘。
尧匡一刀劈空,定住步伐想再次举刀,但为时晚矣。
俞衡子一个跨步来到尧匡身后,左手抓住对方的肩,集内力于掌心之中,对准了尧匡的脑门拍去。
“噗!”
一柄长刀深深地插进了俞衡子的身体,从后背刺入,从胸前透出。
尧匡瞬时挣脱了俞衡子的手掌,满面诡笑。
鲜血大口大口从俞衡子口中涌出,他低头看着穿过自己心脏的刀锋,再缓缓转过头,看到了满脸愤怒的黄烈刚。
这心头上的一刀不是别人给的,正是自己平日最关爱的弟子黄烈刚,俞衡子嘴角动了动,想要对他说些什么,黄烈刚却奋力地拔出了刀。
堂堂逍遥派掌门,天下第一的武林高手,人人敬仰的活菩萨轰然倒地。
尧匡露出了嗜血般的微笑,慢步走向村口。手朝众人一挥,瞬间数千侍卫如同蝼蚁般朝村名涌去,所到之处尽是断臂残肢,场面极其血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