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剑荒三 > 第七章 人情冷暖

第七章 人情冷暖


  
午后。太阳炙烤着大地,万物散发着腾腾的热气,仿佛随时会被蒸发。
少年独自行走通往渝州的官道上,他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抬头仰望着天空,刺眼的光芒几乎让他瞬间闭上了眼睛。
烈日正浓,只怕是在太阳下走了太久沾染了暑气,他此时脸色苍白如纸,神情有些散涣,嘴唇干涩欲裂,双腿向灌了铅一样沉重,一步一步朝前迈进。
似乎每走一步都耗尽了他全部力气,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看到前面有一户人家,如海市蜃楼般出现在眼前。寻常人家怎会建在这么荒凉的地方,他顾不得是不是幻觉,踉跄地朝它走去。
这屋子由草棚搭建,茅屋旁竖立着一根竹杆,杆上挂着一面旗帜,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茶”字。
原来这是一家茶馆,专门供那些来往的商人、路过的兵马歇脚的地方。
宇天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茶馆门口。
茶棚旁边有一颗歪脖松树,树下有一口蒸锅,锅里蒸的应该是馒头,散发出一阵阵的清香。
一名年过半百的老者正悉心照看着炉火,看见宇天后,叹息地摇了摇头。
老者熟练地揭开了锅盖,顿时,白烟滚滚,一团团热气腾空而起,老者的身影也被浓浓的蒸气吞噬。
不多时,老者已然出现在宇天面前,他手里拿着一个碗,碗里装着几个馒头。
老者将碗放到宇天就近的桌上,叹声道:“吃吧!”
现在已是下午时分,早就过了饭点,所以茶馆里空无一人。
看着眼前的馒头,宇天的喉结不禁挪动了几下,是呀,他已经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但他没有立刻去拿,干涩的喉咙里挤出几个字道:“我没钱。”
老者微微一愣,他打理这间茶馆十几年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看到对方的模样,便知肯定是遇到山贼了,这一带匪寇猖獗,常有过往的商贩被劫持。
“放心吃吧,不要你的钱。”老者看了对方一眼,转身又回到炉灶旁忙活去了。
听到老者这么说,宇天才走到桌旁,要想为父母报仇,就绝对不能饿死在路上。他抓起碗里的馒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不多时,老者又端了一个碗走了过来,许是灶台的活忙完了,他坐到宇天身旁,将手中的碗递给了他。
碗里是一碗凉茶,有解暑祛热的功效,最适合这种酷热的季节饮用,宇天接过茶碗道了声。
“谢谢。”
在这阴凉的茶棚里休息了片刻,一碗凉茶下肚,暑气逐渐褪去,原本苍白的脸颊也恢复了正常血色,只是嘴角的淤青更加明显。
宇天站起身来,走到老者面前,单膝跪在地上:“一饭之恩,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
“使不得,使不得。”老者连忙将他扶了起来。
对方的这个举动显然让老者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不过打心里还是觉得挺热乎的,毕竟现在这个世上的年轻人,有几人识得廉耻二字?至于懂得感恩的,那更是少之又少。
宇天站起来又道:“那老伯你可有什么粗活累活?我都能帮忙干。”
老者看得出他对这一顿饭还心有余悸,连忙摆手道:“几个馒头而已,算不得什么,人活在世上谁还没个落难的时候。”
宇天虽然没念过什么书,但是一饭之恩如同再生,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既然老者一再推脱,他也只好将这份恩情记在心里,宇天笑着向老者点点头,示意自己要离开了。
外面的天色也不早了,他还要趁天黑之前赶到前面的城镇。
老者看宇天虽然衣着朴素,但言行举止间却又像是受到极好的家教,便出于好奇地问道:“对了,你这是要去哪?”
“回老伯,我要去一趟咸阳。”
“这里到咸阳还有八百多里地,你去到那么远做甚?”
宇天眼神中闪过一丝忧伤,许久才缓过神来,可能是觉得自己有些失态,随即转过头来,强挤出一个微笑道:“去见一个朋友。”
这一切都被老者看在眼里,他见识的人多,一眼便能看出这少年身怀心事。
见对方刻意隐瞒,老者也没再多问,收起桌上的茶碗,转身走向灶台。
身后却传来老者的叹息声,“你现在身无分文,又不会半点武功,是走不到咸阳的。”
听完老者的话,宇天的心‘咯噔’一下仿佛跌进了深谷,老者说的没错,终究还是自己太年轻,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得简单了。
虽然现在不是乱世,百姓尚能温饱,但当今帝王与太尉争权,无心打理朝政,导致官场腐败,匪寇横行。
地方官员打着朝廷的名义贪污受贿,山贼水寇占地为王,百姓一边要承受着朝廷的压迫,另一边还要提防匪寇的祸害,生活的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宇天知道老者也是善意提醒,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轻言放弃。
十五年来,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一闭上眼睛,脑中浮现的都是家门被灭、亲人惨死在自己眼前的场景。
每当夜幕降临,这些记忆便疯狂袭来,啃噬着他的五脏六腑,侵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他发誓,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要手刃仇敌,已祭爹娘的在天之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