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大唐之师兄要开健身房 > 第95章 这招没用

第95章 这招没用


  初见李白,赵匡发现果然过的很快乐,两人更像是一见如故,想聊甚欢,还跟他讲起年幼时掉水的经历。

  只是他年幼时听说的却是诗仙李白因醉酒跳入水中捉月而溺死。

  这画风着实把赵匡雷了一大跳。

  不管史料记载的是不是真的,但再结合今日本尊亲口说起落水之时,想必原来的五分真,如今也有八分了。

  又感觉李白不惜耗费精力去集齐五福,还亲自拜贴访问,他作为洞悉后事的谪仙,总得友情提示提示,便说道,“潜龙饮水,大富大贵,那时要是活不得,又何来今日这么大的福泽?

  正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凡事有因才有果,你的前因乃天上文曲星下凡历劫,你的命格乃蟾蜍爬滑石,若于水结缘,必有损失,若谨记此项,可保你一生无虞。”

  李白听后自是欢喜的不得了,正在此时,八斗却在一旁招手示意。

  赵匡只好邀请李白进了亭子,然后移步来到八斗跟前,“何事?”

  八斗看看李白,又看看赵匡,急的说不出话来。

  “到底发生了何时?莫不是是九儿又拉稀了?还是说书店的门槛又被踩烂了?让我再猜一猜……”

  见赵匡还有心思跟他开玩笑,八斗便忍不住说了,“我又查了一遍,这个李白就是个骗子,我打听过了,此人来到长安便与不良人混在一起,又先后拦了好几次贺侍郎与北海李太守的轿子,贺侍郎那次是赶着进宫,这才不得已看了他的献诗,并未说过谪仙人之类言论。

  所谓的诗才和谪仙人都是他自己雇人传扬出去的……”

  赵匡听的目瞪口呆,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八斗又道,“咱们大肆宴请被贺侍郎驱赶之人,会不会有点欠妥?”

  可赵匡觉得反正神医阁与贺知章已经积怨,也不差这一次,更何况李白将来的的确确是诗仙,这点是板上钉钉的,为了诗仙得罪些人也值得!

  可若是这个李白只是与诗仙只是同名同姓,而真李白早晚有一点会出名,那今日之事,他岂不是闹出了天大的笑话?

  到时候他岂不颜面无存,在这圈子里再也混不下去?

  想到这,赵匡赶紧回到了厅中,询问起这个李白的一些信息,“太白兄祖籍在陇西成纪?”

  李白听闻后,更觉神医了然如神,眼里流露出的满是敬意,“神医,实不相瞒,我虽姓李,却不是唐李,乃前朝隋李,还有谪仙一词实为在下杜撰。

  太白自入长安起历抵卿相,却有志难伸,常徘徊魏阙之下,望其门而不得入,心中苦闷。

  今得知吾真乃谪仙下凡,亦不胜欢喜,展眉解颐。”

  赵匡心里不禁送了口气,此人乃真李白不假矣,李白毕竟是李白,就连装逼也跟常人不同,纵然都混成这样了,神医阁主亲自邀请还假装摆谱,李白还真是那个李白!

  回想李白的成名作乃是《蜀道难》,可李白若是像今日这般,终日与那市井之徒混迹于勾栏瓦舍,那后世的诗歌中便也少了一颗璀璨明珠,思虑至此,赵匡便给李白指了一条明路,“太白兄年轻气盛,又是文曲星转世历劫,唯有云游四海,经历人世情仇冷暖,待作下千古绝唱之时,亦是功德圆满飞升之日!”

  李白听后,感激涕淋,不知所言。

  赵匡做梦也不曾想到,不过是他随口提点,竟还真成就了李白的千古声明。看来冥冥之中自有机缘注定。

  畅聊一整日,他们从诗词歌赋谈到宇宙万物,

  自恨相识太晚,却又恰逢其时。

  知道赵匡没有留客的意思,李白也不好多留,只想着两个既都是谪仙,天上人间总相见,便领了赵匡的好意出门去了。

  诗中仙亦是酒中仙,不等赵匡提起,李白还不忘讨了些好酒,才肯甘心回家。

  为显真诚,赵匡还令人取了百鸟朝凤丸兑了糖粉给李白,以此全了他求取仙丹的执念。

  待到李白告辞之时,赵匡吩咐人去取些玩物赠与李白,

  李白欲要赠诗,赵匡只言不必,道是怕沾染了仙有因果,从而坏了修行,亦不允许李白在诗中提及神医阁。

  ……

  李白离去后,八斗不解道,“阁主既知此人浪得虚名,可你为什么骗他。”

  赵匡笑道,“我所言皆会应验,再说骗他我图什么?”

  八斗梗着脖子,嘴角抽了抽,“骗人还要什么理由,不就是图自个心情预约吗?郭姑娘人那么精明,不也被你骗惨了吗?”

  赵匡无语的拍拍八斗的肩膀,低头沉吟道,“别着急,有一种鸟不鸣而已,一鸣惊人,李太白亦是,太白之才,数倍与我,咱们这么做也只是锦上添花。”

  八斗却不以为然,“他被抬进神医阁,又拿着这么多赏赐出去,门口排队的人可都看在眼里,他要想出名又有何难。”

  赵匡也是服了八斗这小子,摆手道,“罢了,罢了,郭芙蓉与你比试之日在即,你准备的如何了?”

  八斗同样摆了摆手,只说是郭芙蓉不准备比试。

  “为何又不比了?”

  “原是郭姑娘不允我告知你的,可八斗为了黑牛兄弟却又不得不说,汴州嘉宁县主的六郎,也就是郭芙蓉的指婚之人来长安了。”

  赵匡眉毛一动,“这和比试又有什么关系?”

  八斗眉飞色舞道,“神医是真想不知道还假意不知,这嘉宁县主正是永昌伯爵府夫人,这六郎正是阁主常说的什么人如玉,世无双,

  传言他眉心一颗朱砂痣,勾人心魄,引得不少世家小姐红鸾心动,芳心暗许,轮武功,这梁六郎也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与郭姑娘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若是来了,岂不会带郭娘娘走?”

  赵匡听八斗语速略显急促,又有几分小心谨慎,便知又是郭芙蓉那丫头知道比试不过,以次来要胁他恐吓他了,便对八斗道,“你且去告诉小郭,这招没用,再让她想点别的借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