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大唐之师兄要开健身房 > 第76章 婴儿的啼哭

第76章 婴儿的啼哭


  山坡笼罩在阴影上,山顶还有一轮弯月,阴冷潮湿的空气更是增加了一抹寒意,跟着麻婶身后走,黑暗中不知有什么东西环绕在他们周围,但是被灯笼的光芒一照,便像是退回到了黑暗之中。

  走着走着,麻婶突然一顿,停下了步子,但并没有回头,“都看见了吧,这个地方邪的很,无事还是不要擅入的好,这样你们也能活得长久些。”

  黑牛啃着一根枯草,“到这种地方来肯定是有原因的,要不然谁会到这种鬼地方来呢。”

  黑风也懒洋洋的伸展着肢体,“弟弟说的在理,要不是有事,八个人抬我我都不会来呢。”

  麻婶凝视着不远处的一个土坡,半天没有吭声,等了会儿,嘴里只是淡淡道,“这种地方可不是好待的,记住,到了晚上无论听到了什么声音,都不要理会,千万不要离开我半步。”

  郭芙蓉看着麻婶的背影,倦怠道,“我的好婶婶,一路上你已经说了不下三遍了……”

  又是沉默了半天,黑牛再次问道,“婆婆,你还没告诉我们,这荒郊野岭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等了半晌也不见麻婶回话,黑牛只好作罢,“婆婆若是为难,就不要说了。”

  “其实也没什么,今天是亡夫的忌辰。”

  黑牛“啊”了一声,侧过脸看着黑风,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麻婶放下灯笼,强笑了两声,“在很多年以前的同一天,也是我出阁的日子。”

  黑牛听完更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但耳畔婴儿的啼哭声却猛然响亮的啼哭起来了……

  “莫慌……”麻婶说完这话,竟开始对着一块低矮的土包呢喃自语,“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天大亮……”不出片刻婴儿的啼哭声便真没了动静。

  见到眼前这一幕,他们三人几乎同时都慌了神,郭芙蓉头皮发麻,小心翼翼低声问道,“婆婆,这里真有这么邪乎?我只是小的时候听姑姑说起过,阿娘生我之时难产而亡,我生下来也没有哭声,都说是我丢了魂,是管事嬷嬷在屋外敲打簸子,边敲边喊,芙蓉儿回来了,芙蓉儿回来了,我的魂才被喊回来……”

  黑风心里似乎被他们的怪力乱神弄的没有了底气,掏出珍藏版本的符咒后,直截了当问道,“婆婆可知这里曾有一个专吃小孩的裂口女?是不是那裂口女又在残吃小孩子了?”

  麻婶悠然回头,脸上发出骇人的光芒,“你们这群娃娃狂妄的很,这是你们可以打听的事吗?”

  黑风本想破口喝骂,但念及这麻婶也有一把年纪了,终于强忍着拍了拍刀柄,道,“看来这里真有裂口女,你若是不说,那可休怪我们无礼了!”

  麻婶放下手中的灯笼,喝道,“小娃娃,有你这么跟前辈说话的?”说着身形竟然灵巧的闪动到了黑风身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快握住了黑风的大刀,黑风来不及反应,已经被麻婶锁住喉咙,已经不能抽刀格挡。

  黑牛大骇,这麻婶竟有这么厉害的功夫,他拉着郭芙蓉急跃后退,抽出宝剑挡在身前,“你你……你到底是神仙的化身还是地域的使者?这块祖传的宝玉我觉得很配你的,你你……你赶紧放了我黑风哥哥……”

  麻婶见到黑牛狼狈尴尬还不忘巴结她的神态,不禁噗呲一笑。“瞧你刚才这一往无前的气势,此刻还不是我手中玩偶!”

  “尔等休要求她,大丈夫死则死矣,有何惧哉?”黑风想要挣扎,麻婶的指甲却锁的他脖子动弹不得,只好垫着脚尖以此减缓疼痛。

  黑牛很清楚黑风并不想死,至少他还没有说出那句同归于尽,黑风刚才所言其实是他们兄弟这些年行走江湖约定好的暗号,真正的意思则是找机会偷袭。

  可是这麻婶武功深不可测,又还不知道麻婶到底是人是妖,黑牛只好改变策略,“你你可知道我们这些年我们在江湖上干的可都是杀富济贫,替天行道让老百姓拍手称快的好事,你若是杀了我兄长,这些老百姓一人一口涂抹都会把你淹死……”

  麻婶又是冷冷一笑,“我若是在此杀了你们,又有谁会知晓?”

  “神医阁主,名镇天下,号令鬼神,莫敢不从,你……你敢杀神医阁的人?”

  麻婶听到神医阁的名号,默立半天,“没听说过。”

  郭芙蓉不羁道,“那你可曾听过江南七侠之首的郭大侠?”

  麻婶听到郭大侠的名号,居然神情一动,郭芙蓉抓住机会,将手中的飞到射去,麻婶侧头让过,正好落在黑风胸口,黑风一阵吱哇乱叫……

  黑风本以为郭芙蓉此举会彻底激怒麻婶,却不料麻婶陡然一笑,“小女娃,你与郭大侠到底什么关系?”

  郭芙通见麻婶是怕了郭大侠的名号,便道,“你放了人,我就告诉你。”

  说话间,麻婶指尖一松,黑风便踉跄的被推了过来,郭芙蓉转念一想,便闭着眼睛又是齐刷刷的放出十几发飞刀,本以为能趁其不备将这老巫婆扎翻过去,却不料想,一排飞刀整整齐齐的被麻婶接住,而麻婶竟连耳畔的一根发丝都没有掉落……

  “怎么可能?”

  麻婶激动难掩道,“樱儿,拿娘的暗器来对付为娘,你又怎么可能伤的了我分毫!”

  “娘?”

  郭芙蓉心中猛然一震,这老巫婆会对她手下留情,莫非是把她当成了她的女儿?

  沉静在认亲的喜悦之中的麻婶深情款款道,“不错,我便是你的亲娘,刚刚你提到娘亲早亡,又熟识郭錾,还会使我的独门飞刀,我便知道你就是我的玢儿,按照年岁,我的樱儿也有你这么大了,樱儿,我是你的娘亲啊……”

  郭芙蓉见到这个乱认亲戚的怪老太婆,一时也不顾大家闺秀的端庄礼法,心中不由大骂,“你才樱儿,你们全家都才樱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