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大唐之师兄要开健身房 > 第51章 宛在水中央

第51章 宛在水中央


  元宝带来了新消息。

  站在山脚下,赵匡仰望山顶上那颗枝繁叶茂的百年山楂树,眼前不由脑补出一个画面:

  朱门,白雪,山青瓦。

  小桥,流水,有人家。

  雪落无声,洗净铅华,在飘洒的白雪中,雪地拾柴的少女初遇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一见倾心,再见定情。

  不经意间,一樵一木,一走一顾。

  百转千思已过,少女回眸的莞尔一笑,空气里弥漫的不再是寒气,而是暖暖的情意。

  少年郎自是知晓少女的情意,遇到少女的那一刻,身上脏兮兮的他,内心很是自卑。

  即便心里喜欢,也付诸了行动,可家境贫寒的他难免有些缩手缩脚行动迟缓。

  很快,少女到了论嫁的年龄。

  得知这个消息后,少年郎找到了她,山楂树下他们珠胎暗结成为夫妻,并约定好在结婚前一夜两人远走高飞。

  可是,世上总有那么多的阴差阳错。生逢乱世,还有更多的情非得已。

  唧唧复唧唧,可汗大点兵,

  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

  当时的杨巡若不替里正的三公子从军,心狠毒辣的里正便要活埋了他欠债的老爹。

  内心挣扎了整整一宿,少年郎放弃了苦苦等待的拾柴姑娘。

  甚至连个招呼都没来得及留下,便已踏上了从军的征程。

  ……

  仰望苍穹,杨巡何曾想到人生之诡异多变。

  心中装着挚爱的姑娘,战场上的杨巡勇冠三军。

  可等他凯旋归来,村落早已是物是人非。

  那个捡柴姑娘也已经不在了。

  在他消失那日就已经投河自尽了……

  此事只有村里一位渔民知道,杨巡至今还不知道。

  情如风雪无常,却是一动即伤。

  时光静好不曾惜,繁花落尽终是悔………

  ……

  “你们又来?”

  “刚才卜了一卦,将军难道就不想知道为何你苦寻凌霜十几年,却始终都没找到她半点音讯?这不就摆明了她不想见你,她是在刻意躲着你。”赵匡无奈地摇了摇头。

  杨巡满是不屑,“就算霜儿躲着我,可是腊月初九是我们约定好了的日期。”

  赵匡点点头,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嘎吱”一声脆响,树枝当即被折了两半。“将军口中的八月初一是十八年前的,如今怎么可能算数!”赵匡直截了当地堵死了话题。

  八斗拽了拽赵匡,小声提示,“是腊月初九。”

  “管他什么时候,反正就是不作数了。”

  杨巡黑脸瞪着赵匡,冷哼一声,“怎么不算数?那天霜儿曾应允我,要与我远走他乡,怎么在阁下这怎么就不算数了?”

  在杨巡冷傲的注视下,赵匡接连倒退了好几步。

  “八斗,还是你来告诉他吧。”赵匡低声对八斗道。

  “其实我觉得杨将军其实挺可怜的,神医啊,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地道?”

  赵匡瞪了小娥一眼,“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理了理思路,赵匡摇头道,“腊月初九那天晚上你们是约好了私奔,可山楂树前只来了一人,爽约的人是将军你,如霜姑娘在山楂树下等了你整整一个晚上,可是你人呢?你并没有来,那个时候的你去哪了?”

  “是凌霜,咱们能不能专业点啊。”

  ……

  杨巡犹豫良久,迟迟没有开口。

  “戳到你的痛处了吧?是将军你背弃在先,现在却满口承许允诺。你让一个弱女子在寒夜苦等整宿,已经伤透了姑娘的心,换做是任何一人,恐怕都也不愿见你吧?”

  见杨巡不吭声了,赵匡皱眉继续道,“将军回去吧,村民都把你当鬼了,有了我们的超度,你们来世说不定还能遇到故人,再续前缘呢。”

  短暂的沉默过后,杨巡嘴角抽动,露出了剑拔弩张的目光。

  他死死地盯着赵匡的眼睛长哮,“你明明知道我是不会走的,誓死不退,这是长安兵的骨气!”

  不退,长安兵就这脾气!

  就算大唐就剩下一个兵,也要把敌人抵御在大唐疆域之外。

  背水一战,不胜便死。

  兵,就是用来保护别人啊。

  战死疆场马革裹尸,那是长安兵的本分。

  同样是兵,只是赵匡上辈子生对了地方。

  可杨巡为了心中的执念,赵匡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了。

  看着杨巡咄咄逼人的目光,赵匡从容不迫道,“别别别,我自是跟别的术士不同。

  我呢,能动手的就尽量不会动口。

  既然劝说你半天都无济于事,那我索性就把好人当到底。”

  长叹一口气后,赵匡接着说,“哎,这真是一件让人非常无奈且头疼的事情!”

  “你能要帮我找到霜儿?”杨巡诧异。

  “有时候,我总是在想,我到底是不是一个烂好人。

  有时候,当好人也未必能落下好报。

  有时候,好心还会被人当成满满的恶意。

  好人难当,好的道士更是难当!

  我曾经也幻想自己是一名军人,杨巡,你听好了,这一次,我是看在军人铁血战场狼烟的份上,是看在你保国卫民、血战疆场的份上。

  这次我帮你不是因为你长的冷酷,也不是因为你会放狠话,更不是因为你这个人。

  我尊重抛头颅洒热血的军人,但我看不起你这个负心人。”

  赵匡喋喋不休地数落了一阵杨巡,心里顿时舒服多了。

  听着赵匡骂人的语调中还带着一种难以掩抑的怆然,杨巡虽咬牙切齿,却只能说道,“不管你怎么看我,我只愿见上霜儿一面。”

  赵匡点了点头,“如果结果满意,记得五星好评呦。”

  ……

  山下,

  南沙湖畔,绿波荡漾。

  望着一汪湖水,赵匡边走感叹人世无常。

  “画桥流水桃溪路,别是壶中佳致

  。南楼夜月,东窗疏雨,金莲共醉。

  人静回廊,并肩携手,玉芝香里。

  念紫箫声断,巫阳梦觉,人何在、花空委。

  寂寞危栏触倚。望仙乡、水云无际。

  芸房花院,重来空锁,苍苔满地。

  物是人非,小池依旧,彩鸳双戏。

  念当时风月,如今怀抱,有盈襟泪。”

  杨巡苦笑,“好一个物是人非,小池依旧。你拐弯抹角把本将军带到这里,究竟是何用心,霜儿到底在哪里?”

  赵匡垂目凝视着一汪秋水,微微叹了口气,“所谓伊人,宛在水中央,我怕你见了她现在的模样,会忘记那个樵前情窦初开的少女。”

  “何出此言?霜儿的容貌早已刻在了我的灵魂,我岂会忘记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