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大唐之师兄要开健身房 > 第14章 什么跟什么啊

第14章 什么跟什么啊


  咚咚咚咚……

  每日准时的鼓声又响了,

  600声闭门鼓过后,所有坊门都会关闭。

  赵匡看了看天色,知道时候不早了,便告辞了老木匠。

  或许他今天的废话真的是有点多了。

  人家本来过的好好的,他干嘛扯出来这些有的没的?

  从老木匠枯黄的脸上,赵匡隐约看到了一种煎熬般的排斥……

  赵匡看着远处枯瘦的身影长长的舒了口气,似乎自己也被那道身影感染到了。

  活着,

  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不知道老木匠究竟有没有下咒害过人,但却为老木匠如今的遭遇唏嘘不已。

  越想便越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哎,还是赶紧跳过这段思绪吧。

  举目无亲的他还带着一个孩子在长安城生活,本身就已经自顾不暇了。

  伸了伸懒腰后,赵匡便回家了。

  ……

  院门口,望着老夫妇的孙女蹲在地上过家家。

  赵匡皱眉,打趣道,“小姑娘,你蹲在地上在干什么啊?可不能随地大小便啊!”

  “……”小女孩。

  “对了,你识字吗?”

  “……”小女孩。

  “难不成是个哑巴?”赵匡自言自语道。

  小女孩依旧歪着脑袋眨眨眼睛。

  “哎,都这么大的孩子了,还在地上过家家,想不想读书写字?”

  小女孩点了点头。

  赵匡心里嘀咕道,“还真是个哑巴。”

  “那这样如何,你从今儿起同陆猴儿哥哥一起练描红吧!”

  赵匡话音刚落,小女孩便跑回了屋里。

  哎,这都是什么事,一天天的。

  ……

  笠日。

  西施豆腐铺。

  豆腐西施望着赵匡托来的康复车,“这就是你给我发明的康复机器?”

  赵匡点了点头,演示道,“看,把你的脚放进这个踏板,就这样蹬,错位的筋骨便会复位,每天蹬半个时辰,一天三次,七日后保证你能行走如飞。”

  豆腐西施莞尔一笑后端来了一大碗米饭。

  赵匡傻眼了,“咋地,还真当某吃不起饭啊?”

  “这机器也不能白要你的啊,还有第一次见你那会,你不就是饿着肚子吗!”豆腐西施打趣道。

  “那姑娘可就小看某了,这白米饭打发叫花子呢,再不怎么着也得来张烤的金黄酥脆的胡饼,铺上满满的芝麻粒,再扎出美丽的花纹,包入各种馅料,别提多香。”

  豆腐西施抿嘴一笑,“要求还挺多。”

  赵匡蹬鼻子上脸道,“这算什么,我还没提水盆羊肉呢,满满一锅的羊肉,加上羊油做的油泼辣子那才叫一个鲜……

  这羊肉吃完后,再加上一碗揪两百三十下的热面。舒坦!”

  “你这个郎中真是有趣,不去不研究医术反到专研起了菜谱。”

  赵匡眼眸略略一转,“什么都略懂一点,生活更多彩一些。对了,你好香啊,你的香囊是在哪里买的?”

  “怎么,阁下对制香也感兴趣,还是说要了这香好去哄骗哪家姑娘?”豆腐西施略微停顿后,补充道,“说了你也买不起,祖传秘方。”

  赵匡一呆,突然想起了此行的正事,“对了,豆腐西施在长安城中见多识广,可曾听闻一个名叫九儿的姑娘?”

  豆腐西施被赵匡这么一问,整个人好似雕塑似的固定在了原地,久久后才问道,“你连哄带骗的刻意接近我,只是为了向我打听降云神香和一个女人?”

  赵匡想了想傻傻的点了点头。

  突然,一股异乡扑面而来,

  朦胧中,赵匡似乎看见了一个牌匾……

  然后眼前一晕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睁开眼睛的那瞬间,赵匡看见了一枚青玉司南佩,

  恍惚中的他似乎看见了一双凤仙花汁的纤手在空中舞动,心神难免再度被之牵涉……

  “铛~铛铛铛铛。”

  琴声响起之时,纱幔漫天飞舞,珠帘也随之飘摇,好端端的房间,怎么就突然起风了呢?

  这里怎么那么熟悉,旁边华丽丽的贵妇,像极了电视剧里演的老鸨。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种风月场所?

  赵匡正冥思苦想着,突然窗外涌起了一阵呼啸的风声,弹琴女子的琴声也随着风声忽而变得短促激昂,女子朱唇上扬,大片飞花自房顶而下,众人的目光自是被飞花吸引。

  美轮美奂。

  老鸨看的一头雾水,身体却接连倒退,直至撞在身后的红柱上,才稳住了身形。

  她嘴里念念有词地喊道,“大事不好!”

  这应该不是她安排的特殊环节,一切都来的太过诡异。

  那漫天飞花并不是旁物,而是给死人出殡路上撒的引路纸钱!

  要出事了,她颤巍地稳了稳头上的珠翠,台上的姑娘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看似柔软的可人。

  此刻,她的眼里竟闪出男人般骇人的杀气。

  女子冷淡地瞟了老鸨一眼,又看向楼上酩酊大罪的将军。

  赵匡诧异,这些大将军不用带兵打仗吗?天天在青楼楚馆买醉?真乃国之不幸吶!

  思索间,门外忽然有了动静,春月楼四周凝结出的杀气,竟让屋内的灯笼烛火瞬间一暗,红影犹如一道闪电,闪现在了二楼。

  潜意识告诉赵匡这种场景十有八九是场刺客袭击,而野史记载古代的刺客向来不会留下活口。

  完了,这是要死了吗?

  但这些雕栏瓦舍经营几十年依旧经久不衰,自是有其背后的势力支持,暗道悠然间出现了十来个持刀而立的彪形壮汉。

  见此情形,恩客们不再落荒而逃,可门窗已被牢牢封死,刀光剑影从门窗缝隙出现,瞬间便刺穿了正欲破门的壮汉身体。

  见到有人死了。

  于是,房间里的人又慌乱了。

  哭天怆地,屋里俨然变成了一片人间地狱……

  老鸨强装振作,虚声喊道,“是谁敢在我春月楼里闹事。”

  廊下之人不语。

  ……

  又是一阵烛光摇曳,动静过后,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众人一片错愕。

  赵匡顿时醒悟过来,看了眼楼上将军的位置,酒桌上趴睡的醉汉不见了踪影。

  难道刺客的目标是刺杀那位将军。

  将军不见了,就连刚才的花魁也没了踪影,众人这才醒悟过来,“赶紧报官啊!”

  一名胖地主开口,幸灾乐祸道,“齐将军现掌管天下三分军队,他便是官,咱又报给谁啊?”

  众人胆战心寒,想要离开,却又都不敢出门。

  ……

  画面又是一闪——

  是一座废弃的荒宅。

  赵匡自己都没搞清楚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这梦也太真实了吧!

  推门进入,此时齐将军已经被刺客捆成五花大绑,绑在一个布满蜘蛛网的柱子上。

  赵匡有些看不下去了,好歹也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竟然让一个娘们给袭击了?

  这被人虏走绑在柱子上,竟睡的正香,还打着酒嗝?

  赵匡真的开始怀疑眼前这位将军的战斗力?

  还不等齐将军酒醒,女子便示意手下人把齐将军泼醒,一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凉水被下手端了进来。

  齐将军醉意朦胧地睁开了眼睛,可他被绑的结实,挣扎了两下,才发现根本无力抵抗。

  于是,他也就放弃了挣扎,瞅着眼前的女子,颇为惊讶,“你们绑了本将军作甚?”

  女子水袖一扬,手下都合上了冰刃,她上前一步,抓住齐将军的甲胄领口,“只有杀了你,北国才会有一线生机。”

  赵匡诧异,北国不就是契丹么,这女的是契丹的一位公主?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