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眉上心尖余眉眉季绪临 > 第39章 塞.进去

第39章 塞.进去


季绪临把余眉眉环在怀里,大手捧着翘.tún,抱着她站了起来。

尽管经历了高.潮还在迷蒙中,突然的凌空,还是使得余眉眉下意识的夹.紧了小.xué。

“轻点,别咬得这么紧!”险些被夹出的季绪临嘴上虽然抱怨,底下却顶.nòng的更加mài力,“想让我早.xiè吗?”

余眉眉闻言,终于找回一丝神志,她想快点结束,于是huā.xué收缩的更紧,就是要让你射.出来!

季绪临果断的抽身而出,原先被堵的满满胀.胀的huā.xué没了填充物,一下子就空虚了,难受得紧,余眉眉不满的哼叫出声。

看着怀里的jiāo人面sè潮.红,一副情.动难耐的样梓,季绪临甚至能想象到那股被夹.紧的快.感,欲.火不断的冲击着他,于是步子迈得更大了。

转眼间余眉眉就被季绪临抱到了镜子边,可以清楚地瞧见镜墙中的自己,白.nèn纤细的身.子,不盈一握的腰.肢,傲人挺拔的雪峰,两条长.tuǐ大咧咧的打开,软.软的垂在他的臂弯里,脚腕上还挂着来不及褪.下的内.裤。

因为靠得极近,一张一合的小.xué,也是被人瞧的清清楚楚。

结实的胳膊抱住了她的身.体,完全不得空儿,于是季绪临咬着她的耳朵,呵着气,诱哄道:“乖宝宝,扶着它进去,嗯?”

沉迷于情.欲的余眉眉几乎是失了智,乖乖的握住,对准xué.口慢慢的塞.进去。

硕.大的龟.头摩擦过敏.感的肉.壁,一寸寸地推进,直到身下的小.xué被那巨大结结实实的填满。

肉.棒停在xué里一动不动,既有快要被撑裂开的饱.胀感,又有不得缓解的酸.养,余眉眉难耐的扭.动着屁.股,jiāo滴滴的要qiú:“你动动嘛。”

季绪临开始动了,顶.nòng几下,镜子里那对雪白的rǔ.房也像小兔子一样跟着跳动了起来。

他的大手揉.着她的胸前那对柔.软而挺.立的白.nèn,占有欲极强的在她耳边不断呢喃,“宝宝,我的宝宝……”

rǔ.儿被季绪临揉的胀痛,下面也被他撑的胀痛,可是,身.体的深处还是传来一波又一波的让人晕眩的快.感,xué里的蜜水,这下几乎是liú水一样沿着大.tuǐ内.侧全涌了出来。

余眉眉忍不住双手往后抓.住季绪临肩膀,不断挺着屁.股,迎合男生狂野的抽.送。

蜜水随着抽.擦不断溢出,两人站着的地方很快就湿.了一小片。

季绪临的手挪到两人结合的地方,揉.nòng着高高鼓.起的huā核,他发现了,这是她的敏.感.部.位,只要用稍微一逗.nòng,她的huā径里皱褶wēn热的nèn.肉就会不自觉的收缩tūn吐那巨大的肉.棒,叫人快慰不已。

季绪临着迷的看着镜子里yín.靡的景象,坚.硬如铁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深深刺入,却被那两片水润的huā瓣紧紧的hán.住,粉红的nèn.肉随着他每一次抽.擦不断被带出,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声。

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没有着力点的余眉眉却只能随着季绪临的动作而上下晃动。

男生è劣的用手指对着huā核重重一niē,余眉眉踢蹬着双.tuǐ,发出一串带着哭腔的尖细呻.吟:“啊……嗯啊……不行了……呜……”

她颤.抖着身.体断断续续的烹.射.出透.明的小水柱,打湿.了对面的镜面。

封闭的房间里,顿时弥漫着一股腥甜的味道,女生的呻.吟声,以及肉.体的撞击声越发清晰。

“呜呜……季绪临……嗯……抱抱我……你抱抱我嘛。”因为重心靠后,两人根本不能qīn.密的贴近,xí惯了被男生疼宠的余眉眉,有些不安,红着眼睛爱jiāo道。

“好乖,宝宝,怎么这么乖!”这么甜.蜜的要qiú,季绪临哪能不应,立马将被欲.望熏成了粉.nèn粉.nèn的余眉眉,翻转过来抵在墙上,对着又甜又软的人儿一阵热.wěn。

把沾染在她嘴角的银丝tiǎn.去,又俯下.身,用牙齿咬着rǔ.尖儿,或轻或重的tiǎnshì拉起。

炙热的气息重重的落在胸口,激起酥.酥.麻麻的养意,余眉眉甜腻出声,不自觉捧着埋首胸前的头颅,指尖穿.擦在他发间。

蜜.桃般的翘.tún被人牢牢抓.住,肉.棒强.势的擦.入,一下下的朝前顶着,更深更快的贯穿着她。

“啊……哈……啊啊……轻点……”双重的快.感从身.体传来,余眉眉尖.叫一声,身.体猛地烹.出一股热液,痉.挛了起来,一大股yín.水从小.xué的huā.心出烹洒而出,浇湿.了整个肉.棒。

“嗯……”季绪临也忍不住闷.哼,极致的收缩混合着那wēn热的液.体,使他再也不能忍耐强烈的烹.射欲.望,压着余眉眉开始了快速密集的抽.擦。

“……射给你……都给你……”季绪临又坚持着狂.擦了几十下,最后一个深入,把滚.烫炙热的浊液,强有力的烹.射.进了huā径深处。

“啊啊啊……啊……好多……好烫……要被烫坏了……啊啊”再次高.潮,余眉眉身.体高高的仰起,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战栗着,只能大张着嘴巴,失神涣散的发出无声的吟叫。

余眉眉双.tuǐ轻轻的颤.抖着,却还依旧环在季绪临的腰上。

她没有力气起来,只好趴在季绪临的怀里大口喘气,慢慢平缓急促的心跳和呼xī。

房间里回荡着两人剧烈的喘息声。

“你给我说清楚,我什么时候招惹你了?”余眉眉还记得之前季绪临说自己故意招惹他的事,抠了抠他胸前的豆豆,责问道。

哼!她要nòng清楚,自己怎么就招惹这人了,然后被他不明不白的被折腾这么久。

“衣服已经是了,还有那个抬tún俯身的动作,怎么就不是故意引我呢?” 季绪临抓起她作乱的小手,放在嘴边qīn了一口,笑得一脸的回味,很是满足。

“抬tún俯身?”余眉眉想了一圈,终于明白这人指的是什么。

这简直是无.齿!liú氓!简单的拉伸,这人竟然也能歪.曲成勾引?

余眉眉气得,张口就对着精致的下巴咬了上去。

季绪临却仰着脑袋,对着余眉眉挠起了养养,不让她得逞,一时间欢笑不断。

(又是一章满满的肉,觉得自己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呢,哈哈哈)

è意

è意

接下来的时间,余眉眉差不多每天都要练xí几遍,直到把舞蹈动作记得滚瓜烂熟。

既然决定要做了,那么她就要做到最好,连老.师要qiú的跳舞时应该有的情态,余眉眉现在也能做到游刃有余,不像是之前的表情那么僵硬了。

她现在的生活,每天就是学xí和舞蹈,基本上没什么变化。

不过,也有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她搬到了男生的房子里,过起了半同.居的生活。

毕竟还要在镜房里练xí舞蹈,这样方便点,至少不用上.上.下.下的来回折腾。

而季绪临心疼余眉眉,看着人又累瘦了一圈,没再作妖,除了营养餐每天还要准备宵夜让她吃,照顾的无微不至。

不过余眉眉深以为这是他的阴.谋,养胖了好待宰。

两人约定的期限是到元旦结束之后,不过说是这么说,到时候余眉眉能不能回去就不一定了。

这天晚自xí,再次集.合排舞。

刻苦练xí的效果非常惊人,余眉眉一遍就顺了下来,更别提潇洒的动作和极其到位的表情了。

于是她首先被安排到了C位。

动作合格的人,指导老.师就让她们自己接着练,而对着进度稍慢的同学才进行个别指导。

中场休息十五分钟,大家坐在一旁。

几个女生你推推我我推推你,支支吾吾的看着余眉眉,有些不敢上前,还带着一些难为情。

“有什么事吗?”余眉眉诧异的看了她们一眼。

“眉眉,你学得快跳得好,能不能帮我们纠正一下动作?”

余眉眉:“可以啊,你们先跳,我帮着看一看。”

“你真好。”

有了她的协助,大家的进度稍稍加快。

解散的时候,晚自xí还没结束,余眉眉快速回到教室,她有些口渴,想回去喝水。

这时教室里面只零星的坐着几个女生聊天,男生则是因为班级元旦的节目,都被抓去当壮丁去搬道具了。

看她整张脸都红扑扑的,像是刚刚运.动完,有人问了一句:“眉眉,你这是干嘛去了,最近晚自xí好像也没看到你?”

余眉眉大大方方的回了:“练舞去了。”

“跳舞?元旦晚会上的吗?”

“嗯。”

“我们班没这个节目啊。”

“不是我们班的,学校组.织的。”

“什么舞啊?就你一个吗?”

“不是,一群人一起跳的。”

“什么样的,像韩囯女团的舞蹈那样性.感吗?”一听跳舞,大家就八卦起来,围余眉眉想探个究竟。

“额,没那么夸张,是那种比较突显活力的舞蹈。”被一群人围着,余眉眉有些不舒服,但还是没说出口叫人离开的话,她要学会适应。

毕竟这群同学只是好奇,并没有什么è意,不是吗?

“听你这么说,我好想看啊,更期待元旦晚会了。”

“就是就是,到时候我们给你加油!”

“哇,眉眉,那你到时候是不是还要化妆,穿专门的演出服啊?”

“你都这么漂亮了,要是再画妆,简直不敢想象!”

“这个不清楚,应该是要的吧,服装的话我到现在也还没看见。”余眉眉用纸巾擦了擦汗湿的脸,拿起水杯准备去倒水。

一道女声阴阳怪气的擦.进来:“肯定是那种露肚脐还有那种超短裙,想想那些女团就知道了,真不知道这种节目怎么能上?”

转头看了一眼,那人的表情有故意装出的惊讶,也有轻微的嫌弃,更多的是嫉妒,让人怪不舒服的。

对于这种人多说无益,余眉眉淡淡道:“节目为什么能上我不知道,只知道舞蹈、服装一切是老.师负责安排的。”

另一个女生帮着搭腔:“就是,老.师会把握尺度的,反正眉眉不论穿成什么样都好看。”

“就是,不像有些人,现在明显是某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自己想上不能上。”

“哼,你们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这种低俗的节目白送我都不上。”可能是被说中了心声,那个女生有点恼.羞.成.怒,“还有你们把人家当朋友护着,人家是不是把你当朋友,还不一定呢?”

“对吧,余眉眉同学。”说完又转过头,半开玩笑的说:“你是不是看不起班上的同学,所以不怎么和我们玩啊?因为我们成绩不够好、长得不够漂亮、还是说家里不够有钱?”

“爱不爱和同学玩,是我的事,你管不着。”这话说得不要太挑.拨离间,余眉眉彻底冷下脸,“不过,我是真的不想和你玩,因为我比你有钱,比你漂亮。”

本想帮着余眉眉怼回去的同学,没想到这么软脾气的她也会bào发怼人,一时间面面相觑。

而那个女生竟然趴着哭了,不过没人去安慰她,大家都默默回了座位。

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哭声,场面说不出的尴尬。

余眉眉十分无语,不想再待在糟心的教室,借着倒水的机会溜出去了。

周曰是二十八号,要在元旦晚会上表演群舞的大家进行了最后一次的排练。

老.师看上去非常满意,点了好几次头,确定经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发下了演出服,长袖卫衣加短裙,性.感又可爱。

天太冷了,现在穿不了,大家只拿着适合自己尺码的衣服去厕所试试。

“到时候再配中筒袜和白sè帆布鞋就行了。”老.师又叮嘱一声就走了。

“啊!我这个有点小了,竟然塞不进去。”一个女生哀嚎着出来,qiú了一圈也没人和她换。

最后对着余眉眉,双手合.十哀qiú道:“眉眉,我们换换。反正你腰那么细,应该可以穿得下。”

……

她能说不吗?

“怎么样,可以吗?”那个女生兴冲冲的看着出来的余眉眉。

“可以是可以,就是裙子好像有点短。”真的就比tún.部.长一点点。

“不会,裙子短正好显tuǐ长。”听到余眉眉说可以,那女生眼睛一亮,又劝说道:“这套衣服本来就是那么设计的,而且到时候我们还要穿桉全裤的,不会走.光。”

因为没有多余的演出服,余眉眉也只能答应。

(走剧情,不出意外,下章肉,你们都几点看的,我设了三.点发送,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