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眉上心尖余眉眉季绪临 > 第24章 补xí

第24章 补xí


周六早上九点,按照约定,余眉眉按响季绪临的门铃,找他补xí。

虽然之前送yào的时候来过了,但是一进门就被男生的猴急打断,哄着骗着,都没好好看过。

这回细细打量了下房子,不仅大,而且装修的也很雅致,黑白灰为主,偏冷调的现代风,很符合男生的性格。

“这么大,就你一个人住吗?”余眉眉坐在沙发上,喝着他倒的wēn水好奇道。

“嗯,我mā怕我性格太冷要注孤生,所以我一说要搬来追喜欢的女孩子,就同意了。”季绪临又凑上前,低声暧昧道:“你要不要搬过来?”

余眉眉羞涩的推开他的脑袋,打断道:“咳,时间不早了,我带了这次的试卷,我们还是先讲题吧。”

“那你先去书房,”季绪临指了指书房的方向,“我再搬张椅子就好。”

两人并排坐在一起,干净清冽的男声,缓缓入耳。

不得不说,他对知识点的掌握确实很深透,每一道题都会细致清楚讲到考的哪个知识点,然后举出zhēn对知识点的解题方fǎ,然后拓展如何运用。

就像是一本行走的参考书,一张试卷,带着余眉眉把考到的所有知识点都过了一遍。

他讲的很清楚,余眉眉听的也很入迷,听着听着就不自觉的靠了过去。

“你看,这里再加个辅助线……”季绪临扭头去看她,薄唇轻轻擦过额头,两人都没说话。

一个房间有太多的暇想,尤其是刚开过荤的男生,任何身.体上的接.触都可以轻易燎原。

男生的眼神渐渐变得暧昧,仿佛xī人魂魄。

余眉眉想说些话,缓解尴尬。

季绪临却勾起她的下巴,轻轻.wěn了上来。

“呼,之前说好的,我是来学xí的,呼呼,你也答应了不能做些乱七八糟的妨碍我的。”余眉眉气息有些不稳。

“你再想想,我答应了吗?”他用鼻尖蹭蹭余眉眉的。

“你这个心机……”仔细回想了下,他好像还真没答应,而是她自以为的默认。

话都还没说完,季绪临立即又封了上来,这次更深入更疯狂,舌.头一卷上来就缠得余眉眉无处可逃,不断追逐、挑.逗。

他还很用.力地shǔn .xī嘴里的津.液,wěn得起劲,把余眉眉的魂也勾了去。

那种难以言喻的感觉铺天盖地而来,熏得余眉眉整个人晕乎乎的:“不要……”

伸手抵住他的肩膀,试图推开他,却又无助地sǐ拽着他的衣服,像是拒绝,又像是渴望、沉迷。

突然唇上一松,余眉眉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很是不舍地嗯了声,咬着下唇,迷茫的看向他,不明为什么不继续了。

只见季绪临勾起一抹xié妄的笑容,腰上一紧,然后,在余眉眉还没回神之际,感觉自己被抱离了椅子,跟着身.子也被扳着转了个向,背对他跨tuǐ而坐。

季绪临挪着椅子也跟着转了方向,面对上墙角的一道落地镜。其实按照设计,这镜子的位置应该是想起到一种扩展作用,利.用反光在视觉上增大房间的宽敞度,现在却一清二楚照映出两人让人想入非非的姿.势。

余眉眉清楚地看到镜子里的她,羞红着脸正跨开双.tuǐ坐在季绪临tuǐ上,两人以非常羞齿的姿.势缠绕在一起,脸不由地更热了:“你想干嘛?”

季绪临却突然转头,二话不说就又堵上了她的唇,Tè继续刚才的缠.绵,这次更带了几分掠夺的狠意,唇齿不断在唇.瓣上辗转。

余眉眉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激动了,不过也不怕这种带着几丝疯狂意味的索取,怯怯地模仿他平曰里的动作,一点点去回应,想以自己的方式安抚他。

当余眉眉舌.尖侵入时,季绪临眸sè一沉,勾nòng着她的舌.头来到他的地盘,继而重重地hán.shǔn .着舌.尖,不给一点喘息的空隙。

熏醉的感觉一波接着一波,余眉眉浑身酥.软地靠在季绪临怀里,如果不是他手圈抱着,肯定会无力的滑.到地上去。

季绪临对她的反应很满意,轻轻笑着移开了唇,将下巴抵在余眉眉肩上,带着她一起望向镜子,灼.热的气息烹洒在耳畔,激起一阵阵麻养,使得余眉眉呼xī又变得急促起来。

镜子里的他双眼深邃,神情wēn柔,双手缓缓地抚上因动.情显得格外摄人心魂的两汪春水

,在她耳边轻吐出撩人的热气:“宝宝,告诉我,想要吗?”

“不要!”余眉眉羞地偏转过头。

“乖,你要的,嗯?” 季绪临却坝道地扳正她的脸,使得她不得不面向镜子,“看看,多迷人。”

说着,他hán.住了耳.垂,还伸出舌.尖一点点地tiǎnshì着,余眉眉受不了地轻哼起来,缩着头想躲,他却也跟着贴了上来。

那tiǎn.咬带来的酥.麻感传遍全身,看着镜子里媚.态横生,艳若桃李的她,余眉眉脸颊红粉地像涂了胭脂,眼中波光liú转。

忽然,镜子中的季绪临双手抚上她的衣领,下一秒,他竟然拉下裙子后面的拉链,余眉眉惊得赶紧按住他不安分的双手,忍着耳边的酥.麻,连忙阻止:“别!”

“乖……让我好好看看……” 季绪临的声音低哑暗沉,带着若有若无的勾引,而他的wěn也从耳.垂移到锁骨,轻轻地shǔn .咬起来。

余眉眉最不能抵.抗季绪临这种带有勾引意味的诱哄,脑袋轰地一片空白,仅剩的理智全荡然无存,手无力地松开了,像喝醉了一样无力地任由他进犯。

季绪临缓缓拉下拉链,手指游走在脊背间,又养又麻,过程有些难熬。

余眉眉张望四周,想转移注意力,却看到镜子里的她只穿着内.衣,轻轻.颤.抖着雪白的上半身,坐在季绪临tuǐ上,如赤.倮的羔羊,任人宰gē。

季绪临从背后紧紧掐着她的细.腰,一下下tiǎnshìshǔn .xī脊背,眼里闪着精光,深邃地吓人,就像饿了几天的狼见到食物时,那种狂.热的神情。

余眉眉情不自jìn地仰头轻吟起来,弓起身.子凹出一道曼妙的弧线,带着说不出的渴望:“嗯……季绪临……”

(下章继续肉,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