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眉上心尖余眉眉季绪临 > 第20章 有你在,我不怕

第20章 有你在,我不怕


因为是节假曰,游乐园里的人格外多,人影攒动。

余眉眉还生着先前的气,管自己走,结果一个回头,一直跟在她身后季绪临,不见了!

没了他的陪伴,独自面对陌生人群,一路上压抑许久的不安一下子bào发,窒.息感扑面而来。

余眉眉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明明,他的个头很高,样梓也好,站在人群里是属于非常扎眼的存在,往常第一眼看到的一定就是他。

明明,他一直在的,不论他再怎么生气懊恼,转个身也一定能看到他沉默的身影。

可现在,完全不见了,根本找不到他。

这还是她第一次落单,自从季绪临闯入她的生活以来。

慌了心神的余眉眉根本想不起还有别的办fǎ,能够联.系上季绪临。

他去哪儿了?

余眉眉有些不安害怕,心里更是后悔万分。

她拼命踮起脚尖,四处张望。

但是眼前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头。

偶尔有人回头张望,更多的是从她面前来来往往,她仔细的一个一个看了过去,不落下一个,却没有一个是他。

余眉眉深xī一口,告诉自己不怕,鼓.起勇气挤到人群中,打算再看个清楚。

结果她脚步才一动,身后,忽然探过来一只灼.热的大手,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腕。

余眉眉回头,是季绪临,手里还拿着一只巨大的粉sè棉huā糖。

看到他,顿时心安,慌乱散去,委屈渐渐涌现。

“你去哪了?”余眉眉也不知道为什么,碰到季绪临她就变得那么矫情。她忍住快要掉出来的眼泪, 低声嚷嚷,“都不提前说一声。”

本想给个惊喜的季绪临, 听出她声音中的慌乱,低下头,细细打量着她的神色,“哭啦?”

“哪有?”余眉眉偏过头,眨眨眼,努力缩回hán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

“真是个jiāo气宝宝。”季绪临捧着她的脸,往隐隐泛着粉sè的眼皮上轻轻qīn了一口,拥她入怀,“排队的时候,我听后面的人说女孩子都喜欢这个,打算给你个惊喜。”

“哪有人这样给惊喜的,突然就消失不见。”余眉眉埋在他胸前,闷闷出声,“我很担心。”

“对不起,我也是第一次,没做好。”季绪临苦笑一声,搂紧了她的肩膀,“下次不会了。”

两个俊男美.女当众相拥,引来游人好奇的眼神,目光不断游.移,时不时地往他们这个方向看来。

“放开我!人家都看着了!”缓过心神的余眉眉,感受到那些暧昧的眼神,锤了锤季绪临。

季绪临牵过她的手,往游乐设施走去,再次给予安慰,“宝宝,我会一直陪着你,别怕。”

余眉眉第一次主动回应,认真对上他的眼,“嗯,有你在,不怕。”

鬼屋,过山车,余眉眉一连做了好几个刺.激的项目,只是侧头看着身边的男生,好像也没那么可怕。

“累了吗?”两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打算休息一下。

“还好,我从没来过这样热闹的地方,很新鲜。”有他在身边,原先不能忍受的一切,慢慢都变得可以忍受了。

聊了一会儿,天sè又忽然阴沉,没等他们起身,雨点就迫不及待的落下。

附近没有避雨的地方,季绪临只好拉着余眉眉往前面的大型摩天轮跑去。

(今天还有一更,(*^▽^*))

早晚要进去的(摩天轮h)

雨势来的又大又急,尽管他们的反应已经够快了,但身上还是不可避免的淋湿.了一些。

“雨天路滑,乘坐时请小心脚下!”工作人员在一旁小心提醒。

可能是下雨的缘故,搭乘的人一下少了好多,余眉眉和季绪临两个人就占了一个座舱,平时都不能想象。

两人对坐,看着彼此狼狈的样梓,余眉眉不自觉的笑出声:“真是好惨,哈哈哈。”

季绪临则是有些懊恼第一次约会就充满意外,“天气预报说是晴天的,结果阵雨。”

“好啦,现在的天气……阿嚏,说不准的……阿嚏……”可能是受凉了,余眉眉转头接连打了几个烹嚏,窘迫到不行。

肩膀却忽然感到一暖,回头,季绪临拖.下了他的外套,走了过来,罩在了她的肩上。

外套很大,又厚又暖,里头仿佛充满了他身.体的热气,一落到她的肩上,云团般地,便将她整个人裹.住了。

“你会冷。”余眉眉见他只穿了件衬衫,打算还给他。

“不会,我火气大。”季绪临紧按住她的手,不让她动作,“你更需要保暖。”

“阿嚏。”刚说完,他就打了个烹嚏。

“你看,冷了吧,非逞能。”余眉眉打开外套示意他坐到身边,“过来,我们一起披。”

两人就这么挨在一起取暖,密闭的空间,气息慢慢交融。

“宝宝,我一直在忍耐,这可是你煽.动的。” 季绪临眼神渐渐加深,轻轻啄着余眉眉的侧脸。

“什么煽.动?”余眉眉没能马上反应过来,耳朵里是那人急促的心跳、微喘的呼xī。

季绪临却一把将余眉眉抱到了膝盖上。

“啊!”突然的失重使得余眉眉惊呼了一声,“等等,你打算做什么?”

“宝宝,我发现每次见到你,总能更喜欢你。”季绪临对着jiāo俏的鼻尖轻轻.咬了一口。

“油嘴滑舌的,都不知道哪学的。”余眉眉嘟起嘴。

“宝宝,我可不可以qīn.qīn你。”季绪临紧紧盯着诱人的红.唇。

余眉眉小.脸一片绯红,垂眸,“为什么问这样的话。”

“因为要得到许可啊,不然你又要好几天不理我了。” 季绪临挑眉看向她。

“明明一直以来都是你强行做各种事,事到如今却问这样的话。”对于他倒打一耙的行为,余眉眉十分气恼。

“唔……”那带着微凉湿意的唇轻轻落下,强行打断那还未说完的嗔骂。

余眉眉半边身.子酥.麻了下去,另半边身.子却愈发火.热。

“你的呼xī好wēn暖。”灼.热的鼻息烹洒在脸上,季绪临将舌.尖探.入,勾着余眉眉又qīn了好几口。

“别,嗯,在这种地方……不行……”男生不安分的手伸进裙底,手指探.入huā径不断搅.nòng,不一会儿,更加过分的曲起长指在肉.壁上抠.挖。

“只动下面,不会有人看见的。”察觉到她的不安,季绪临又狠狠xī.shǔn .着唇.瓣,分散注意力。

余眉眉被nòng得jiāo.躯直颤,huā.xué里烹.出.水儿来。

“小.xué湿.了,不拖.下内.裤,待会儿就不能穿了。” 季绪临掰.开她的两条长.tuǐ架在臂弯,一把扯下内.裤,放入自己的口袋。

“好羞齿。”双.tuǐ就这么在他眼前打开,露.出粉.nèn的huā.xué。

“宝宝,你的真是身.体又软又香。” 季绪临又拉下领口,对着那双白.nèn又揉又xī。

“嗯……”好热,被tiǎn的好舒服。

“腰放松,好好抱住我。”说完,就掐住了huā.xué里兴.奋冒出头的huā核,长指niē住它又揉又cuō,肆意耍nòng。

“不行,会nòng脏座舱的……不要……” huā核被玩的得酸.软难当,大股大股的蜜.液涌,一股一股源源不断。

“没事,等等我来收拾。”季绪临不知道什么已经褪.下裤子,露.出紫红sè的肉.棒,摇头晃脑的打着招呼。

不等余眉眉反应,就扶着自己,已经硬得发疼的肉.棒挤开huā.唇,抵上又湿又软的的xué.口,缓缓探.入。

硕.大的龟.头挤入从未被人造访过的huā径,带来前未有过的酸胀,少.女渐渐jiāo.吟哭qiú起来:“嗯……不……太大了……会nòng坏我……啊……”

季绪临qīn了qīn她脸上的泪痕,手指揉压huā核,控.制着自己挺入的长度,声音沙哑到不行,“宝宝,我就进一个头,反正早晚要进去的,先适应一下,嗯?”

烫呼呼的肉.棒,又硬又凶的抵着xué.口浅浅挺动。

没有着力点的余眉眉只能攀着男人的脖子被上下抛落,随男生的挺动,哼着早已不成调子的呻.吟。

“乖,叫着我的名字高.潮,宝宝。”男生加快了挺动的速度,紧紧掐住她的腰 。

“……啊……”xué.口的媚.肉不断收缩,如飘在云端,余眉眉紧紧.抓.住季绪临的后背,jiāo.吟着又xiè.出一股水。

季绪临也就着这股蜜水,对着xué.口烹洒出浓.精。

她感觉自己好像坏掉了,对季绪临已经无fǎ拒绝,竟然和他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

还沉浸在刚刚的余韵中,余眉眉浑身软.瘫如棉,任由他擦.拭小.xué,又替她收拢衣襟。

视线随后越过她的肩膀,仿佛看到了什么,走了过去,捡起她刚才挣拖的鞋子,蹲到她的面前,一手轻轻.握住她的右脚腕,稍稍抬高了些,随即帮她穿回了鞋。

季绪临满意一笑,“这样就没问题了。”

一切整理妥当,摩天轮也刚好转了一圈抵达地面。

从外面看着座舱,余眉眉觉得自己怎么会信他的鬼话,“这个……从旁边好像能看到。”

“我觉得没问题,刚刚雨下那么大,白茫茫一片,应该看不到。”季绪临信誓旦旦。

“你觉得?应该?”余眉眉气的想打他,幸好刚刚下了场大雨,没人来玩。

(更新,说到做到,O(∩_∩)O哈哈~,就是家里网太烂,半小时都没传好o(╥﹏╥)o)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