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眉上心尖余眉眉季绪临 > 第16章 得偿所愿

第16章 得偿所愿


自从tǒng破窗户纸之后,季绪临越发的黏糊起来,不仅改口叫宝宝,还是不时地做些qīn.昵的小动作,坝道强.势的侵入余眉眉的生活。越是和他相处,就越能感觉到那股勃.发的渴望与躁动。

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形的1748 悲愤欲绝,闹着和余眉眉绝交:“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我,我们还是不是好朋友啦?”

“我不好意思说嘛,就你消失那几天,我们才有进展的,而且是他主动的。”余眉眉心虚的道。

“反正你有秘密了 ,欺.骗我感情,绝交,我们绝交!”伤透了心的1748一头钻进了系统空间。

余眉眉重重叹了口气,无奈的niē.niē眉心,这回真不知道怎么哄回1748了,都怪季绪临。

这不,趁老.师写板书的功夫,zuì魁祸首又拉过余眉眉的手在嘴边qīn了一口,他总是忍不住想靠近余眉眉,靠近之后还想更近。

“季绪临,你总这样我都没fǎ专心听课了。”余眉眉心虚的左右张望,见同学都在认真做笔记,没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忍不住抱怨一声。

可在季绪临听来是又jiāo又糯,骨头都要酥了,克制地niē了niē她的小手,想对她做一切想要做的事。

晚上,大雨倾盆而至,豆大的雨滴迅速而又剧烈的zá在地上,发出哗哗啦啦的声响。

余眉眉有些惆怅地看着窗外,思考没雨伞她怎么回去。

晚自xí结束,看着同学一个个的离开, 而一向都xí惯等她的季绪临这时候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余眉眉越发焦躁起来。

等了等,雨还是没有减小的趋势,余眉眉打算跑回去,反正离家也近。

一道.人影冲破密集的雨幕,向她跑来,手里拿着把伞停在她面前。

发尖好像还滴着水,鬓角处的发黏在了脸颊上,水珠顺着漆黑的发.丝上一滴滴的滑落

看着湿.透的季绪,余眉眉掏出纸巾擦了擦季绪临脸上的水珠,“你干什么呀,都湿.透了。”

“去mǎi了把伞。”季绪临任弯下腰,方便余眉眉擦.拭。

“洒不洒,有伞你还不撑,一路淋回来。”余眉眉嫌弃的看了季绪临一眼

“这不着急赶回来吗,我们回去吧。”说着打开伞,牵着余眉眉往外走去。

伞隐隐往余眉眉方向倾斜,她抬头看了看季绪临,心中说不出的甜.蜜,嘴角也不自觉上扬。

小小的一把伞在雨中仿佛隔出了一个独属于他们的小世界,两人并肩前行,说不出的wēn馨与浪漫。

“快回家吧,换身衣服,别感冒了。”走到单元楼下,余眉眉收起伞递给季绪临。

他挑了挑眉,笑笑不说话,跟着余眉眉走了进去。

“我说,你该不会想进我家吧?这不行……”还没说完,余眉眉就看见那季绪临走进了三楼,脸上还挂着一丝坏笑朝她挥了挥手。

她想季绪临绝对是蓄意的,图谋不轨。

洗完热水澡,余眉眉擦.拭完头发,换上睡裙准备睡觉。

季绪临突然发了条短信:

“宝宝,我好像发烧了,家里没人也没有yào,好可怜~~”

“……,你去yào店mǎi吧,很近。”

“这么迟了,yào店肯定已经关门。”

“……”

“宝宝,我难受。”完全可以想象那可怜兮兮的模样。

“我这还有点yào,给你送去。”想到他是为了自己才淋的雨,进而导致发烧,有些过意不去,余眉眉咬了咬唇,翻出家里备着的yào,往楼下走去。

刚按门铃,季绪临马上就迎了出来。

“这是特效的,你吃了,睡会儿应该就好了。”余眉眉把yào递到他手上就打算走。

“先进来吧,剂量什么的我还不清楚呢。”季绪临握着余眉眉的手腕将她扯了进去。

“不烫啊。”余眉眉顺势mō.mō男生额头,狐疑的看向他,“你是不是骗我?大骗子,你想干……”

“唔。”季绪临拉下她的手,反手把门带上,将余眉眉顶在门上,低头wěn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tān婪地xī.shǔn qīn.wěn起来,连yào掉到地上都不管了。

余眉眉生气的推了推季绪临,这个大骗子。

季绪临却不管不顾,细细的qīn.wěn啃.咬着她的耳朵、脖子、锁骨,多少次午夜梦回,他们也是这般抵sǐ相缠,等他想更进一步时却戛然而止,这次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手指探.入裙底,隔着内.裤沿着阴.蒂画起了圈,或轻或重的揉压,不断撩.拨。眼前的一切,和之前的梦境重叠,余眉眉jiāo.吟连连,彻底软.下.身.体,靠在季绪临怀里任由他四处点火。

“季绪临……”余眉眉浑身热极了,阴.蒂也被撩.拨地愈发鼓.胀,也不知道在自己渴望什么,只能哀qiú。

季绪临咬着余眉眉的耳.垂轻轻磨了磨,敏.感点被刺.激,余眉眉一哆嗦,汹涌的蜜.液淌了他一手。

感觉到满手的滑腻,季绪临哑声道:“宝宝,你的水好多。”

突如其来的sāo话,激得余眉眉更加难耐的扭.动起来,察觉到男生的手指打算探.入xué.口时,nèn.白的双.tuǐ猛地夹.紧,“那里……嗯……不能进去。”

季绪临的手被夹在tuǐ.间动弹不得,他è劣的用指甲刮着阴.蒂,绝顶的快.感,刺.激得余眉眉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啊!”余眉眉蓦地哭叫着绷紧了身.体,tuǐ.间烹.射.出一小股透.明的水柱。

余眉眉双手无力的挂吊在季绪临的脖子上,整个人晕乎乎地瘫.软在他怀里。

季绪临wēn柔的qīn着她的脸,问她:“宝宝,舒不舒服?喜欢吗?”

余眉眉还沉浸在腾云驾雾一般的快.感中,迷瞪瞪的看向季绪临,又纯又媚。

“宝宝,接下来你会喜欢的。”季绪临低笑一声,qīn了qīn余眉眉的眼睛,打横把她抱回了房间。

(感觉要精尽人王,接下来肉戏应该会很多,留言告诉我这样的戏份你们喜不喜欢,随便什么都好,文太冷,有点寂寞T﹏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