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那一夜,她带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 > 第697章 番外:人生初见2

第697章 番外:人生初见2


脱了外套之后,黎盛亭又随性的解了领下两颗扣子。

杨晚跟他出去,本来就有些紧张,被他这一番操作,她竟忘了系安全带。

黎盛亭见了,也没有多说,覆过身子到她那儿,为她系安全带。

她如临大敌,两手攥在一起,死死放在胸前。

他见了,微微一笑,身子更过来一些。

这一过来不要紧,杨晚眼里一片春光乍泄。

健康的肤色,精壮的胸膛,还有性、感的胸、毛。

她立即扭过头,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啪嗒一声,安全扣严丝合缝扣上。

也将杨晚从悲痛的记忆里抽离,那些遥远的痛苦的过往终是过往,她现在需要集中马力做的,就是拒绝黎盛亭的爱意。

可是还没有来得及拒绝,黎盛亭新一波撩动来袭。

“你的口红颜色真好看,什么牌子的?”

“哦……普通……口红,不是大……牌子。”

黎盛亭一只手伸过来,端起她的下巴,另一只手也伸过来,拇指腹在她唇线下面摩挲一下。

“多出来一部分。”

杨晚看着他,眼神颤了颤。

黎盛亭看着她,好看的眉眼眯了眯。

到了杨晚住处,她下了车,黎盛亭打转方向盘要离开。

杨晚突然拦住他,“总统大人,我没有什么好的。”

黎盛亭看着她,薄唇动了动,旋即轻轻一笑,离开。

此后一段时间,黎盛亭都没有再找杨晚,可是有一天,他又突然出现。

他带着杨晚去了他们初相见的那家饭店,站在门口,他看着杨晚,一字一顿道。

“我喜欢你,喜欢了很多年,可能连你都不知道,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八年前,我站在这儿,你从那边走来。你穿着一身粉色连衣裙,披散着头发,头上戴了一个好看的发箍。

冲着我笑,那笑,既纯净又淡然。

工作这些年,我看过太多的笑,阴森的笑,嘲弄的笑,虚伪的笑,歇斯底里的笑……

但见到你,让我相信,这世间终有美好与我相扣。

殷阳说你是林延庚的秘书,可我看到了你看他时眼里的光,也看到他看你时眼里的温柔。

夺人之爱,我不屑一顾,所以,我宁愿将你放在心上。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直到再次遇到你。

我相信,这是上天的旨意,我们终是有缘分的。

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尝试着让我走进你心里,我不会替代林延庚,只会超越他。

在他之后,成为另一个让你今生难忘的男人。”

他面对阳光站着,好看的脸庞轮廓变得更加深邃。

他说着柔情蜜意的话,眉眼也较之前更加幽深。

那一刻,杨晚承认自己是动心的。林延庚于她是昙花一现,美好的刻骨铭心,但时间终是短。

但黎盛亭却默默一直陪伴。

在黎盛亭表白的五年后,杨晚嫁给了他。

婚后两个人的生活很平静,杨晚也想着给黎盛亭生一个孩子。

可能在冰冷的河水里浸泡时间太久,伤了根本,她再也无法孕育。

求医问药,试管问诊,黎盛亭看着杨晚痛苦,主动去医院做了绝育手术,让她彻底放弃生孩子的念头。

那一刻,杨晚不得不说,自己遇到了良人。

要不是林醉突然找到她,说自己是林延庚的儿子,重提那段恩怨,她也绝不可能向黎盛亭提离婚。

她要找女儿,要报仇,总不能顶着总统夫人的头衔来回跑。

她犹记得那一夜她去书房跟他提离婚。

黎盛亭一向温煦的脸霎时铁青,“你要走?”

杨晚慢慢走近,拉住他的胳膊,“是的,我要走。”

黎盛亭垂眸看她,好久不说话。

他们两个就那样站着,一高一低,一上一下,似曾经无数次亲密。

“能为了我不走吗?”

“盛亭。”杨晚痴痴喊了一声。

黎盛亭突然笑了,还似之前,他抬手抚上她的脸颊,“不是阻止你报仇,不是不让你去找你的女儿。

只是,不要离婚。”

杨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扑进黎盛亭怀里,悲咽起来。

他有他的抱负,她有她的仇恨,她不能成为他为国为民路上的绊脚石,更不能成为他的软肋,成为敌人攻击他的把柄。

“我很感激你这么多年的爱护,也很感激你这么多年的陪伴。

陪君一程,终须一别。

我此刻离开,是提前下车了而已。

如有缘分,我们终会相遇。”

说完,她踮起脚尖吻了黎盛亭一口,转身离开。

“为了你,我愿意放弃……”

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杨晚倏然转身,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句,“不,你不是也不该是恋爱中脑疯的男人。

你退位,一定会震惊朝野,引发宪政危机。

到时候,你背负的将不再是万民的拥戴与期许,而是百姓的不满。

你的名字,此生此世都将于不爱江山爱美人联系在一起。

你殚精竭虑、夙夜在公,就是为了有一天,大庆洲摆脱其他国家的制裁,走上光复振兴的路。

万民的期许就要实现,所有的等待就要交付。

这个关键时刻,你怎能打退党鼓。而我……”

她狠了狠心,“也不愿和你一起定在耻辱架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