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亮剑:超级士兵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塞不下了

第一百五十五章 塞不下了


  日军三十六师团39年2月才成立,为首批治安师团,编制上属于乙种师团,虽不是甲种,但装备很不错,像三七步兵炮这样的中队炮,一般只有甲种师团才会配备给步兵中队,三十六师团就有十门,是特设的甲种师团撤编改成乙种师团时带来的。

  甲种师团下辖的骑兵联队会有几个战车中队,最初装备的是九二式骑兵装甲车,后来九四式超轻坦克将这些九二骑兵装甲车替换下来,被派给了警备师团和治安师团的搜索队或者搜索联队,三十六师团的战车中队就有四辆九二式骑兵装甲车。

  师团的搜索联队接到命令后,派出了一个战车中队前去增援,从晋城出发,到芯县足有一百五十公里,全速行驶也要四个多小时,清晨天亮时,四辆装甲车就已经出发。

  从阳城抽调前去增援的鬼子大队,没有汽车,只能走路,两百公里,要走一天半,被装甲车远远甩在后面。

  因为王恒的爆破将那一段的铁路炸成麻花,芯县至潞城之间的铁路无法运行,从太原南下的列车只能在芯县卸货后掉头回去。

  芯县的鬼子准备派一个工兵中队前去修理,保证铁路的畅通,可还没等他们出门,就收到情报,北边发现了八路军的踪迹。

  很快,漳原和权店两个据点打来电话,有大股八路军在附近活动。

  高木大佐不敢大意,把工兵中队叫了回来,同时关闭城门,加派车站的防御力量。

  一个半大队的鬼子整装待命,随时出城追击八路军。

  “战车中队已经出发,中午就能到,命令所有据点固守待援,没有我的亲口命令,不准任何人出走出围墙。”高木大佐下完命令后,站在城墙的门楼前,举着望远镜眺望远方。

  芯县坐落在公路十字路口,北通太原,南到长治,东进武乡,西连沁源,可谓是交通咽喉,公路和铁路将两大平原连接起来,十分重要。

  本来这地方挺稳固的,八路军缺少火炮,仅用炮楼就能封锁一大片地方,可自从店镇被攻破后,他们发现八路军开发出了迫击炮平射,这让以往的砖砌炮楼没了用处,不得不暂时收缩。

  留在路上的炮楼被闲置,直到高木大佐这个联队进驻后,直接在砖墙外面加砌石头。

  就在高木大佐沉思自己还有哪里有遗漏的时候,一个通信兵跑上城楼。

  “阁下,权店据点来报,发现八路军有携带火炮,从外形上分辨出是四一式山炮。”

  “什么?”因为消息太过于劲爆,高木大佐失声的叫了出来,“山炮,居然是山炮,这一定是八路军的主力大部队来了,快给师团长汇报,请求太原的飞机指导,给予空中侦察。”

  “哈依。”通信兵猛然低头,旋即领命而去。

  边上的副联队长有点不解,“联队长阁下,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三十六师团成立后,一直在长治晋城一带和中央军作战,这个副联队长没接触过八路军,和中央军打时,一个联队就能追着几个师跑,一个大队就敢叫板一个师,中央军的部队,别说山炮了,就是野炮都有不少,照样不是被他们轻松击溃嘛。

  高木大佐资历老一些,经历过太原会战,领教过八路军的厉害,在他眼里,八路军和中央军完全是两种部队。

  “八路军虽说也是中国军队,但和我们之前交手的那些军队完全不一样,他们没有后勤补给来源,火炮很少,炮弹就更少了,出动迫击炮就是主力部队,出动步兵炮就是大部队,这次出动了山炮,说明一定是主力大部队。”

  “权店据点不是石头结构,挡不住山炮的轰击,如果八路军围攻,我们必然救援,可兵力有限,首先要保证芯县的安全,手里能调动的部队只有一个半大队,你以为很多吗,就在两年前,八路军佯攻黎城,潞城派出了一千五百人的部队,结果在半路遭到了伏击,两个小时,玉碎一千四百名勇士。”

  “大佐阁下,我明白了,这次八路军又想来一次这种打法。”

  “希望是如此,有飞机在天上飞,八路军再想设伏必定会被发现,到时候我们就能跟着飞机的引导进行追击,要是八路军直接强攻,我们除非乘坐火车,不然赶不上,可没有飞机来前,我是不会出城的,问题就在这里。”

  因为昨天的大爆炸,高木大佐明显谨慎了很多,“把侦察兵都派出去,四个方向全部都要侦察。”

  “嗨。”

  高木大佐心中有不好的预感,接下来怕是一场大动静,店镇据点被攻破,他可是知道的,芯县的围墙虽说要高大不少,但防御措施还不是很完善。

  仗着人多,他优先将石料和水泥用在了沿线的据点上,火车站的碉堡和炮楼还是砖砌的,这是防御漏洞,一时无法弥补,芯县火车站是白晋铁路的中转站,有让火车头掉头的转盘,非常重要,高木大佐又下令,用沙袋紧急加固。

  鬼子这边在忙碌着,独立支队这边挺轻松的。

  出动了汽车,迫击炮和重机枪都放在车上,行军速度快了不少,到店镇外围的时间比昨天还要快。

  店镇拆除后,碎砖碎瓦没有浪费掉,混着泥巴堆在一起,夯实后就是一米多高地基,新的据点就修在这上面,很大,长宽四五十米,能容纳两三百号人,不过没修完,有一个面缺了,现在用木板封了起来。

  两个对角修有炮楼,前后门口各两个碉堡,防御设施比昨天的那个小据点强很多。

  有虚拟地图在,在来的路上就把这里看了个遍,据点的内部结构大同小异,就是这里靠着墙修了一个大房子,其他没啥好看的,但为了树立一个谨小慎微的好榜样,还是带着几个连排长爬到近处勘察了一番。

  “还是老规矩,远处放炮,你们三个连从三个方向围上去,待到近处时,等我后续命令。”

  “队长,这次让我们二连做主攻吧。”刘合保趴在一边,瞅着屈文军那一脸兴奋劲,有点不甘心。

  “胡说,队长都说了老规矩,知道什么叫老规矩嘛。”抢主攻,屈文军当然不答应。

  “去你的老规矩,你小子打了一次主攻就成默认的了,你多大的脸啊。”

  “我脸大不大,关你啥事。”

  “是不关我啥事,你那张老脸,谁想多看一眼似的,倒是你的兵,各个牛气哄哄的,打了一次主攻,就要翘到天上去了,晚上睡觉前还特意跑来屋里和我的兵说,第一次的主攻是一连,全支队的主力只能是一连。”

  “难道不是吗?”屈文军歪着头反问。

  “好了,别吵了。”王恒轻声呵斥一句,两人立马收了声。

  话是不说了,可脸上还是一幅不服气的样子。

  王恒看着也没多管,这种连队间有竞争,是一种好事。

  独立支队成立时,三个连的人员全是打散的,前川军、前中央军和他们八路军干部都有,不存在地域抱团。

  那个跑去屋里嘚瑟的必定是同乡,这说明什么?

  支队成立不过几天,以连队为单位的集体荣誉就有了。

  集体荣誉是部队凝聚力的体现,军人荣誉是鼓舞上进的,能提高士气,巩固与增强部队战斗力,发挥全军官兵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敌人,是完成一切任务的巨大力量。

  中央军的部队,其本质还是属于旧社会军队,和曾手里的湘军很像,以社会关系和利益为纽带,组织起来的部队。

  部队里,小山头林立是再正常不过的,一旦维系他们的纽带没了,立马就是一盘散沙,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中央军各级军官不好,正所谓上行下效,常凯申本人就是一个立山头的专家,奉化系是他得意之作。

  八路军为什么打不垮,因为部队有凝聚力,加上官兵信念一致,哪怕全部连排分开,各自发展,只要指挥官一声令下,不管在何地,不管在干着什么,都会立马归建,这一点,中央军绝无可能做到。

  王恒作为一名军事指挥官,真切感受到了这股力量,一连人嘚瑟,二连的人不服气,为了集体荣誉,阵前请缨,斗志高扬啊。

  “这次准备的仓促,没有开战前会议,大家也别争了,还是依照昨天,一连负责围墙内,二连围墙外,三连警戒,下次作战的时候,任务分配在会议上决定,就这样,所有人打起十二分精神,绝对不能因为昨天太顺利,就掉以轻心。”

  “是。”三个连长轻声答道。

  几人勘察完,就开始布置,今天的时间依旧紧迫,也不知道旅长那边有什么安排,能不能拖住鬼子援军两小时。

  因为周边地形和昨天的那个据点差不多,这次的炮兵阵地依旧是一公里处。

  有了经验,处理炮坑不用他出手,炮兵排的战士轻身熟路,等他回来时,迫击炮已经立好,和罗季诚对了对参数,差别不大,他进行微调后,便下令开始射击。

  四十发连射,一分钟之内必须全部打掉,难度不大。

  第一发刚出膛时,王恒感知到了落点,正中据点,正确无误。

  三发过后,迫击炮很稳定,没有晃动,王恒也不等了,带着警卫班和通讯班就开始冲锋。

  鲍万江不在边上,他这次客串司机,开着车停在远处,等着他的信号才会过来,介于他司机的身份,王恒总是会联想到坂田联队的参谋,好在鲍万江不会日语,不然没准也能去鬼子那应聘一个骑兵联队长当当。

  炮弹越打越多,辣椒面炮弹发挥很稳定,据点大了点,发挥功效的速度也只是慢了几秒,王恒跑到五百米的距离上,就看到有鬼子跑出来。

  弯腰咳嗽,不停的咳嗽,往常吃辣椒,呛了一口,都能咳得心窝子痛,这超辣的辣椒面,深吸一口,那滋味想都不敢想,别说瞄准,就是能把枪举起来就很不错了。

  鬼子这么客气,跑出来让他点名,王恒也不能不领情啊。

  三十五秒狂奔而至二百二米的距离,这个时候,先出发的三个连都落在了后面。

  又是单人秀技时间,战士们只听到一连串“啪啪啪”的枪声,那些鬼子纷纷倒地。

  在崇拜的同时,他们只能加快自己的步伐。

  介于自己太过于瞩目,王恒不好太嚣张,只能数着开枪次数,不管有没有触发幸运满仓,到了十发就换弹匣。

  成了大领导就这点烦。

  二十秒后,终于有战士跟了上来,趴在他不远处朝着鬼子开枪。

  “啪~”

  一声枪响,是鬼子开的枪。

  子弹很偏。

  王恒心中一惊,就能反击了?

  他快速扫射,发现在炮楼的射击孔,有一个鬼子蒙着面,正在上子弹。

  也不管是如何被破解的,枪口一转,朝他射去。

  鬼子应声倒地,没了亮光。

  “掷弹筒,打五发烟雾弹!”王恒急忙大喊,已经突破到了这么近的距离,要是再有鬼子破解了辣椒面,不用多,就三个,操着重机枪扫射,那独立支队的伤亡会很惨重。

  “快,掷弹筒架起来。”屈文军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有他在调度,王恒放下心来,放过了跑出来在据点外围的鬼子,他把目光锁定在碉堡和炮楼的射击孔上,只要看到有亮光,就是几发子弹过去。

  在烟雾弹发射的这二十几秒里,王恒打掉了四个鬼子,都是在炮楼的射击孔看到的。

  好险。

  随着烟雾弹的蔓延,浓郁的烟雾将据点的大门和炮楼笼罩,暂时遮挡了双方的视线。

  “一连,冲上去,二连包围炮楼,给我往里面扔手榴弹,三连,警戒。”王恒大喊一声,率先冲了出去,刚刚才停住脚步,半蹲着身子护在队长身旁的警卫们,再次站了起来,双手抱枪,卖力奔跑,可还是看着队长和他们的距离越拉越大,无能为力。

  今天老天给力,没有什么风,浓雾的持续时间相对久了些。

  一分钟的时间,别说王恒了,就是个瘸子都能跑出二百米。

  待到离近了后,因为带着防毒面具,视线本就受阻,加上烟雾缭绕,轮廓亮光也不好使了,不过没事,通过听觉,他直接掏出手枪开干。

  十三发的弹匣,火力持续力相当的高,这下没人会在意光打枪而不换子弹了。

  “啪啪~”向着据点大门一路靠近,手里的枪就没停过。

  一般人操手枪,因为手枪结构的特殊性,基本不可能稳住枪口不上跳,像电影里面那样,单手开枪稳如老狗,比如《疾速追杀》里面的基努里维斯,如同打水枪,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王恒可以,稳定射击配上力量强化,单手操枪,小意思,指哪打哪。

  不一会就杀到了据点的门口。

  也不进去,直接兑出两枚德国手榴弹,加了个预制破片套,看上去就像套了一层丝袜,通过听声辨位,瞄准了方向后,扔了进去。

  两声剧烈的爆炸后,换好一个手枪弹匣的王恒,直接杀入。

  这里面的烟雾不多,鬼子也不多,顺手做掉后,确认四周再无活鬼子,他直奔那个房子而去。

  贴着耳朵一听,没人,他直接用脚踹开。

  进来后,他急忙关上了门,这里面没有窗户,黑乎乎的一片,兑出一个手电筒后,擦干净玻璃镜片上的辣椒面后,他才看清。

  空间很大,地上堆了一些木箱子,不多。

  这样子一看就是弹药箱,也不检查了,直接开兑。

  一挥手,两门九四式山炮,口径75毫米,二十一倍管径,因为炮管更长,炮膛里适配的药筒更大,最大射距比四一式山炮高不少,能达到8.3公里,比部分野炮还远,和意大利炮相当。

  而且重量更轻,经过了良好的重量配平,骡马转运时,不需要额外的炮车,炮盾方便拆卸,这么一来,整个的行列重量控制在半吨以内,两头骡子就能满足,就算不挽曳,改用驮载,可以拆解为11个部分,最重的一个部件也不过97公斤,机动性大大增加,比四一式好太多了,是鬼子二战中,最优秀的75口径山炮。

  不光得有炮,炮弹肯定不能缺,一挥手,整整一千发炮弹,一半高爆,一半破甲,其中高爆弹都是射程更远的尖锐榴弹,尖脑袋,气动形状好,四一式山炮用这种榴弹时,能打7.1公里,唉哟,不错哦。

  以为就这些了?

  不,又是一挥手,四门三七步兵炮,两门九二步兵炮,还有四门九七式20毫米反坦克枪。

  步兵炮炮弹合计四千发,九七20毫米枪弹一万发,八千枚穿甲燃烧弹,两千枚曳光榴弹。

  够了,火炮就到这里,接下来就是轻兵器了。

  十二挺歪把子,四挺九二重机枪,一千把三八大盖,子弹合计三十万发,其中九二重机枪配用的穿甲弹一万发。

  兑出这些东西后,整个房间已经慢慢当当,再也塞不下其他东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