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亮剑:超级士兵 > 第九十九章 粮食危机

第九十九章 粮食危机


  六千人的队伍集结在一起行军,八路军十个团的兵力尾随其后,三百多个鬼子侦察兵在队伍方圆十里游走,想要伏击非常困难,见没有机会,部队遂撤回驻地。

  游击队等民兵在前面做了些陷阱,用处不大,很快就被鬼子的侦察兵清掉。

  两天后,这支援军抵达了芯县,将县城里的两千余残军带了出来,一同撤到了长治县城,冈本支队就地解散,残存的部队各自归建。

  一次失败的扫荡,鬼子损失近四千,伪军两千余,丢失弹药无数,从筱冢义男不听劝阻,在部队调动尚未完成的情况下,强行开启扫荡时,失败就已注定。

  鬼子吃了败仗,总要有人来担责,丢失店镇和襄县城的鬼子死了,责任追不到他们头上,旅团长发的调兵电报,可发兵救援友军总不能担责吧,加上他职位高,责任压不到他头上。

  本应付主要责任的筱冢义男像个没事人一样,上交了一份战报和事后分析报告后,继续当着自己的第一军司令官。

  死里逃生的冈本大佐成了这次惨败的替罪羊,被撤职定罪。

  鬼子损失惨重,八路军也很难受,鬼子扫荡一个星期,道路沿途的十八个村子遭到摧毁,鬼子实行的三光政策及其残酷,村子里还未收割的庄稼被烧,房屋被推倒,水井也都投了毒。

  没来得及撤离的村民惨遭毒手,妇女老人、甚至襁褓中的婴儿无一幸免。

  近五万亩待收的农田遭到烧毁,一千多万斤的粮食焚烧殆尽。

  八路军战士和民兵伤亡五千余,扫荡的鬼子撤了后,战士们可不想就这么算了,鬼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当他们八路军是好捏的?

  八路军不能一直处于被动,现在有炮有枪有弹药,干他妈的。

  晋南的日伪军少了六千人,出现了很多防御漏洞,第一军一时之间调不到这么多兵力来填补。

  八路军的报复性的反击很快就来了。

  1939年开始,日军在华北地区大力推行“治安肃正计划”,实施所谓“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

  以前手里没炮,拿鬼子的炮楼碉堡没办法,现在嘛。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鬼子龟缩在据点和碉堡里,正是痛打的大好时机。

  鬼子的炮楼群很密集,但驻守的兵力不多,以前靠着八路军没有攻坚能力,一个炮楼足够抵挡至援军到来。

  师部的炮兵营,以排为单位分散开来,一门步兵炮由四十名战士和八头骡子伺候,上午这个炮楼打三发,到了中午就转进到另一个炮楼打几炮。

  等鬼子的援军到来,炮楼早就塌了,鬼子想报复,派出的人少了会被吃掉,派的人多,防御的漏洞就更多了。

  派出追击的鬼子毛都没追到一个,回到驻地时一看,草,家被偷了。

  不经物资没了,据点也被炸毁。

  没了落脚地,鬼子们只能撤回城里,这回去的路上就遭到了埋伏。

  地雷第一招,紧接着就是多具掷弹筒和迫击炮的炮火覆盖,轻机枪也跟着扫了起来。

  鬼子一看,火力这么凶猛,急忙开始突围。

  这个时候就奇怪了,八路军居然不阻截,任由他们突出埋伏圈。

  等鬼子反应过来,回头前去查看时,才发现埋伏圈里的死鬼子都被扒光了。

  八路军把步兵炮和迫击炮玩出了花,频频穿梭在鬼子的防御间隙中,待着机会就咬一口。

  这样的火炮游击战一直持续到夏收才结束,作战十一天,摧毁炮楼二十座,据点八个,歼敌一百八十余,缴获枪支三百余支,弹药五万发。

  但火炮的炮弹光消耗,没有缴获,报复的爽了,见好就收。

  面对八路军的报复,筱冢义男有苦说不出,不知道怎么回事,常凯申部队那边自扫荡结束后,动作很频繁,以四十军为例,他们的侦察兵频繁的出现在长治县城附近。

  在城内也抓到几个混进来的探子,这让长治和晋城附近的鬼子不敢轻举妄动。

  四十军有动作,是旅长送过去的情报有了效果。

  庞炳勋虽是顽固势力,但他在抗日方面,态度很坚决,看着旅长给过去的情报,长治县城周边鬼子少了两千多,他坐不住了。

  筱冢义男从逃回来的鬼子那里得知,八路军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不少直瞄火炮,加上弹药库被端,大量炮弹丢失。

  原有的防御体系不足以面对现在的情况。

  为了防止襄县和店镇的情况再次发生,长治平原的防守采取了收缩政策。

  大量的炮楼和小据点被遗弃,小型城镇也不要了,先集中兵力保障主要城市的安全。

  鬼子一收缩,前脚刚走,八路军和各抗日势力后脚就跟上了。

  襄县再次回到了八路军的手里。

  在夏收这个时间段里,鬼子很难得的没有出动,八路军则将全部兵力投入到夏收中。

  独立团回到了驻地杨村。

  大战后的战士修养了十天,又开始帮着村民收麦子,这都是冬麦,他们开垦的田地里种的春麦,要等秋季收获。

  错过了春种,后面开垦出来的田有四百多亩,分了三个批次,种了玉米、红薯和土豆,虽然口感不及麦子,但产量大,能自给自足一些粮食。

  夏收结束后,又是一阵忙活,趁着时间来得及,要补种一轮秋粮作物,玉米、花生、大豆、红薯等,独立团的驴和驽马等牲口都投入到紧张的农活中。

  鬼子扫荡,少收了一千多万斤粮食,就靠着这些给补一点回来。

  从林家东和鬼子那里缴获的粮食总有吃完的一天,王恒看着上级调拨的军粮,不仅比以往少些,而且还是按照一千五百人的分量给调拨的。

  独立团已经整编为主力团了,人数超过两千是板上钉钉的事,粮食怎么调拨这么少?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他不敢大意,连忙去询问政委。

  “政委,上级给调拨的粮食是不是少了?”

  赵刚此时坐在凳子上,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一张纸,见是王恒来,把手里的纸往桌上一拍,有点忧心地说道。

  “是少了,我去领军粮时,问了,大家都少了。”

  “旅长说,征上来的粮食少了不少,旅部的钱财又花了不少在购买农具上,没剩多少钱,打店镇缴获的大多是武器弹药,粮食也就四千多人两个月的用量,哪里够填补这个窟窿,咱们旅不是率先实行了军垦嘛,旅部让我们靠自己解决剩下的缺额。”

  听到这话,王恒只觉得头大,八路军的粮食危机来得这么快吗?

  民以食为天,伙食是军队战斗力的保障啊,可马虎不得。

谷</span>  而且再过一年半,1942年的华北大旱灾就要来了。

  受灾最严重的是河南,其他省份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依稀记得,以前看《1942》这部电影时,特意去查过相关资料,挨着河南的山西受灾非常严重,晋城那一块饿死的就有五分之一。

  那其他地方呢?

  现在不多储备点粮食,到了后年得饿死多少人啊。

  缺粮食的唯一办法就是增产,几十年后增产的办法很多,良种和肥料立竿见影,良种他没办法,积分商城没这选项,化肥倒是有路子。

  晋造手榴弹里的硝酸铵,是炸药也是化肥。

  可他能兑吗?

  量少了不管用,量大了,一,来源怎么解释,二,兑出来的那点量也不够用啊。

  现在能用的只有增大种植面积。

  “政委,咱们是不是能加大军垦的投入?”王恒对自己的想法没底,他不知道李云龙会不会听取他的建议,只能先从政委这里入手。

  “独立团补员是一定的,现在可能还够吃,但以后就不好说了,我也觉得要多开垦一些田地出来,可这决定我一人同意还不够,得团长也同意才行。”

  政委皱着眉头就是因为有这个,要去说服李云龙,这斗大字不识几个的老顽固,会听别人的建议吗?

  一听政委已经答应了,王恒来了精神,已经成功了一半,剩下的团长问题应该不大。

  “政委,要不我们一起去和团长说说?”

  “成。”看着这个提出军垦建议的王恒,赵刚也觉得带上他比较好。

  二人来到了李云龙的房间。

  此时的李云龙正坐在凳子上喝着酒,面前的木桌子上放着不少瓜子。

  “哟,二位一起来,出啥事了?”放在嘴里的瓜子还没磕下去,李云龙有点惊讶的看着这两人。

  “旅部调拨的粮食少了很多,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赵刚开门见山。

  “少了多少?”

  平时上级调拨的粮食都很足,再困难也不会缺兵粮,这头一遭啊,可李云龙没有表现的很惊讶。

  “如果进行补员,算上缴获的,咱们的储备不够吃到秋收的。”

  李云龙放下了手里的酒,仿佛是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咱们账上还有不少大洋吧。”

  “还有一万块。”

  李云龙听后点了点头。

  “团长,咱们不能只靠买啊,钱总有用完的一天,俗话说得好,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万一,我是说万一哈,万一以后手里的钱买不到粮食了怎么办?”

  王恒见李云龙又接着喝酒,赶紧扇扇风。

  “旅长让我们自己解决粮食缺口,还说我们的军垦做的很好。”赵刚也补上了一句。

  李云龙没有理会二人,悠哉地喝完手里的酒。

  长出了一口气后,撇了撇二人,眯着眼,用手比划着,“我说,你们这些知识分子说话就不能不弯弯绕吗?有话就直说,我又不是什么老顽固。”

  “你们一进来我就知道是什么事,供给处的处长早就和我说了,缺粮有什么办法,加大军垦力度呗,我好歹也是个农民出身,粮食的重要性我比你们知道的更深,我小时候挨过饿,亲眼见过人吃人,粮食问题是部队的头等大事,我会不重视?”

  “那是,那是。”赵刚嘿嘿一笑。

  “还是团长懂得多。”王恒也点着头,傻笑着。

  为了面对粮食危机,独立团剩余的六百多人减小了训练力度,战斗人员分成两拨,轮流进行开垦,杨村附近的荒地很多,大家尽情的开就是。

  剩下的钱,也拿了一半出来,去县城里购买农具,王恒看着仓库里有不少鬼子的头盔。

  都是受损严重无法穿戴的,向团长提出建议,干脆招几个打铁的来,自己打铁制作农具,手里有钱,每月四五个大洋加管饭就能维持一个三人的打铁作坊。

  时不时还能打几把大刀,咱们团里刷大刀的也不少,每次白刃战都要消耗不少,总是去买太费钱。

  李云龙一听,成啊,花了不到三天就招来了三个好手。

  农具有,牲口有,人力也有,开垦的速度快了很多,不到十天,硬是搞出了两百亩的新田来,赶在夏播的尾巴上种下了粮食。

  时间来到了六月上旬。

  八路军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新疆到兰州的秘密运输线被掐断了,毛子的援助物资彻底断绝。

  鬼子扫荡,粮食又减产,常凯申调拨的军饷又拖欠了。

  特派员亲自去独立团考察带回来的报告,战士们开垦还能不耽误战斗力,同时解决了一些伤员的安置问题,饭桌上不时能出现肉和蛋。

  开垦出来的田地属于军队所有,是咱们自己的田地,产出了粮食,还减轻了老百姓的负担,部队有了稳定的粮食来源,不仅提高了士气,那些担心跟着八路军挨饿的观望人员也放下了心,成了革命队伍的一份子。

  前线的总部率先在三八六旅推广军垦,效果虽没有独立团好,但也是立竿见影的。

  八路军扩军速度太快,多一支部队,就多一份粮食缺口。

  中央深深地感受到财政和粮食上的巨大压力。

  这种种的原因叠加在一起。

  终于决定在后方实行大规模的军垦。

  从各大根据地里抽调了六个团的兵力,共计一万人回到后方,在南泥湾开荒。

  没有抽调三八六旅的团,但旅长从李云龙这里搞了不少农具来,支援给了后方。

  王恒知道这个消息时,很是开心,南泥湾开荒不仅提前了整整九个月,开荒投入的人力还更多。

  夏种结束后,独立团迎来了补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