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亮剑:超级士兵 > 第九十一章 援军被截

第九十一章 援军被截


  一个鬼子提着一个铁桶,跑上了楼顶,划燃了一根火柴后丢进了桶里,里面的助燃物瞬间就被引燃,产生了剧烈的燃烧,很快铁桶下面的木柴也被引燃,顶部的发烟剂在火焰的炙烤下发出浓浓的烟雾,在热气的作用下,向上飘散。

  一道粗壮浑厚的黑烟在炮楼上形成,十分醒目,就算站在十几里外也能看见。

  鬼子小队长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慌乱中让部下干了件蠢事,这么醒目的信号,是个傻子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土八路会不会要跑?

  “鬼子叫救兵了,我们没有剪电话线啊,这群鬼子怎么还用这种方式报信?”赵长发有点不解,这鬼子指挥官是傻子吗?

  “管他的,赶紧派人去把电话线剪断了,不然鬼子看我们没撤,会察觉到我们有后手的。”

  指导员赵长发听后连忙掏出两个小棋子,向着后面的人打旗语,在后面的二营指挥部看到后,立即就分出了半个班的士兵,朝着后方跑去。

  五人一站起身来,鬼子就注意到了,几挺机枪调转枪口,朝着这边射来。

  但距离有点远,而且战士们也不是傻乎乎的直线跑,不规则的之字形轨迹让子弹频频落空。

  “他们要跑了,拦住他们,不要放跑了!”小队长见有土八路在后撤,以为是对方溃败。

  王恒打掉了掷弹筒后,将榴弹的出膛速度调到了最大,这样他在两百多米对着炮楼打炮时,榴弹就有一条较为平直的抛物线,在撞上炮楼时就不再是头朝下。

  掷弹筒的这个特性让它能在近距离时,充当直射火炮,除了射程近以外,各方面都超过六零迫击炮。

  鬼子的机枪火力很猛,架在射击孔上频频射击,也不换位置。

  王恒将虚拟炮线对着一个射击孔打了一发榴弹过去。

  榴弹倾斜向下飞行,精准的打在了射击孔的下沿斜面上,一声爆炸后,少量的弹片从孔洞的空隙处飞了进来。

  这些碎片扎进了机枪手的身体里,距离这么近,本该造成更大威力的冲击波被洞口的砖块挡住了不少,钻进来的气浪只将其掀翻在地。

  两个机枪手倒在地上,没有立即死去,他们的脸上满是伤口,眼睛被扎瞎,鼻子被炸得失灵,连嘴巴也无法动弹,剧烈的疼痛让他们无法喊出叫声。

  有一个鬼子的脖子被一块弹片划开,那里正好是一根大血管,他大口大口的呼吸,呼吸得越急促,血流得越急,罪恶的血液在地上流淌,没留出多远就被粗木做的地板吸了进去。

  机枪组里没有被波及到的鬼子,连忙掏出急救箱,打开止血用的绷带,将这鬼子脖子上的伤口包住,但为时已晚,血流得太多,这鬼子抽搐了一会后就不动了,歪着头看着给他包扎的鬼子,睁着大大的眼睛被弹片扎穿,被血液染红的眼珠比恐怖片宣传海报还恐怖。

  “啊~”那鬼子被吓的丢下了手里的绷带。

  另一个机枪手才刚接过机枪,射击了几发子弹后,又是一枚榴弹击中了射击孔的外沿,也被掀翻在地,这次他足够幸运,没有承受痛苦,当即毙命,脸上的伤口极其恐怖,皮肉炸裂。

  眼前的惨景让给鬼友包扎的那鬼子彻底失了魂,他双手抱头,蜷缩在角落里,不敢举起机枪继续射击,残酷的战争摧残着他的意志,来自同僚的欺压一次又一次的暴击他的信仰。

  他想要投降了。

  王恒见这个射击孔再也没有子弹出来,连忙上了一枚榴弹,瞄向了另一个射击孔。

  这招在打劣绅的炮楼时他就用过,这也是他敢在不带迫击炮的前提下,来打鬼子炮楼的原因。

  鬼子的机枪在小队长歇斯底里的吼声中,继续保持着射击,一具轻机枪的哑火并没有引起他们注意。

  王恒如法炮制,又将另一挺轻机枪打哑了火,这次花了三枚榴弹,因为其中有一枚触发了凌空爆炸,这被动技能的判定条件是弹着点的上方三米,并不一定是地面上三米,也许是系统没学过语文,不懂中国话的内涵。

  五名战士在王恒炮火的掩护下,顺利的跑出了火力范围,鬼子的电话线不是架空的,而是埋在了地下,具体路线他们也知道,就沿着道路边埋的,很好找,昨天晚上侦察兵就将其挖了出来,盖了几把土后做了标记。

  战士们跑路两分钟后就找到了,趴拉出来将其剪断,鬼子的炮楼和县城之间的通信已经中断。

  榴弹频繁的爆炸声引起了小队的警觉,他在炮楼里上蹿下跳,发现了被炸死的机枪手,还不止一个,而是整整六个。

  他看到一个蹲在地上的鬼子,气得用脚去踹他,“混蛋,懦夫,赶紧站起来继续射击,不然我现在就劈了你。”

  他抽出了自己的军刀,架在这鬼子的脖子上。

谷</span>  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冰凉触感,这鬼子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他想要更换机枪位,可看到小队长凶神恶煞的表情,他咽了一口口水,不敢再提,走到了机枪旁将其架起重新射击。

  那小队长就站在旁边,用刀给他指示射击目标,并不停的发出极其难听的叫声,以鼓舞士气,就算是枪声都掩盖不了,整座炮楼里的人都能听见。

  王恒刚刚装好一枚榴弹,他看到已经被打哑火的射击孔又射出了子弹,“嘿,这鬼子还真不怕死啊,连位置都不换。”

  既然鬼子这么嚣张,那没得说,一枚榴弹朝着那里就打去。

  “积分+19.2”

  王恒???

  怎么这么多。

  他连忙打开战绩面板,上面列着一个少尉被炸死。

  得,把小队长给打死了。

  炮楼里的鬼子见一声爆炸后,自己的小队长没了声音,手上的动作顿时一缓,互相扭头看着旁边的鬼友。

  剩下的两个分队长知道那个傻逼小队长已经死了,收起了枪,担负起指挥的任务,见对方打炮太准,机枪手的伤亡很大,连忙让剩下的机枪手全都机动射击。

  其中一人跑到了电话旁,想要问问援军出发了没,可摇了十几圈电话,那一头没有任何答复。

  糟了,电话线被剪断了。

  他放下电话,跑到一射击孔向外看了看,这些进攻的土八路看到求救的烟柱信号,非但没有后撤,还在继续挖着战壕。

  这是......

  中计了!

  八路军的主力来了,这是围点打援!

  “快快,快把楼顶的烟给熄了。”

  楼顶的冒着烟的铁桶被水浇灭,那浓浓的黑色烟柱没了发烟剂补充,很快就消散开来。

  “鬼子知道他们中计了,哈哈,晚了!”二营长在远处举着望远镜,很是嘚瑟。

  攻打炮楼很顺利,不仅将襄县的鬼子引了出来,自己的伤亡也不大,再看那王恒的炮术,把鬼子炸得机枪都不敢打了。

  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麻袋堆成的掩体后面都挖出了一个几十厘米深的坑。

  这些散兵坑能让战士们在里面安全的挖土,只要保持下去,不停的挖。

  不出三个小时,所有的散兵坑都能连在一起,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继续沿着道路两旁蜿蜒掘进,不用付出多少伤亡就能逼近到炮楼五十米处。

  这个距离,机枪火力全开,战士们一个冲锋就能到,管你什么碉堡什么炮楼,修得再坚固,几个炸药包下去,都得给老子开门。

  襄县的鬼子反应很快,炮楼的求援电话一打来,两个小队的鬼子和一个连的伪军不到五分钟就集结完毕,那中队长手一挥,两百多号人浩浩荡荡的就出了城门。

  全体急行军,跑步前进,十个侦察兵在前面开路,这条路附近地势平坦,没有什么遮掩物,加上后面行军的速度很快,侦察兵没有多少时间勘察四周,只是将目光略微一扫,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后,继续往前勘察。

  这支部队十分钟后,行进了六里地,那些伪军训练时间还短,已经气喘吁吁,跑得肺部肿痛,喉咙火辣,可又不敢叫苦,鬼子对自己人下手都狠,对他们就更狠了。

  突然,一阵闷响传来,两枚迫击炮弹落在了人群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