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亮剑:超级士兵 > 第七十四章 丰厚的缴获

第七十四章 丰厚的缴获


  一大群人肩挑背扛,一路快步,在吃晚饭的时候回到了高县县大队驻地。

  尖刀排走在最前面,那十几名战士肩膀上扛着的驴肉甚是引人注目。

  当晚就炖了三百斤的驴肉,这么大的一个胜仗,全村人都来庆祝。

  战利品统计在炖肉的时候已经统计完了。

  大米就有两万多斤,杂粮面粉一万斤,各类罐头两千罐,肉干两千斤和各类药品。

  这只是吃的,还有不少弹药补给。

  光是鬼子身上缴获的子弹就有三千多发。

  当大家把那些四四方方的包装撕开时,才发现里面都是子弹和炮弹。

  成箱的弹药很好数,归拢在一起清点,得出的数量让王恒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光是6.5mm有坂弹就有二十五万发,还有7.7mm有坂弹五万发,掷弹筒炮弹两千枚,还有迫击炮弹和步兵炮弹一千枚,手榴弹四千枚,毛瑟八毫米步枪弹五万发。

  近十八吨的弹药,如此丰厚的缴获,把大家都看傻了,真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多的子弹,清点现场全是急促的喘气声。

  何止是一块肥肉啊,这是把肉库都端了,缴获的物资数据报上去,总部的首长都要来过问。

  王恒这才明白,为什么只有前面的鬼子才拿板车上的物资当掩体了,感情是怕后面的炮弹把他们炸死。

  还好还好,掷弹筒的榴弹没有正中板车,不然引爆了炮弹,不光鬼子玩完,他也得被炸死。

  老胡等人兴奋的同时,又有点后怕,鬼子丢了这么多的物资,会不会来报复?

  在他眼里,这些物资是一笔巨额财富,可在鬼子那里,这点东西还真不算多。

  王恒算了算,独立团分一半走,平均到全团,每人能有一百多发子弹,好家伙,这数量直追鬼子的备弹量了。

  他从里面挑了两百多发子弹塞进了自己的包里,其他的战士也都补充了自己的弹药,每人都按一百发来。

  丰厚的缴获,没有冲昏王恒的头脑,他察觉到有点不对劲,借来了纸和笔,他计算了起来。

  虎亭据点只有两个中队,三百多个鬼子,就按四百算,每人每天一斤的粮食,十五天只有六千斤而已,可这大米却有两万多斤,够这些牲口吃两个月的,这不合理。

  那六百多个伪军是吃不到大米的,杂粮面粉应该是他们吃的,一万多斤也够他们吃一个月的了。

  鬼子是十五天运输一次,就算要储备一部分,也不会这么多。

  还有弹药的数量,远超这些鬼伪军的需求量,尤其是炮弹的数量,供给一个大队都绰绰有余了,这种种的反常都说明这些物资肯定不是给据点里的鬼子准备的。

  虎亭据点占地不小,是鬼子在这附近最大的一个据点,据估算,里面再驻扎一千人都没问题。

  是鬼子要增兵了吗?

  不对啊,就算是要增兵,也不用运这么多弹药啊,直接随兵一起拉过来不就成了嘛。

  排除掉这些因素后,王恒的脑力里浮现出一个词。

  扫荡!

  鬼子又要扫荡了,这是在提前运输物资到虎亭据点这个桥头堡,当做中转站。

  这是王恒的猜测,他没有渠道去证实,他决定回去后将战报上报到旅部,旅长这样的情报专家,肯定能从里面分析出什么来。

  缴获这么多物资也不用隐瞒了,以旅长的本事,估计过了今晚,他就知道了。

  本来李云龙只派一个排来,就是怕旅长又作什么文章。

  如果只是搞到一点物资,比如几千发子弹和一两万斤粮食什么的,旅长估计瞧不上,也懒得为这么点东西,放下身段来要。

  可这十几万的子弹,别说旅长了,怕是连师长都要过来一趟了,那老胡也别高兴的太早,他那份的缴获想要独吞是做梦。

  李云龙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的旅长,有人就要奇怪了,为什么李云龙这么怕旅长?

  按照李云龙的逻辑来看,他背快慢机的时候,丁伟背的是汉阳造,孔捷就更没法提了,背的一把老得不行的老套筒,所以他在另外两人面前总是很嘚瑟。

  在李云龙还在当十里八乡的俊后生时,旅长背的是什么?

  在背中正本正呢。

  这待遇,试问全国有谁能比得了?

  以他的德行,旅长来要,他不敢不给。

  驴肉炖好后,王恒也没再去想其他的,先吃了再说。

  尖刀排的战士分到的最多,一大块驴肉把嘴塞得满满当当,驴肉汤更是敞开了喝,煎饼和窝窝头只管拿,没人会在意。

  那些村民也都分到了一小块驴肉和一大碗汤,吃得时候还不忘感谢共产党。

  这军民一体,其乐融融的场面,让老胡很是感动,他跑到人群前,发表了一大段鼓舞人心的讲话,这人的确有两把刷子,讲的都是实在话,一点套话都没有。

  吃完了饭,王恒没有选择在这里休息,留下了一个班的战士押运物资后,牵着十一头驴,驴背上是战友的遗体,压着鬼子俘虏连夜返回杨村。

  回到杨村时已经是深夜了,王恒让其他战士先回自己的屋子里休息,又安排了一个班的战士轮流看管那十几个鬼子俘虏。

  他自己往团部去了。

  “快去叫醒政委,有要事汇报。”交代了门口站岗的哨兵,王恒就往李云龙的屋里走去。

  “团长,团长,我回来了!”

  临走时李云龙交代过,部队回来后,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要立马向他们汇报。

  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后,李云龙打开了门,看是王恒来了,连忙点起了油灯,屋子里生了火炕,挺暖和的。

  不一会,赵刚也来了,和尚跟在他身后。

  王恒也不汇报,直接拿出一份清单交到了赵刚手里。

  赵刚边看边念。

  “一挺歪把子轻机枪,一具掷弹筒,四十五把三八大盖,咦,怎么这么多,你们干掉了两个小队的鬼子?”

  “政委,你接着往下看。”王恒嘿嘿一笑,没有直接回答。

  “6.5mm子弹十二余万发。”政委刚念这一条,就听到一声深呼吸。

  “你说什么,十二万余发!”李云龙被这个数字惊得睡意全无,直瞪着个大眼睛看着赵刚。

  赵刚也有点不敢相信,生怕是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又确认了一遍,这次他看清楚了,上面是写着十二万余发。

  不是自己看错,难道是写错了?

  他放下手里的清单,看着王恒。

  “团长,政委,千真万确,你们再往下看看。”

  赵刚知道王恒的为人,从他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又赶紧拿起了清单。

  “7.7mm有坂弹两万五千万发,掷弹筒炮弹一千枚......”赵刚每念一条,李云龙都要深吸一口气。

  “你们把鬼子弹药库给端了?”李云龙满脸的疑惑,他打鬼子运输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缴获。

  赵刚也很是不解,一个运输队而已,怎么会这么多?

  王恒将事情的经过完完全全的说了一遍,后面还加上了自己的分析。

  “为扫荡做准备,你的这个猜测的确很有可能。”赵刚皱着眉头,有点忧心。

  现在开春不久,正闹春荒呢,鬼子选在这个时候扫荡,用心很是歹毒。

  “对了,政委,我们还俘虏了十几个鬼子,其中还有一个中尉,是不是交上去,让上面的人撬开他们的嘴巴。”

  “俘虏在哪,带我去看看。”听到有鬼子军官,赵刚很是谨慎,上面对军官俘虏很看重。

  他们四人来到尖刀排的屋子时,那十几个鬼子俘虏正在睡觉,手脚都绑着躺在床上,身上也盖着军大衣。

  看到俘虏的状态都不错,赵刚也放下心来,他就怕这些俘虏不配合,万一战士们受不了气,把俘虏弄伤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搞不好王恒这个排长也要被撤掉。

  那个中尉军官没有睡,坐在床上,靠着墙,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直勾勾的瞪着王恒。

  这鬼子身体素质很好,断口处包扎好后,居然没什么大碍,除了脸色有点苍白外,其他一切正常。

  “这小鬼子他娘的不睡觉,搁这看啥呢。”

  “他被我打断了双臂后还要向我冲来,是个****的死忠分子,现在肯定想着怎么逃出去,然后报复我们。”

  “把这些俘虏移交到警卫排吧,和尚,去把其他人叫起来。”赵刚看了看负责看管俘虏的战士,发现他们一脸疲惫,怕发生意外。

  和尚领命走了,很快就带着二十名战士来接收俘虏。

  王恒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走到俘虏边,一个一个的把他们交到战士们的手里。

  果然,当第一个俘虏交过去的时候,他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

  “积分+6”

  随着这十几个俘虏全部交出去,他一共得了258分。

  伏击一战,他一共杀了五十多个鬼子,也不过得了176分。

  看来,以后要多搞些俘虏才是。

  俘虏交接完后,也没什么事,大家各回各屋休息去了。

  王恒和战士们劳累了一天,很快就睡着了,李云龙和赵刚两人来到作战时,看了一会地图才回屋睡觉。

  第二天一早,战报和鬼子俘虏就被送往了旅部,李云龙也分得清轻重,这么重要的事可瞒不得。

  中午,尖刀排牺牲的战士在全排战士的瞩目下,下葬在杨村的坟地里,战争年代,条件不允许,遗体只能就近安葬。

  抗日烈士能入土为安,已经算是很高的待遇了。

  王恒记得以前看到过的一张照片,那是日本人拍的。

  八路军夜袭阳明堡,在结束后,烈士遗体带不走,留在了机场周边,鬼子会怎么处理这些遗体,不得而知。

  还有苍云岭之战,倒在突围路上的八路军战士,他们的遗体,鬼子会怎么处理?

  会厚葬?

  那是少之又少,大部分都是抛尸荒野。

  在下午的时候,老胡就派人把缴获的物资送了过来,同样是用板车拉着,长长的一列车队,驴车不够,就用牛车。

  一袋袋的大米和面粉堆放在仓库里,先前这仓库本来是满的,但这一个多月,粮食消耗了不少,这次又给满上了。

  子弹则直接放在了团部,那些炮弹分散存放在提前挖好的地窖里,确保不会因为人为因素发生爆炸。

  分给独立团的三百斤驴肉,因为没有足够的盐来腌制,这气温不高,但也不低,怕会腐烂浪费掉,团长下令,晚上全团吃驴肉。

  昨天已经吃了一顿驴肉的尖刀排战士很是兴奋,驴肉的滋味的确是美味无比。

  但这次他们可得不到特殊照顾了,全团平分。

  晚上吃饭时,最好吃的刘麻蛋喝得最多,昨天因为战友的牺牲而有点难过情绪,饭桶的属性没有发挥出来。

  今天上午政委亲自来给他们做思想工作,让战士们放下负担,重新燃起斗志。

  刘麻蛋没了心理负担,拿着碗就往桶里舀啊,一人喝了七大碗,还吃了八个窝窝头,叫其他的战士都看呆了。

  这还是人吗,饭桶也没这么能装啊。

  果然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其他战士也没说他,刘麻蛋是杀过鬼子的人,有战功在身,多吃一点怎么了。

  大伙吃到一半,团长和政委也借着这个机会,发表了一大摞鼓舞士气的话,政委的说话水平明显比李云龙高多了。

  不粗俗,也不文绉,反而血性十足,让李云龙又高看了他一眼,这小子还真挺有能耐的,知识分子的嘴皮子就是厉害。

  独立团和高县县大队不声不响的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虽然鬼子那边的反应不大,发现运输队遭了埋伏后,只是派了一个大队的兵力在附近搜索。

  但这缴获巨量物资的消息还是传播的非常快,总部比旅长知道的都早。

  三十多万发子弹啊,尤其是那一千多枚迫击炮和步兵炮的炮弹。

  娘的,八路军的炮兵总团都没这么多炮弹。

  在第二天晚上,几名特派员就到了高县县委,来干嘛的?

  来找他们要弹药,但为了考虑地方上同志们的情绪,先派个人来打招呼。

  独立团这边就不需要考虑什么情绪了,旅长在快吃完晚饭的时候,赶到了独立团。

  “李云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