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亮剑:超级士兵 > 第七十二章 激战

第七十二章 激战


  还不等这两个鬼子爬起来,下一刻,一发榴弹就朝着他们打了过来,感觉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落在了鬼子的跟前。

  王恒见威胁暂时解除,他将掷弹筒放回了散兵坑里,连续十二发的急射,炮管已经烫得握不住了,估计再开两炮,就会出现发射药被提前引燃的事故。

  引信工艺可不会保佑发射药。

  伏击仅仅只开始了一分钟,鬼子伤亡惨重,死伤近四十人,王恒一人贡献了二十三个人头,其他的大多是被地雷炸的。

  这些鬼子也是强悍,冒着死又重新架起了轻机枪,尖刀排的攻势并不猛烈,因为是散兵坑,并不是战壕,战士们无法进行转移,在鬼子反应过来开始反击后,射击的机会减少了很多。

  仅仅半分钟,尖刀排就伤亡了五个,人数不占优势,根本压不住鬼子,在王恒停下炮击后,鬼子的火力很快就占了上风。

  两挺轻机枪一起将尖刀排的机枪打哑了火,那两名战士只能窝在散兵坑里,根本抬不起头。

  其他的战士虽然有着地利优势,但枪法和鬼子有不小的差距,你来我往的对射着,一时竟僵持住了,有不少板车被驴掀翻,掉落的麻袋被鬼子垒了起来,成了他们的掩体,子弹打上去既然穿不透。

  麻袋的破口流出不少白色的大米,可惜流动的速度太慢了。

  鬼子的中尉趴在掩体后,不停的指挥着他附近的鬼子进行反击,队伍拉得太长了,分的散,他指挥不了太多人,更多的鬼子还是在分队长的带领下进行反击。

  那走过伏击圈的三个尖兵也绕了回来,在高处朝着战士们射击,好在王恒把王喜奎安排在了最前面,那三个尖兵被他收拾了两个,另外一个被其他战士干掉了。

  在尾部压阵的鬼子分队,那分队长没有被炸死,集结了剩余的八个鬼子,向着王恒的方向爬来,那神乎其技的炮术,让鬼子把这个散兵坑当做首要目标。

  “鬼子过来了!”刘麻蛋刚开完一枪,打偏了一个弯着腰跑的鬼子,但他也被其他鬼子瞄中,好在麻蛋回撤的速度快了一点,打过来的子弹落了空。

  枪炮声一响,老胡就听到了,他一声高喊,近三百个民兵,乱糟糟的就往伏击阵地赶去,距离五百多米,这不是在平地跑,最快也要两分钟。

  那挺重机枪由四个身强体壮的民兵扛着,虽然他们很是卖力,但也只能小跑而已,没有四分钟,到不了伏击阵地。

  “操,快扔手榴弹!”王恒说着就扯掉了保险,在步枪的枪托上用力的磕了一下,朝着前面就扔去。

  他的臂力惊人,这枚手榴弹整整飞了六十米,因为看不到目标,准头偏了不少,但爆炸的时候,那些鬼子还是本能的趴了下来。

  王恒要的就是这个,手榴弹脱手后,他抄起步枪,爆炸声响起时,他从右侧的射击位探出头去,那里有一个小凹陷用来架枪,前面还有一些花草做的遮掩。

  鬼子趴在地上躲避手榴弹破片,因为是从上往下看,鬼子很难将自己的身体全部藏住。

  王恒挑开遮掩物,沉着冷静,目光如电,锁定了一个鬼子的钢盔,那鬼子脸贴着地,钢盔的顶部就对着王恒的枪口。

  七十来米的距离,他怎么会失手呢。

  一枪爆头!

  拉栓上弹,又是一枪将另一个鬼子打死。

  鬼子从趴下到瞄准开枪这点儿时间,他开了三枪,要了三条鬼命。

  九人的分队瞬间减员三分之一。

  “天闹黑卡,板载!”鬼子分队长见到对方如此神勇,不敢再拖下去,大喊着让其他战士跟着他一起冲锋。

  “板载~”五名鬼子士兵也大喊着站了起来,朝着这个散兵坑冲锋,他们边跑边射击,要把王恒压制在坑里,打完子弹后,也不上弹,挺着刺刀全力冲锋。

  有两个稍微跑慢一点的鬼子,边跑边掏出手榴弹。

  王恒听到鬼子喊板载就知道不妙,也他妈的不添子弹了,听到三声子弹落地声后,用力一跃,从散兵坑里翻滚出来。

  连着两个翻滚后,他趴在地上开了一枪,冲在最前面的分队长被击中。

  又是两个翻滚,好险,两发子弹打在了他刚刚的位置,在翻的时候,重新上了一发子弹。

  他看到有两个鬼子正在做投掷的姿势,连忙调转了枪口,将其中一个鬼子打死。

  运气不好,弹仓里的最后一发子弹没有触发幸运满仓,另一个鬼子将手榴弹抛了出来,就往王恒的位置飞。

  “操你妈!”王恒松开了步枪,连滚带爬的往边上跑去,那动作真像一个蛤蟆。

  好在他们的距离较劲,这枚手榴弹落地后等了一秒多才发生了爆炸,投掷到爆炸这中间三秒不到的时间,王恒已经爬了六米多,算是躲了过去。

  爆炸一过,他连忙抽出携带的手枪,因为在林家东那里缴获了四把驳壳枪,手里的王八盒子总算是被换掉了。

  手枪在手,天下我有。

  王恒一翻身就看见有个鬼子举着刺刀向他扎来。

  “嘭嘭嘭~”躺在地上,一手握枪把,一手抓弹仓,举着手枪就是三发。

  驳壳枪的后坐力是真大,王恒这样的力气,两只手用力都差点压不住。

  7.63mm手枪子弹虽然弹头截面积和步枪子弹差不多,但速度太慢了,停止作用和空腔效应都不咋地,但好在是打中了鬼子的脑袋。

  这鬼子没有立即死去,他的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手里的刺刀继续朝着王恒扎来,闪烁着森冷寒意的刺刀极其致命,被扎上了不死也是重伤。

  经过这么久的专项训练,王恒的身手大有长进,他连躲都没躲,一脚踢在了刺刀上。

  刺刀被这横向来的力带偏了,鬼子也没有那能力纠正回来,直接扎进了土里。

  濒临死亡的鬼子则是砸在了王恒的身上。

  “嘭~”

  不远处传来一声枪响,刘麻蛋看到王恒跃出了散兵坑,他也跟着爬了出来,正好就看见一个鬼子朝着他过来了,他底子差,刺刀的功夫一般,根本就不是小鬼子的对手。

  麻蛋也不纠缠,手里的步枪没有上刺刀,但上着膛呢,对着鬼子就是一枪,这么近的距离就是个残疾都能打中。

  子弹击中了鬼子的腹部,虽然没有当场致命,但极大的影响了他的动作。

  他屏住气,继续朝着麻蛋刺去,但那身体的无力感迅速袭来,脚下一个踉跄,刺刀被麻蛋躲了过去。

  随即就被站起来的王恒补了两枪。

  那个扔完手榴弹的鬼子可能是因为怕误伤,没有继续扔,抄着刺刀也冲了过来。

  “天闹黑卡,板载!”

  “板你妈!”

  连着五发子弹打进了这鬼子的身体里。

  向王恒杀来的九个鬼子被团灭。

  “麻蛋,快进坑里!”

  尾部的鬼子死光了,其他靠近尾部的鬼子因为没有指挥的人,都各自为战,并不知道那个分队已经被团灭。

  这让王恒的压力大减,他捡回了自己的步枪,重新上好弹,开始一个一个的点名。

  鬼子给王恒射击机会,就是亲自给牛头马面开门。

  首先就是机枪手,这是老传统了,五秒后,一挺机枪被他打哑火。

  刘麻蛋也在开着枪,可两发过后,毫无建树,他有点急躁,深呼吸了两口气后,他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王恒教过他,打枪最忌讳的就是情绪有波动,一定要让自己的心静下来。

  他还举过一个例子,有一个欧洲的神枪手,参加射击比赛,连着三届比赛都在最后一发脱靶,这就是心境不行,压不住自己的情绪。

  刘麻蛋拍了拍自己的脸,算是冷静了一点,他重新举起手里的三八大盖,枪身紧紧的贴在他的腮帮上,他目光沉稳,盯着一个不停晃动的鬼子身影。

  平静平静,那只是一个死物而已,我现在只是在打靶。

  两秒后,他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一股活血在涌动,这道血贯通全身,又脱离了身体,流进了枪身里,手里的枪就像是有了温度,有了神经似的,和他连在了一起。

  扑通扑通,这是他的心跳声,枪也像是有了心跳一样,也在扑通扑通的跳着。

  麻蛋屏住呼吸后,感觉世间一切都停了下来,只剩下自己和枪还在动,他看着远处的那身影,好慢好慢啊。

  “操你娘!”他骂了一句后,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只听“嘭~”的一声,远处那鬼子的身影明显的停顿了一下,很快就往前倒在地上,不停的扭曲着。

  “打,打中了!”他呼出了一口气,只感觉全身舒坦,像是在夏天跳进了塘里的那种爽快感。

  “对,麻蛋,就是这样打,继续!”刘麻蛋打这一枪的功夫,王恒正好在换子弹,不知道是不是中了邪,他娘的幸运满仓又没有触发。

  难道是今天早上遗青,把自己的幸运精华给卸掉了吗?

  老胡这时带着民兵们终于赶了过来,两百多条枪加入战斗,立马就呈现出一片倒的局势。

  自从两挺轻机枪又哑火后,又有四个鬼子冒死摸了过去,火舌刚刚吐了一伙,那四个鬼子又被打死了。

  轻机枪的周边已经没有了鬼子,尖刀排的机枪又叫了起来,那个中尉看到情况急转而下,连忙扯着嗓子喊,想要收拢部队立即突围,可用处不大。

  跳出掩体的鬼子活不过几秒,就会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子弹打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