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亮剑:超级士兵 > 第七十一章 伏击

第七十一章 伏击


  尖刀排的战士一直以为,王恒心理有点变态。

  要不然他哪里能想出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整人想法来,晚上两点吹集合号,慢到的人要惩罚,这是人干的事嘛?

  全团最早开始训练,又是最晚结束训练,要不是因为王恒以身作则,和他们一起训练,那些新进来的士兵早就怨声载道了,加上他们排是全团吃的最好的,这是团长特许的,馒头和窝窝头管饱,新兵们为了这个待遇,都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从训练开始的一个多月来,众战士们终于能睡个安稳觉。

  土路两旁一共挖了四十多坑,每个坑一到两个人,这些坑不光是用来藏人的,在交战时,也是散兵坑,零零散散的散布在土路两旁,距离一百米左右。

  空间很是狭小,虽然开了春,但温度还是很低,尤其是有不少水汽,两人坑就挤在一起,身上披着鬼子那里缴获的毛毯和县大队支援的羊皮毯,也算是不冷,大伙就这么窝在土坑里睡了美美的一觉。

  第二天起来后,也是在里面窝着,有屎有尿的时候,就按照那个土办法解决,里面的味道不大,外面也闻不出来。

  一整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探路的伪军没来,王恒没有那么轻松,他和刘麻蛋轮流拿着一个潜望镜观察着路面。

  那是用两片小镜子自己改的,八路军穷的连镜子都找不到,这还是在林家东家里找到了一块镜子。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着,战士们耐心的等待着,在下午一点的时候,来了几个鬼鬼祟祟的伪军。

  他们散的很开,各自在土路的周边成之字线路往前行进,还时不时的蹲下来观察周边情况。

  王恒赶紧把潜望镜收了进来,并把那个小洞用土堵上。

  其他战士们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紧张情绪的战士,用布捂着自己的嘴巴和鼻子,强迫自己慢慢的呼吸,生怕发出点动静来。

  大概过了十分钟,那些伪军走远了,也许是这条土路一直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们检查地不是很仔细。

  又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那几个伪军原路返回了,回程的时候没有走之字型,而是在土路上小跑前进。

  看样子,后面跟着的鬼子运输队就要来了。

  王恒耐心的等着,中间抽了个空,在坑里撒了一泡尿。

  大约半个小时后,鬼子的尖兵来了。

  他们走过了伏击阵地后,等了两分钟,王恒才看到远处有一支队伍过来。

  收起了潜望镜,他把洞掏大一点,把脑袋伸了出去,举起望远镜观察着。

  咦?

  怎么人数不对劲,有两个小队!

  前面是一个分队压路,中间是四十辆板车,这板车可够大,两头驴拉着,每辆板车都是两个鬼子压着,队伍的尾巴同样是一个分队压阵,整支队伍有一百多米长

  没有重武器,两挺轻机枪,看不到有几具掷弹筒。

  情报不符,还打不打?

  两个小队一百多个鬼子呢。

  思考了一分钟后,王恒决定打!

  来都来了,不能空手回去吧,为了这次行动,他把掷弹筒的榴弹都带来了,足足二十枚榴弹,都在刘麻蛋身上背着,一百来米的距离,他看哪打哪。

  而且四十辆大板车的物资,这么一大块肥肉,看得他心里痒痒,这么大的人力物力投入进来,就像是约会,屋都开好了,补剂也吃了,结果看门一看,是一辆“坦克”,咱就是硬着头皮也要按F了。

  “刘麻蛋,号子准备好,我一放炮就赶紧吹。”

  说着,王恒就将木板挪开了一点,好方便等下直接掀开,又掏出十枚榴弹,把它们尾部朝下,按进了坑边的土里,插销也一一拔除。

  虚拟炮线让他在换目标时,不用再调整发射距离,只需调整发射角度就行,节约了他大量的时间,让掷弹筒的射速有了质的提升。

  他的位置处于伏击阵地的最后面,负责断鬼子的后路,还好当时想的周到,散兵坑布置的比较散,能勉强将这支队伍全部包进去。

  看着鬼子已经全部进了伏击圈,王恒用肩膀顶开了木板,将掷弹筒锄在土里,一条虚线直指运输队前面的那一个分队的鬼子。

  “嘭,嘭~”两枚榴弹相隔两秒飞向了目标。

  随即就是响亮的进攻号声。

  两枚榴弹先后炸开,成果惊人,居然直接重创了鬼子一个分队,整整一个分队啊。

  本来两枚榴弹的威力没有那么大的。

  幸运的是,第二枚榴弹就触发了凌空爆炸,在鬼子头顶一米多的位置炸开,这一发的威力可不得了啊,一个几乎完美的圆形杀伤面,方圆二十米内的目标全部受到了弹片伤害。

  离得远一点的还好,带了钢盔,头部没有收到致命伤,但身上的伤势依旧不轻。

  第二声爆炸刚刚响起,尖刀排的轻机枪就叫了起来,其他战士的步枪也打了起来。

  那王喜奎被安排在了最前面,一出手就连续两发子弹打死了最前面板车的一头驴,另一头驴本能的往自己那边跑,板车被拉横了过来,堵住了一半的路。

  王喜奎接着又是两发子弹打死了这一头驴,鬼子往前的路被堵住一大半,想要清理出来,那是做梦。

  鬼子的反应速度也是很快,挨了炸,第一时间放开了掌车的缰绳,往着路边的土沟里钻去。

  爆炸声和枪声,那些拉车的驴受了惊,纷纷挣脱管束,毫无头绪的乱跑起来,但两头驴做不到思想同步,往前往左往右的都有,不少板车在原地打转转,阻碍了不少战士的视线。

  王恒的第三发和第四发榴弹的成果就差了不少,打过去的时候,尾部的这个分队已经散开,只炸死了三个鬼子。

  刘麻蛋吹完了号子,也拿起步枪朝着鬼子射击,他的身子骨就像是专门为了枪而长的一样,对枪械的悟性极高,拆枪组枪的速度能排进全排前五,这才十六岁啊。

  一个多月只进行过三发实弹训练,刘麻蛋第一次打枪,一百米的胸靶全上不说,居然打出了二十八环,天赋的确惊人。

  不过这鬼子可不是死靶子,刘麻蛋前三发全丢,期间还因为紧张,忘了做规避动作,被王恒抽空踹了一脚,得亏是高打低,散兵坑又挖的好,刘麻蛋幸运的没被鬼子打中。

  第五发和第六榴弹将车队最后面的四头驴给炸死了。

  鬼子的运输车队彻底的被困在了伏击圈里。

  十六颗地雷分成了八组,均匀的分布在路边的沟里,拉发的绳子延伸进八个坑里,不到十秒,鬼子都已经翻进了沟里开始反击。

  就是这个时候,十六枚地雷相继被引爆,一连串的爆炸将鬼子的指挥官炸懵了。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已经做了这么多的安全保障,这些八路军怎么还能伏击自己,该死,那几个伪军肯定是被策反了,前面的尖兵也是废物!

  “稳住稳住,没有多少八路军,快组织反击!”虽然爆炸的场面很是唬人,但这指挥官还是听了出来,埋伏的人数并不对,枪声并不密集。

  鬼子的轻机枪开始射击了,一挺和尖刀排的轻机枪对射,一挺则朝着王恒的位置打来。

  射向王恒的子弹基本都打在了土上,他的散兵坑可是自己亲自挖的,非常有特点,他位置的前面是平的,就像一个平台,将鬼子的视线挡的严严实实,自己要打枪时,两边有小小的射击位。

  而王恒却可以安全的发射掷弹筒,曲线打直线就是这么霸道。

  鬼子火力点已经暴露,他也是个礼尚往来的人,连续四枚榴弹将这两挺轻机枪打哑了火。

  王恒将自己前面的十发榴弹打完,鬼子的掷弹筒正好开始射击了,一共两具掷弹筒在朝着尖刀排的散兵坑发射榴弹。

  有一发朝着王恒飞来了,多亏他反应快,加上这榴弹的飞行速度属实慢了点。

  王恒用手按着刘麻蛋的头,一起躲进了散兵坑里,这鬼子掷弹筒打得的确准,第一发榴弹就离着散兵坑五六米。

  妈的,这可是将近两百米的距离啊。

  爆炸后,连忙爬出散兵坑,他眼睛尖,从榴弹的弹道就能知道鬼子掷弹筒在哪个方位,一眼瞧过去就发现了那个趴在地上的掷弹筒组。

  “草,王八蛋,藏得够深的,麻蛋,快,给我榴弹!”

  鬼子因为需要调整发射参数,速度没有王恒快,虚拟炮线的不讲理,鬼子就是往死里练,也追不上。

  你要靠估靠算,老子连测距都不要了,肉眼看那根虚线就能打,这完全就是降维打击,三百米内,是无解的。

  在王恒打出榴弹时,鬼子才刚刚将榴弹塞进炮管内,看着向自己飞来的榴弹,他内心恐慌道,是向我打来的吗,看起来好准啊。

  手也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45°角的发射角度出现了偏差,在临死前,他发射出了这枚榴弹。

  这枚榴弹的成果让他死不瞑目,又偏了不少,只炸了点花花草草,如果他的手不颤抖的话,应该能打中王恒。

  看到自己的鬼友被炸死,另一个掷弹筒组趴不住了。

  怪物,怪物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