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亮剑:超级士兵 > 第四十五章 金色的鱼钩

第四十五章 金色的鱼钩


  李云龙派到友军部队的通信兵回来了,他找到了那个挨过鬼子火炮轰击的阵地。

  随着消息的传回,由一营一连二排为主体的敢死队出发了,王恒作为副队长,在一名侦察兵的带领下,朝着那个阵地离去。

  三十人的敢死队,携带了一挺轻机枪和两具掷弹筒,另外每名战士都配了四枚鬼子的手榴弹。

  一行人脱离了大部队,行军速度加快了不少,两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那个阵地。

  在一名友军部队指导员的接应下,王恒走到了几个炮弹坑边上。

  “这就是鬼子打过来的炮弹坑,有三十多个,这几个是看的最明显的。”友军指导员向王恒介绍着,他的长官听到新一团派了一个敢死队,要去摸掉鬼子的火炮,非常高兴,特意派了他来配合敢死队的工作

  小鬼子的炮兵可把他们打惨了,他也想过派一支敢死队,但连鬼子的火炮的方位都不知道,怎么去摸。

  王恒蹲在地上看着炮弹坑的形状,以此来判断鬼子炮弹的来袭方向。

  榴弹炮的炮弹落地大多是斜着插进泥土里的,这就让炮弹坑非常具有特点,弹坑在来袭方向的这根轴线上的形状不一样。

  王恒找了几个不同的弹坑,大致的判断出炮弹来袭的方位,这个方法并不精确,没有通过观测来袭炮弹的弹道准,但对于敢死队来说也够了。

  鬼子步兵联队最常用的是三八式野炮和四一式山炮,两者口径相同,主要的区别在于便携性,山炮较轻能拆解,可用牲口托运,野炮较重大多不能拆解,只能拖拽转运。

  火炮的阵地不可能设在最大射程的边缘,一定会留有不少余地,他判断大约是在五到六公里处。

  “地图。”

  旁边背着地图包的侦察兵连忙将附近的地图找了出来,这里是八路军自己的根据地,绘制自己地盘上的地形图和平面图是一定要做的。

  军营里枯燥的生活,让小道消息传的非常的快,王恒的战绩和昨天晚上三个营长为了抢他打了起来这事,大清早吃早饭的功夫就传遍了新一团。

  心高气傲的侦察兵也没有因为王恒的资历和年龄轻视他,整个敢死队都非常配合王恒。

  “在地图上把我们的位置指出来。”王恒看不太懂这种手绘的地图,上面有很多八路军自己特有的画图手法,为了防止泄密。

  侦察兵在友军指导员的帮助下,很快就在地图上指出了他们现在的位置。

  王恒找了两个比较醒目的参照物,那是他们深入鬼子纵地时用来辨别自己方位和位置用的。

  两点确定一条直线,配合上王恒的三维测定,他可以时时刻刻的知道自己的位置,就算因为其中一个参照物看不到了,他也可以在看不到前,重新寻找参照物,这样不停的变换参照物,只要在地图的范围内,他都能知道自己的位置。

  侦察兵在收到了王恒提供的距离和方位后,很快就在地图上做好了标记,并在地图上画出了鬼子炮兵阵地的大致位置。

  王恒不露声色的秀了一手,让围观的众人刮目相看,尤其是测距的功夫,让侦察兵和那指导员凝视了王恒好久。

  整个苍云岭阵地像一条弯曲的虚线,八路军的阻击部队并没有全部连起来,这里复杂的地形,只要守住要道,就能遏制住进攻的鬼子。

  鬼子的小股部队渗透战术在面对人数远多于自己的八路军时,派一般的部队来执行,很难起到作用。

  而且日军战术呆板,从奶母喜电这个大傻逼开始,就一直延续到现在,就算是运用迂回穿插的战术,也同样呆板,一点都不灵活。

  也就在中国战场和八路军的游击战学到了不少,伟人的《论持久战》在小鬼子部队里流传盛广,冈村宁次更是这本书的狂热粉丝。

  后来日本鬼子跑到太平洋被美国鬼子打懵了后,才开始变得狡猾、敏锐、善于诡计。

  敢死队从交战双方的空隙中,朝着炮兵阵地的位置摸去,遇到悬崖就用绳子,遇到沟壑就用弓箭抛绳,尽量避免碰到鬼子的主力部队。

  在最前方探路的是那名侦察兵,他身手不凡,那一手隐蔽追踪的能力,比三营的石敢当都强上不少,不愧是团部直属的侦察兵。

  行军的队伍散的不开,王恒被一群人包在中间,临行前团长特意交代队长,一定要保障王恒的安全。

  为了避开遇到的鬼子,行军道路蜿蜒曲折,还不时的要隐蔽,队伍走了三个小时才走了一半。

  前面的侦察兵回报后,队长让大家都停了下来,这里是一个分界点,后面的地形崎岖,但从这里开始往前便是一段相对平坦开阔的地形。

  现在正值中午,光线充足,视野良好,他用望远镜看到了两个明哨,敢死队要经过这里非常容易暴露,只有等到晚上才能通过。

  众人都退了回去,在一个较为隐蔽的凹处暂时歇息。

  别看大伙才往前走了三公里,但体力的消耗非常严重。

  有句话怎么说的,宁跑五公里,不碰四百米。

  这番行军的路线和四百米障碍也差不了多少。

  就是王恒有格斗术的力量强化加成,也同样有点吃不消。

  瘫坐在地上,就着日军水壶里的冷水,啃起了玉米面惨了高粱面的小窝窝头。

  “不晓得打完了这仗,能不能吃到猪肉。”一名战士边吃边小声唠叨起来。

  八路军的伙食虽然比常凯申的底层士兵吃的好,但也很有限。

  鬼子加紧了对沦陷区的粮食搜刮,加上兵荒马乱的,不少田地遭到遗弃,耕畜、家禽等被掠夺强征严重。

  从鬼子来了后,就一直处于缺粮的状态,大家也就打了大胜仗的时候有口肉吃。

  “你小子可真不知足,昨天不才吃了罐头嘛,咋了,没吃够?没吃够就自己去抢去。”

  “那罐头哪有过油肉好吃啊,我和你说啊,我以前在大地主家打短工的时候,碰到过地主吃过油肉的,我就在边上闻了闻,天啊,那香味简直要人命啊,我就在他们收盘子的时候,沾到了一点没舔完的酱,我现在还记得那味道,要是还能再尝一尝,就是挨一顿打也值了。”

  “真的啊?真有那么好吃?”

  “我骗你不成,真比罐头好吃多了。”

  他的这一番话引起了大伙心里的馋虫,纷纷开始讨论起自己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来。

  有刀削面的,有猪肉饺子的,有红烧肉的,还有回锅肉的。

  队长看大家在这穷开心,也不阻拦,只要声音不大就没关系。

  很快,大家就问到了王恒,他大地主的身份已经在新一团流传开来,都认为他肯定吃过很多好东西。

  王恒宛然一笑,他吃过的那些好东西说出来也没人听得懂,但也不想搅了众人的雅兴。

  他把自己在语文课本里知道的那些美食说了出来。

  “这高邮咸蛋的特点是质细而油多。蛋白柔嫩,不似别处的发干、发粉,入口如嚼石灰。”

  “咸鸭蛋是啥?”一众山西籍士兵你看我,我看你的,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咸鸭蛋。

  “就是鸭蛋泡到盐水里做成的。”敢死队的队长也是一名经历过长征的老红军,他给众人解了答。

  “哦~还有啥还有啥。”王恒的话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他们就喜欢听这些没听过的东西。

  “鲜甜可口的桂花糕,韭菜盒子、荷叶饼、素炒豌豆苗、笋炒咸菜还有那黄花鱼。”

  随着王恒将一道道菜名报出,众人越听越好奇,虽不知道这些菜长啥样,但光菜名就引的众人不停的咽口水。

  “还有,这道菜就是我也不曾见过,当年大诗人苏轼特意为它作诗一首,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这个河豚啊,据说是世间难得的美味,就算是有中毒身亡的风险,依旧有不少人会去吃它。”

  “咕嘟~”众人咽口水的声音不绝于耳,他们听到这些话,感觉手里的小窝窝头都变香了。

  王恒看气氛差不多了,准备拿出最后的压轴菜。

  “你们可知道这世间最珍贵的食物是什么吗?”

  众人摇头,连稳重的队长也听得勾起了兴趣。

  “是那碗鱼汤。”

  王恒将《金色的鱼钩》讲了出来。

  这个事情发生在红四方面军,就是129师的前身部队。

  王恒小时候不懂课本里讲的故事内涵,一门心思投到那碗鱼汤上,直到后来他才领悟到其中的真谛。

  这个故事引起了战士们的一众共鸣,尤其是队长这位同样年轻的老红军,他哭的泪流满面,他抓着王恒的手说道,“我就是那名小战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