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亮剑:超级士兵 > 第二十六章 柱子显威

第二十六章 柱子显威


  王恒跟着教导员来到营长旁时,战斗已经完全结束。

  三挺轻机枪在对着倒塌的帐篷扫射了一遍后,几名战士就上前将帐篷布全部拉掉。

  那些本来被帐篷盖住,还没死透的小鬼子都被手枪补了枪,曹大晋本就不喜欢小鬼子俘虏,下午被教导员拦住了扇鬼子的巴掌,他到现在还有点气。

  俘虏重伤的小鬼子还要浪费掉宝贵的药物,现在趁教导员不在,哪里会留活口,小日本都去死吧。

  鬼子已被全歼,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打扫战场,小鬼子的单兵物品里可没一样是没用的,军服帽子鞋子什么的就不用说了,改一改就能继续穿,像水壶饭盒这类的工业品,没有工业设施的八路军造不出来。

  鬼子的衣服统统扒掉,就算有血迹也没有关系,现在缺棉少布的,洗一洗就能继续用。

  在化纤面料大量生产前,整个中国都处于缺棉少布的状态,棉花和麻布的产量并不高,有句话形容的很到味——整个中国的田地都用来种植棉花,一年的产量都不够全国人民穿的。

  在古时候,布匹可是能用来当钱用的,可见棉花麻布的稀缺。

  小鬼子国内同样缺少棉花布料,但小鬼子的单兵装备里,可是要用去不少布料的。

  挎包、背包、布袋材质好,经久耐用,还有帐篷布和军毯,往里面塞一点破棉花和碎布头就能做一床棉被。

  所有鬼子的尸体都随意丢在一旁,现在天寒地冻的,也不用担心会腐烂污染环境,小鬼子被全歼后,和后方失去联络,在战后,他们肯定会安排人来探查,发现了这些尸体自然会来收尸。

  就算没有人收尸,这些尸体也会被这山野间的野兽吃掉。

  大概花了半个多小时,所有的战利品都已打包,曹大晋下令立即出发,返回驻地。

  大伙们赶着驴,拉着二十辆板车,板车放不下的,就靠人背着。

  这么走了四个多小时,终于在天亮前回到了驻地。

  八连和营部百来号人一个晚上没有休息,加上缴获的物资太多,需要靠人扛着,人力消耗太大,自然是无法赶路,营长和七连九连两个连长交代了一下,就吩咐晚上行动的战士们休息。

  在全歼鬼子辎重小队后,曹大晋就派了一名通信兵先行回到驻地,让七连派出了三名战士,压着那名俘虏前往团部汇报情况,三营会在下午和团部汇合。

  团部离这里不远,大概四十里地,也就三四个小时的脚程。

  算了算时间,派出的三名战士还有两个小时就能到团部了。

  师部则在他们后方六十里地,整个包围圈里的八路军和老百姓都在后撤,时间很紧迫,筋疲力竭的战士们只有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到了中午十二点就要出发。

  大伙就着一碗早已准备好的热汤,吃了一些干粮后,纷纷席地而睡。

  王恒因为格斗术的升级,身体素质方面比之前要好上不少,行军的途中并没有感到疲倦,可有觉不睡是笨蛋,找了个合适的地,卷起鬼子的大衣就眯起了眼睛。

  与此同时,新一团团部。

  “团长,二营回来了。”一名通信兵跑到了李云龙的面前。

  此时李云龙已经视察完了一遍阵地,正在吃着早饭,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块饼,就着一碗热水吃着。

  “情况怎么样,伤亡大不大?”

  不等通信兵报告,二营营长李喜已经跑了过来。

  “报告团长,老百姓已经安全撤离,阻击的那个大队被我们二营打退了回去,可是二营的伤亡很惨重,全营伤亡虽没有到达一半,可也差不多了。”

  李云龙听后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继续吃着饼。

  二营能挡住一个大队的攻击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样的伤亡也是在所难免,相比于二营,他最关心的是三营,三营的装备最差。

  二营好歹也有两挺重机枪,可三营那是一挺都没有。

  “通信兵,有三营的消息没。”

  “没有,在昨天的下午后,再也没有三营的通信兵来过了。”

  李云龙皱了皱眉头,“特娘的,三营在搞什么东西?”

  “去,派两个通信兵去三营那里看看。”

  “是。”

  通信兵领命后,便行动去了。

  李云龙继续蹲在地上吃着手里的饼,三营的事让他有些烦躁,三营虽然实力差点,但一个鬼子的中队而已,奈何不了三营,他就怕出了什么岔子,比如鬼子有增援把三营给包了。

  那可就麻烦了,现在可还在打着仗呢,对面的一个鬼子大队还在和他们干着呢。

  二营面对的只是有着大队部的半个大队而已。

  一营正对面可是整整一个大队啊。

  重机枪,九二步兵炮,迫击炮样样俱全。

  防守起来相当吃力。

  好在团部有一门八二迫击炮,一营也有不少重机枪。

  一营是个加强营,足足有五百多人,全团最好的装备都在一营,李云龙往其投入的精力和资源也是三个营里最多的。

  他深知好钢用在刀刃上的道理,用不多的资源打造一个拳头营,比把资源平均到三个营更有意义。

  李云龙就担心三营要是真的被小鬼子包了,他该怎么去救?

  这事他越想越觉得有点可能,除了被包围外,还有什么会让三营派不出通信兵的可能?

  “李喜,你们二营还能继续战斗吗?”

  “报告团长,二营虽然伤亡惨重,但士气依旧高昂,只要有鬼子打,下面的战士肯定都嗷嗷叫。”

  “好,不愧是我新一团的兵,二营听令,全营原地休息,随时待命,三营怕是出了状况,要是有消息传回来,你们营立马前去救援。”

  “是。”

  李云龙做完部署后,又吃起了手里的东西,三营的事急了也没用,消息没传回来前,保存好体力才是正事。

  “吃了没?”他抬起了头,看了一眼还没走的李喜。

  “团长,还没吃呢。”

  “虎子,去给李喜拿一份。”

  吃完早饭后,对面的小鬼子就开始进攻了,照旧是一番炮击,然后就是两个小队的鬼子压了上来。

  李云龙赶紧站起身来,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看了起来。

  “柱子,把那挺重机枪给我干掉!”

  “是!”

  一直跟在李云龙附近的柱子动作迅速,他带着三名炮手往阵地方向跑去。

  民二十式八二迫击炮的最大射程和鬼子的九二步兵炮差不多,所以在用迫击炮时,必须是打一炮换一个地方,不然很容易就被鬼子的步兵炮和迫击炮给反掉。

  柱子一人扛着炮管,其他的炮手则扛着底钣和炮架。

  他们在蜿蜒曲折的战壕里跑了五六分钟,才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

  炮手放下底钣,用随身携带的小铁锹平整土地,再将底钣平整的放了上去,完后用力的踩了踩,柱子将炮管卡进底钣,另一名炮手接上,将炮架安装到炮管上,整套动作行云流水,用了不到一分钟。

  柱子探出头,竖起大拇指放在右眼前,闭上左眼用右眼看,大拇指投射到目标处,然后大拇指不动,闭上右眼用左眼看,大拇指投射到目标右侧的参照物上。

  这是在使用跳眼法测算距离。

  具体原理是相似三角形和光线是直线传播。

  八二迫击炮上的瞄具已经坏掉了,只能使用这种土办法。

  测好距离后,又目测了一下两者之间的高差,然后在内心计算着射击诸元,半分钟后,他便开始调整迫击炮的方位和仰角。

  “炮弹!”

  一旁早已准备好的炮手递过来一枚炮弹。

  将炮弹从炮口填入后,松手,炮弹在重力的影响下,滑落底部,炮弹的尾翼的基本药管被炮管里的撞针引燃。

  柱子蹲在地上捂着耳朵,随着“嘭~”的一声,炮口飞出一道黑影,一枚炮弹划着弧线飞向远处的九二重机枪。

  下一秒,鬼子的九二重机枪阵地就腾起了爆炸的烟雾。

  “嘿嘿,柱子好样的。”

  在后面拿望远镜观看的李云龙见自己点的重机枪被柱子干掉了,高兴的叫了起来。

  柱子见目标已经清除,没有停留,当即便拆解起迫击炮来。

  很快,几人就扛着迫击炮的部件跑离了阵地。

  “嘭嘭~”

  就在柱子刚离开一分钟,两枚迫击炮就落在了他们刚才待的位置。

  ................

  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鬼子的第二波攻击被打退了。

  “团长,三营的通信兵来了,他们还压着一个小鬼子俘虏!”

  一名通信兵急急忙忙的跑到了李云龙身旁。

  “快,快点把他们带来!”

  鬼子的第二波攻击刚刚退去,李云龙正准备去阵地视察情况,徒然听到三营的消息,他瞪着个大眼睛,看向通信兵来时的方向。

  只见四名穿着八路军衣服的战士正压着一名身着日军军服的人正往这边走来。

  李云龙等不及,带着通信兵就往他们那里跑去。

  紧跟在李云龙身旁的警卫员虎子也快步跟了上去,并超过来李云龙,先行一步拦住了那五人。

  其中一名团部的通信兵向李云龙汇报情况。

  “报告团长,我们在前往三营阵地的路上遇见了他们,就把他们带来了。”

  李云龙看了看他们押着的鬼子衣服上的军衔,只是一个曹长而已,他没放在心上,转而问起自己最关心的事。

  “三营到底什么情况,怎么还没来汇合,快说。”

  曹大晋派过来战士知道情况很急,他们一路小跑而来,要不是有个鬼子俘虏拖累,他们早就到了,他见到团长这么着急,连口气都没喘,急忙向李云龙汇报起来。

  “报告团长,三营于昨日下午全歼阻击的鬼子中队,并得到鬼子的作战计划地图一份,得知有一支鬼子的辎重小队向三营防守阵地进发,营长和教导员带着八连夜袭并全歼了辎重小队,现在正在防守阵地休息,中午十二点便会启程赶来。”

  “什么,你说什么,全歼了一支鬼子中队!”

  李云龙满脸不可置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