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亮剑:超级士兵 > 第十九章 打扫战场

第十九章 打扫战场


  七连的到来加快了打扫战场的进度,很快就将所有的鬼子尸体拔了个精光。

  其中在一个鬼子的衣服上发现了中尉军衔,这名小鬼子穿的昭和五式军服,肩膀上的肩章三黄两红两颗星,辨认日军的军衔是每名八路军军官必备的知识。

  鬼子的大头兵一般都穿九八式军服,而军官则有不少任然保留着被淘汰的昭和五式军服。

  两种军服在军衔上的主要区别是,昭和五式采用竖向长方形肩章,九八式在军官上采用平行四边形领章,士兵则是长方形领章。

  在军衔的识别图案上,两者只有星星的颜色有点变化,底色的条纹基本一致。

  除了这个中尉,还发现了三个少尉军衔。

  一个中队长,三个小队长,好嘛,一个中队的军官全死在这了。

  一共四把日本军官刀,曹大晋和郭占山一人拿了一把,另外两把他准备上交给团长李云龙。

  日本的军官刀在八路军里可是个稀罕物,平时缴获的大多是专门给鬼子士官用的九五式军刀或三二式军刀。

  九五式军刀质量很一般,做工粗糙不说,还容易断。

  而鬼子的军官刀就不一样了,刀柄系用鲛鱼皮和丝线手工缠制而成,不仅漂亮,摸起来也很舒服,以前听旅部里那些有文化的人说,这种刀是全手工打的,而鬼子士官刀是用机械成批量压出来的。

  这手工打的刀就是不一样,刀刃寒光四射,用手顺着侧面抚摸过去,两个字,顺滑,可比自己打造的大刀顺多了。

  鬼子军官最常用的九八式军刀没有将佐尉之分,一个大将的用刀极有可能与一个少尉的用刀是完全一样的。

  用来区分将佐尉等级的是刀绪的颜色,就是刀把尾部挂着用来装饰的绳子。

  之所以会有将官刀,佐官刀这个说法,是因为日本早已淘汰的西洋式军刀——一九式军刀,这种军刀有将佐尉区别,装备不多,在1934年九四式军刀启用后,就停止制造,但任由不少军官保留着这种军刀继续使用。

  所有缴获的装备已经整理完毕,其中八挺轻机枪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武器堆的最前面,七连连长和指导员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还有一挺因为炸膛损坏的歪把子则被打包了起来,在日后会被送到师部统一修理。

  曹大晋见八连九连还没回来,就先行让七连全连换装,光是这些武器装备就能让全营战士换装。

  七连的战士们早就看着这些日式装备眼馋,这下听到营长发了话,战士们个个精神焕发,情绪高涨,全都钻进了武器堆里,挑挑拣拣起来。

  七连连长更是毫不客气,带着指导员和三个排长,一人抱着一挺轻机枪在怀里。

  “你干什么,有你这样换装备的?”曹大晋看着七连连长带头放肆,立即出声制止了他,“把轻机枪都给我放下,吃相这么难看,我和营长还在这呢。”

  七连连长苦着个连回道:“营长,是你们说的,让我们连换装的啊,你看一个班一挺,这些轻机枪还不够呢。”

  “你放屁,还一个班一挺呢,你咋不上天?轻机枪分配按我说的定,八连四挺,你和九连每连两挺,还有,九连先挑,你们连最后!”

  七连连长听到这话后可不干了,当即就变换着哭腔辩起嘴来。

  “营长你不能这么偏心啊,最后挑也就算了,凭什么八连分到的比我们连多,我们连可是牺牲了七十多名战士,伤亡惨重啊,他八连干了啥。”

  曹大晋看着自己的下属在这死皮赖脸,他不禁气笑了。

  还真是有啥样的长官,就有啥样的兵。

  他们团长李云龙就这样和旅长耍赖皮的,上行下效,下面的连长和排长各个都学到了精髓,会哭的娃有奶吃,别管能不能到手了,先赖起来。

  “你们连本来就有两挺轻机枪,再给你分两挺,就是四挺,你们连现在四十多号人难不成想用六挺轻机枪吗?”

  “那八连也不能拿分那么多啊。”

  “你以为这八挺轻机枪能全归我们营?你当我们团长有这么好说话?先这么分,等打完了这场仗,全团的轻机枪肯定会进行一次调度,你再不放下手里的轻机枪,到时候你们连就少分一挺!”

  七连连长听到这话,才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轻机枪,转而去武器堆里捡起了一把王八盒子挂在身上,而他换下来的那把独一撅则会上交,再经过调度分配给其他部队。

  新一团不是没有日式装备,但为了发挥出武器的最大威力和统一后勤补给,团长李云龙将所有的三八大盖都调给了一营,二营和三营就只能用着七九口径系列的步枪。

  七连全连换完了装备后,天暗了下来,大家都坐在战壕里吃着干粮,十几名通信兵则在外围警戒。

  等大家吃完了饭,八连和九连正好回来了。

  他们带着从四十多名鬼子身上拔下来的战利品,还有几十把伪军的枪械。

  追击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将溃逃的小鬼子大部歼灭,在鬼子后方待命的伪军则一个都没抓到,这些伪军打仗不咋地,逃跑却是一流,看到鬼子溃逃,当下就一溜烟的跑了。

  八连和九连回来时发现了在遗留在地上未来得及带走的武器。

  带回来的缴获里面,最最最重要的是有一个鬼子卫生兵的背包,里面可都是八路军最缺的药品。

  鬼子的药品虽然效果比正儿八经的洋鬼子药品差,对于八路军来说,也是难得可贵的好东西。

  在外围警戒的通信兵看到了鲁牛,立马按照营长的命令,拉着鲁牛来到了营长的面前。

  也不等鲁牛多喘一口气,曹大晋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击溃小鬼子的?”

  鲁牛从冲出战壕开始,一直到现在就没有休息过,他双手撑着腰,喘着粗气,“营长,你等我歇一会再说啊,我这追击了十几里地,可没把我累死,让我先喝口水啊。”

  曹大晋也知道这事一时也说不明白,连忙招呼着旁边的战士拿一碗温水来。

  鲁牛接过温水,一饮而尽,完了还摸了摸嘴角的水渍。

  本来他还想再吃几个野菜饼的,但看到营长那脸上急切的表情,他随即开始讲述战斗的经过。

  从第一波鬼子上来开始讲。

  他很快就讲完了前两波进攻,这时曹大晋出声叫住了他,“你挑重点的讲,第四波攻击是怎么回事,小鬼子的轻机枪是怎么被你们全歼的。”

  鲁牛知道重点要来了,他打起了精神,“营长,教导员,我知道你们会不相信,但我接下来说的都是真的,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废什么话,快说。”

  “营长,教导员,鬼子第四波进攻时,我们连有个新兵,突发神威,用我给的老套筒把鬼子的机枪手全打死了,然后我就带着兄弟们冲出去和鬼子拼刺刀,再然后鬼子的增援部队上来了,我就带着兄弟们撤回了战壕里,当时我带回来了一把三八大盖,这名新兵就用这把三八大盖,又把鬼子的机枪兵全打死了,这才造成了鬼子溃逃。”

  鲁牛一口气说完后,看着目瞪口呆的营长和教导员,他咽了口口水,“营长,教导员,我知道你们不信,其实别说是你们了,要不是我在现场亲身经历,我也不信这是真的。”

  教导员郭占山最先反应过来,他用着疑问的语气问道,“你是说这名新兵全歼了两次鬼子机枪兵?”

  “是的,是全歼了两次。”

  “你知道全歼两次鬼子轻机枪,要打死多少个机枪手吗?”

  不怪教导员怀疑,实在是鲁牛说的话太过于震撼,八路军里不是没有牛人,比如山东的那名号称“吕布”再世的牛人,一场白刃战,捅死了二十七个鬼子。

  还有程瞎子的那个团,有一个牛人,带着一名战士摸鬼子的炮楼,一连杀死十九个鬼子,又在偷袭日军机场时,带着一个班炸掉七八架飞机。

  鲁牛说的全歼两次鬼子轻机枪,第一次六挺,第二次九挺,这最少也有三十多人,这真的让人不敢相信啊。

  “报告教导员,我亲眼所见,光是我记录的,他就打死了四十名机枪手。”

  “你确定,你对你说的话能否负责!”

  “营长,教导员,我发誓,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用我的党性发誓,我说的千真万确,九连的三十多名战士都能作证。”

  见鲁牛居然拿自己的党性发誓,曹大晋和郭占山终于相信了鲁牛说的话,随后他们二人瞪着大眼睛,满脸震惊的表情,惊得鲁牛往后退了一步。

  “快快快,快把那名士兵带过来给我看看。”

  (鬼子中队部的执行官是干啥的啊,我查了半天资料也查不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