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镜星愿 > 幻珠

幻珠


  
此刻,城中街道空无一人,死气笼罩着昔日热闹非凡的帝都。
咚咚咚,街道深处传来打更鼓的声音,打更人沙哑的声音却迟迟听不见。每家每户大门紧闭,偶尔一两声犬吠伴着奇怪的微弱惨叫而后又归于平静。
破庙那头出现一个灵力通道,蒋家大少第一个出现,随后是桑悠然、风决和银湘…。
“奇怪。”
蒋东宇皱着眉头紧盯着破庙里面的雕像,一丝丝灵力从身上发出,像触手一样把雕像包裹。
银色的灵力不断输出,他的脸色越来越差,衣袖中的双手微微颤抖。
“停下!”
“停下!”
银湘和夕苑异口同声喊起来,同时手上快速结印朝向雕塑的方向攻击。
桑悠然看着他们,又看向从始至终嘴角勾起的辩机,没有阻止她们,而是迅速护住夕苑和风决他们。
辩机缓缓抬起头,此时他的瞳仁完全变成了紫色,冷漠的看着桑悠然,轻声说:“你们为什么要回来,为了那些蝼蚁吗?”
风决距离辩机最近,听到辩机说出那句话后第一时间冲过去想要控制他,不曾想,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更低估了辩机的实力。
风决引以为傲的速度在辩机的眼里就像放慢动作一样,辩机随手一挥,风决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撞到庙门后落到了地上。
“噗!”一口鲜血从风决口中喷涌而出。
桑悠然飞身上前扶起即将再度倒下的风决,不解的看着辩机,问道:“你是谁?!”
银湘和夕苑抽不开身,只好焦急的加大灵力输出。
桑悠然和辩机相对而立。
辩机微微一笑,语气中透着天真说:“我是辩机呀。”
桑悠然凝结灵力快速攻向辩机,口中问道:“既然你是辩机,那又为何攻击风决?”
辩机轻松接下她的攻击,点点头说:“对,我为什么会攻击他呢?”
不等桑悠然回答,又自顾自回答说:“一定是因为他太丑了,想想他还是小狼崽的时候可爱。”
桑悠然皱眉,看着辩机。
蒋大少和银湘他们的灵力几乎衰竭,终于体力不支倒下,雕像也不再吸收灵力,周身变得晶莹剔透。
没人注意到雕塑的变化,都被辩机突然的变化吸引,纷纷支撑着赶到桑悠然身边。而被蒋大少收在衣袖里面的幻珠悄然飞出,融入雕像的额心。
辩机感受到雕像的变化,嘴角的笑意更大了,随手丢出几个灵印。
虽然辩机丢的随意,但是因为他们三人已经灵力枯竭,所以看着灵印袭来,他们却没办法抵挡,任由灵印击向自己。
桑悠然自顾不暇,好在风决此刻清醒了过来,飞速将他们三人推到一边避开了致命一击。
风诀此时感受到体内狂乱的灵力横冲直撞,像是随时要冲破身体,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任何不妥,否则会发生什么,他无法预料,所以,风诀擦干嘴角的血渍,倔强的说:“这也叫攻击?充其量是挠痒痒罢了!”
辩机仰头看向越来越亮的天色,微微颔首,像是不经意的轻抚手中的物件,喃喃说:“唉!这么许多年,当真是委屈你了,不过那家伙也不知道在哪里,又过去了这许多年,你让我如何去找?”
不理会众人,辩机一遍踱步一边低声叹息:“也罢,答应了你的事情,终是要兑现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