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镜星愿 > 南山,观雨

南山,观雨


  
算算日子,距离南山回信回来的日子还有两天,这期间蒋东宇再也没有找过我,那个梦也没有再做。
一切,都很平静。
如果夜晚没有那些窥探,当然会更好。
这几天我也翻阅了许多寰殊地方志、风俗画本,也从听风的口中了解更多这个时空的规则。
这个身体已经完全适应,脖子上的伤痕从我醒来就消失了,可能跟这个身体特殊体质有关。听风说过,圣女每日要泡药浴,所有的药材从配方到用量国师都是亲力亲为。
但是我不理解的是,从遇刺到清醒,国师一次都没有出面,所有关于国师的记忆,都好像被下了禁制一样,非常模糊。
正当我还在思考的时候,一双手蒙住了我的眼睛。低沉的嗓音在我耳边若有若无的呼气。
“猜猜,我是谁”
这个时候一身风尘气息,应该是着急赶路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就过来了。除了南山,就是观雨。观雨是女生,那就只有南山。
“你是南山?”
“嗯!姐姐,我回来了。”
南山,南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果然,整个人的气质就像诗句里面体现的那样淡然自若。如果不是赶路带来的疲惫感让整张脸看起来憔悴,这张脸会更加迷人!既然是圣女弟弟,那圣女应该长得也不会太差,还是要找个镜子看一眼才行。
“南山,快坐、快坐,听风,给南山倒杯热茶。”
“哎,姐姐,我看看你怎么样?伤到哪里了?”
“额,我的伤都好了,就是失忆了,从前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姐姐,只要你姓名无忧,失忆就失忆,反正谁也拆不散咱们姐弟。”
“南山,这次遇刺你有什么看法?蒋二少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
我想看看南山对蒋东宇的看法,也想了解蒋东宇和圣女的关系究竟如何。
“姐姐,这次行刺的人应该是和刺杀司震鹤一路的,我和观雨一路调查发现了蛛丝马迹,这次刺杀不单单是刺杀你和司震鹤那么简单,背后有更大的阴谋。”
“那司震鹤和蒋东宇,司家又和蒋家是什么关系?为何在我记忆里面他们都是第一格术家族?”
“姐姐,您有所不知,这司家和蒋家其实是一家,司家是蒋家的一个旁支,二十年前司震鹤还叫蒋震鹤,他是蒋家旁支一个司姓姨娘所生,一直养在姨娘家,虽然是庶出但是此人在格术方面颇有天赋,除主家两位少爷无人能在他手下过十招。”
“所以他自立门户,改姓娘姓?”
“对,说实话,司震鹤着实成为一代贫民子弟奋斗的楷模,影响着一批又一批庶子,就连我,也着实佩服此人。”
“也就是说,现在司家和蒋家分庭抗礼,大陆齐名格术第一大家族?”
“是”
“那蒋东宇你怎么看?”
“蒋二少为人不好论断,但外界多传言蒋二少阴狠、毒辣在同辈无能出其左右,但其出色的容貌又让他收获大量年轻女子的青睐,怎么姐姐认识此人?”
“前几日来过。”
看来蒋东宇实在是风评太差,合作的事情暂时缓一缓吧。
“对了,观雨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