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镜星愿 > 故人

故人


  
“你到底是谁”
“嘶...”
好痛,应该是破皮了。不过看他这个样子,应该对圣女没有恶意,反而像是担心?
“你最好把匕首拿开,我不喜欢被人拿东西指着,尤其是你,蒋东宇”
蒋东宇,寰殊大陆第一格术家族二公子,圣女的至交。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这都是刚刚圣女残魂的功劳。我还知道这小子一直心悦圣女,虽然为人阴狠毒辣,但是对圣女倒也是掏心掏肺。
今夜应该是担忧圣女伤势前来探望,恰巧碰见贼人,就顺势又救了她,哦也就是我。
这蒋家二公子在寰殊可是亿万少女的梦,不仅长相俊美,家世显赫,更是在格术修为排行榜上位列前茅,虽然脾气古怪了些,但是并不影响脑残粉的热爱。
毕竟,如果能够征服这匹烈马,那就真的一辈子啥都不缺了。
现在看来这个蒋东宇应该是从我刚刚的反应中看出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是你,又不是你,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失忆了”
“胡说!”
靠,说话就说话,匕首不要用力啊!我能感觉到匕首又刺入了一点,不用怀疑,一定流血了。难道刚过来就要死了?死了也好,不管能不能回到那边,至少还能紧跟着东榆,也许下辈子还能追的上。
索性我闭上眼睛,随他去吧。
“桑悠然,你我自小一起长大。你有难处我可以帮你,没必要拿那些欺哄旁人的推辞来骗我!”
“蒋二少,你的匕首再刺深一些,我恐怕就不用烦心这些俗世了,那我倒是要谢谢你。”
“你当真失忆?”
“当真,若你不信,大可刺下去。正好,我也不想在这污浊的世间流浪,就是麻烦你跟我弟弟南山解释一下,为何刺杀没死,反而死在你的手中。”
快松手!我要痛死了!
这个身体就很虚弱了,再流这么多血,估计需要很久才能恢复。
“我要如何信你”
“你不信我又能如何?”
“这是...”
要不是残魂记忆传输,我还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块令牌,那是他送给圣女的,也算是两人的小秘密吧。如果这都不能证明,那我也就认了。
“我只觉得这个东西你应该认识,具体是什么,我想你比我清楚。”
“确实”
“可以把这个东西拿下来了吗?”
这个二少确实谨慎,但是匕首还是收了起来。
我在想今天如果过了这一关,往后有他助力,必将没有阻力。只是现在局势还不太明了,重生这件事就只能烂在心中。
“悠然,我听闻你是在司震鹤清醒后遇刺,司震鹤究竟说了什么让你受牵连,让那帮人不惜动用九级格术士来刺杀你?”
“那个,二少,我失忆了”
砰!我的桌子...上好的黄花梨木桌子就这么被他徒手砸出一个洞。
“二少,动静小一点,我怕招来侍卫,还有,这个桌子挺贵的”
“那我明日过来探望你。”
“呼...”
蒋东宇冷冷的说完便闪身飞出窗户,我也脱力瘫在床上。
脑子有点乱,猜不透蒋东宇今天的态度,这个身体太虚弱,脖子上的伤也没有处理就昏昏沉沉睡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