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镜星愿 > 车祸

车祸


  
“天真以为是他的独特品味,殊不知是他难以言喻的对决...”
梦在手机铃声中醒来,来不及擦干额头的汗,来电显示本地陌生号码。按下接听键
“您好,请问您是蒋东榆家属吗?蒋先生在...路口被一辆货车追尾...”
来不及听他说完我就立即洗漱赶去医院,我的内心告诉自己,一定要尽快见到东榆,一定不能错过...
我不知道自己用了多久赶到的医院,当我站在那个房间的门口,看着那三个字,我的脚怎么都挪不动...
“东榆,你是太累了”
掀开盖着的白色床单,他脸上的擦伤还有来不及清理掉的血迹刺激着我的眼睛。这一刻,我感觉全世界都失了声,心里空的可怕。
原来所谓失去,真的不是歇斯底里,而是眼泪都流不出来的心碎。我知道,我是真的失去东榆了。
处理完所有事情,我带着他的遗物回到家里。收拾收拾,我要送他最后一程。
家,静的可怕。墙上时钟的秒针一下一下,敲打着我的耳膜。
东榆喜欢看我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所以我们的新房有一个衣帽间,他特意给我装了一面镜子。我看着镜子里苍白的自己,越来越陌生,越来越陌生...
忽然,从镜子里伸出一双手把我了进去!
我不知道的是镜子外面,我的身子木然的换好衣服,整理好物品,代替我完成了本该我做完的一切,包括送东榆最后一程!
天旋地转过后,是无边的黑暗和死一样的寂静。**静了...没有呼吸声、没有心跳声...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自己第一声心跳...
“你醒了?”
一睁眼,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我,吓得我后退一步才看清楚原来是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
“姐姐,你终于醒了,呜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个小娃娃是怎么回事?还有,我的手...我的手不是原来短短修剪的很干净的指甲,而是长长尖尖的指甲上面套着华丽金属甲套!
这根本不是我的手!
“乖,别哭了,那个,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姐姐,你怎么了?你不认识小雨了吗?”
“咳咳,小雨,姐姐有点头晕...”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对,面对这个陌生的地方,还有陌生的身体。现在第一步要做的是熟悉环境,这个小鬼头太小,套不出来什么。看这个身体的样子应该是个小姐,应该有个什么丫鬟婢女服侍在身边,还是试一试吧,反正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小雨,你能帮姐姐找个大人...”
额,刚刚还在的小鬼头怎么不见了?!
忽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小雨的声音
“快点,快点,姐姐醒了”
“吱呀”门开了,小雨领着一个梳着双发髻的少女走、哦不,是跑进来,然后一下扑进我怀里。
话说这孩子还真是没有控制力道。我的胸口像被一头牛撞了一样痛!
“咳咳...”
“呜呜,主子您终于醒了,听风以为...以为...哇...”
这个叫听风的婢女泪腺太发达了,再加上小雨...不管了,先了解情况。
“听风?我怎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