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镜星愿 > 梦


  
自记事起,我一直重复做着同样的梦。一间稻草屋,一个小院子,我就在院子中央,看着纸窗透出来的模糊灯影。
村里来过一个游方的僧人,他说这是我前世住过的地方,人往生入黄泉后,前尘旧梦都随一碗孟婆汤一笔勾销。至于我,也许是旧时心愿未了,也许什么他也没有再说,我奶奶也就没有追问,只说人各有命,随缘就好。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和老公结婚,不知从哪一天,我发现我不再重复做着那个梦,也没再见着那个小草房子,甚至,我连梦里那个身影的记忆都开始模糊了...
“亲爱的,今天晚班,你自己在家里害怕的话就把灯打开,我把手机铃声开着,无聊就给我打电话”
“哎,好吧...你抽空也休息休息,不要那么累。”
没错,我是桑悠然,一个小牙医,没有意外的话每天朝九晚五,老公蒋东榆是市一院一名急诊科医生。急诊和普通病房的区别就是,时刻准备着从死神手里抢人,自己也时刻在生死线上徘徊。
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一旦病人没有抢救过来离世,我们还要面对情绪激动的患者家属,轻者辱骂,重者拳脚相加,更有甚者横刀相向!
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的日子,从认识到现在,我们很少一起过节日。我从不后悔,因为从选择他的那一刻起,我就做好了准备。接受他所有一切,包括工作。
从前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但我从未有像今天这样心慌。我握紧手机,把身子缩进被子,裹紧。汗已经湿透我的衣服,窒息的感觉一点一点把我吞噬...
又是那个地方,稻草屋里面的灯光透过窗户给黑暗的院子带来一丝丝的光明,我又看见那个许久不曾出现的灯影。他背对着我,一点一点从窗口消失。忽然小屋的门被推开,我终于看到他的脸。
“东榆!?”
他居然和东榆长得一模一样!
“悠然,你来了”
他一步一步走向我,我甚至能清晰看到他眼睛里面自己的倒影。
“你是谁?”
“我是谁?悠然,你又是谁?”
无视我的疑惑,他站在我的面前,凝视我的眼睛,他的眼神就像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就像东榆看着我的眼神...
“我经常梦到这里,但是我第一次梦到你,如果你真实存在,可以告诉我原因”
“呵~,梦?悠然,人生如梦,梦里梦外,都不过镜花水月,到头来一场空。”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整个小院被淡淡的薄雾笼罩,那个像东榆的男子周身也像笼着淡淡的光晕,我竟看懂了他眼中的忧伤。
“既然如此,我想好好过我的生活,不念过去,不畏将来,过好现在。你有你的归处,我也有我的幸福。”
说完,我回头开始逃离这个地方,虽然我知道是梦,但下意识里,我还是回头向门外跑去。忽然手腕一紧,他抓住我的手腕。
“悠然,我们很快会再见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