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穿成“女修”后被魔尊抢了 > 第37章 后宫

第37章 后宫


沧冥门的伏霞洞,是专门用来练制丹药的丹房,也珍藏着大量名贵的丹药。

夏炎奉霍焰之命,来到伏霞洞找瑶烨取一瓶名贵丹药为楚瀚温养滋补,她给得很是有一些不情愿。

“那个楚瀚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师兄对他那么好?之前为了替他疗伤,已经费了不少上等丹药。现在他都没什么大碍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浪费丹药?”

因为楚瀚是门主心坎上的人——这话夏炎没法直说,只能装糊涂。

“我哪儿知道了,这些问题你应该去问门主呀?”

瑶烨拐弯抹角地问过霍焰一次,结果他很没好气地回答道:“我做事用得着跟你交代原因吗?我是门主还是你是门主?”

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霍焰还是沧冥门最大的老大,他瞪着眼睛一发飚,瑶烨自然不敢再多嘴多舌地多问什么。

霍焰不能问,夏炎一问三不知,瑶烨的满腹疑惑,其实还可以找当事人之一的楚瀚答疑解惑。

但是有一个问题,逍遥洞府如今对瑶烨来说是一个根本进不去的地方。

因为之前她在桃花林刻意接近霍焰的事,他从此不准她再踏入逍遥洞府半步,取消了她出入洞府的权限。

瑶烨想找个机会跟楚瀚交谈,于是决定跟着夏炎一起去一趟逍遥洞府。

夏炎目前可以自由出入这方禁地,还能带一个人进去,譬如带侍童进去做一些打扫清洗之类的活计。

“这瓶丹药服用时很有讲究,我怕你说不清楚,要不我和你一起过去送药吧。”

瑶烨和夏炎一起走进西厢房时,楚瀚半倚着床头坐着。

胡俊卿站在一旁,拿着一把象牙梳正在为他梳头发。

那把长发十分茂盛,乌黑莹亮如一匹上等黑丝缎。

一绺发丝轻拂在鬓角处,衬得白皙的脸颊越发莹白如脂玉。

一双秋水横波清的眼睛,比宝珠还要明亮晶莹。

瑶烨看得不觉一怔:没想到这个楚瀚居然生得如此俊美。

瑶烨还是头一回见到楚瀚。

之前霍焰从地下墓穴救出楚瀚时,先用灵力为他护住了心脉,然后直接带他飞回沧冥门进行后续疗伤。

瑶烨和夏炎事后才赶回沧冥门,那时楚瀚已经住进了逍遥洞府,她压根就没有机会一睹他的庐山真面目。

今日一见,方知是一个俊美无俦的美男子。

交代了那瓶丹药的服用方法后,瑶烨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满腹好奇,开始问问题了。

“不知楚公子跟霍师兄是如何结识的?”

这个问题,楚瀚自然是回答得很含糊了。

“就是萍水相逢,偶尔结识的。”

瑶烨又问道:“那你们结识多久了?”

“也没多久。”

楚瀚继续含糊其辞地搪塞着瑶烨的问题,夏炎知道他不想透露个中详情,就赶紧拉着瑶烨走人。

“门主交代过,楚公子这些天要好生静养,我们没什么事就别来打扰他,走吧。”

瑶烨和夏炎一起走出西厢房后,感觉更糊涂了。

霍焰那里问不出什么也就算了,毕竟这位脾气暴躁的门主平时基本上不会好好跟人说话。

可是楚瀚明明看上去很好打交道的一个人,为什么也一副含糊其辞不愿多说的样子?有必要这么讳莫如深吗?

霍焰亲自前往几大门派轮流拜访了一番。

当年各派参与剿灭鬼宿门的修士还有人在,都已经在门派成了举足轻重的长老级别。

不过对于鬼宿门那些邪魔外道的术法,大多数人都摇头表示并不了解。

在蜀山剑宗,宗主姬重光听说了霍焰的来意后,也皱着眉头说:“鬼宿门的法术十分妖邪,怎么施术怎么解术都是他们门派的独家秘术,外人恐怕是弄不清楚的。”

蜀山已经是霍焰最后造访的地方,仅有的希望都在这里了,他不想就此铩羽而归。

“姬宗主,贵门派还有当年围剿过鬼宿门的长老在吗?可否请出来一见?”

姬重光思索片刻,吩咐一名随侍弟子道:“去请祁真人过来会见霍门主。”

祁真人是姬重光的师伯,已经修炼了一百八十年,一直卡在化神期这关过不去。

凡人修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越到后面越难有突破,很容易陷入瓶颈状态停滞不前。

祁真人出来见客时,霍焰差点还以为来者是一位丐帮长老呢。

他一身青色道袍大补丁套小补丁,破烂程度跟叫花子有一拼。

头发胡子也没认真打理,全都乱糟糟的,个人形象很是不佳。

对于这位不修边幅形象欠佳的师伯,姬重光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

没办法,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蜀山剑宗门徒众多,出个把怪胎也很正常了。

“祁真人,霍某今日拜访,有一事想请教阁下。”

霍焰省略掉寒暄那一套,开门见山地直说来意。

祁真人也不跟他客套,听完后直接问重点。

“霍门主,你不会无缘无故地跑来问肉盾术可有解除法,是不是这项妖邪之术又重现世间了?”

“实不相瞒,公孙德不知如何习得此术,将我一位好友施术变成了他的肉盾。如果不设法解除术法,我就要一直受他钳制,无法杀他报仇。”

祁真人一脸“果然如此”的神色。

“鬼宿门的妖邪之术,都是鬼修门主百里雄独创的。只有他才最清楚如何施术解术,而他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祁真人,你以前既然听说过肉盾术,是否对这一术法略有了解?”

祁真人欲言又止,似乎有些话不太方便讲,霍焰虽然不是擅长察颜观色的人,也还是看出来了。

“祁真人,有什么话不好直说吗?”

祁真人毕竟是个洒脱不羁的性子,思索片刻后还是开了口。

“听闻欢喜宫的浮花夫人,当年曾与百里雄有过一段露水情。要不你去找她问问看是否对肉盾术有所了解吧。”

合欢宗的女修,于修行一道上各有各的机缘。

有的会找位称心如意的郎君,结为长相厮守的道侣。

有的更愿意结露水情缘,挑选不同灵根的修士一起双修,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集百家之大成。

浮花夫人属于后者。

这个风流美艳的女子,视天下男修为自己的后宫。

看中哪一个就与之阴阳合欢,等到新鲜劲儿一过就另找新人了。

在坊间传闻中,浮花夫人的情郎遍布大半个修真界。

不过她曾经与鬼修百里雄也有过露水情,倒是头回听说。

因为祁真人的一句话,霍焰马不停蹄地赶去了欢喜宫。

这是他第三次来欢喜宫,前两次都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当年的乌龙抢亲记,被浮花夫人有意宣扬得天下皆知,让魔尊少主沦为笑柄。

霍焰丢脸丢大发了,发誓以后绝不再跟欢喜宫这位难缠的女宗主打交道。

可是今日他却食言而肥,再次跑来欢喜宫,客客气气地求见浮花夫人。

上一次,霍焰在欢喜宫外求见浮花夫人时,被她拒之门外。

但这一回,他很快就被请进了主殿。

浮花夫人一身素白衣裳。自从爱女云瑟被公孙德杀死后,她就不再穿任何颜色鲜艳的衣裳。

除非公孙德这个罪魁祸首死了,否则她将永远素衣到底。

浮花夫人修行也有上百年了,只不过合欢宗向来驻颜有术,所以她看起来依然是风韵动人的美妇人,一点也不像祁真人那副糟老头子的模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