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旷世疯爷之土匪冒充皇帝 > (十六)漫长的讨论

(十六)漫长的讨论


  
大钉二钉看情况不好,蹦起来准备救朕,他们瞬间被一群乞丐持棍抵住。
朕到了此时,明知他们救不了自己,赶紧叫着
“我已经被你们丐帮抓了,你们净衣帮和污衣帮的人就别争了!”
小帮主也明白过来,赶紧喊
“你们同属丐帮还争个屁呀!惹天下英雄笑话!赶紧都收手!”
那些乞丐虽然不明白,既然小帮主发话,一个个也就收棍退下。
而大钉二钉也明白了朕的意思,收了手,等待机会。
这时,施大侠已经来到朕的面前。不等他伸手,早有人挥动木杖将朕脸上的黑纱挑掉,嘎嘎笑了几声,才说话
“看看,看看,我老太早就发现他了!果然没错!看这小脸多白净!啧啧”
说罢,伸出一只手,在朕脸上摸着,气得朕转脸准备去咬,看看那只像风干了的乌鸡爪子的手,他一阵恶心,赶紧又把嘴闭上。
施大侠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来,对着上面,细细打量朕。
从县太爷到大钉二钉,再到这个屎大侠,看朕的表情动作都是惊人的相似。
朕就不明白,难道自己这张脸能看出花来吗?
不过,三个人看他时的面部表情变化还是大为不同的。
县太爷是越来越惊慌,大钉二钉是越来越喜悦,而施大侠的脸则是越来越阴沉,直到阴云密布。
他将纸紧紧攥在手里,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不错!就是此人!来人,将他押进忠烈祠,开膛摘心,祭奠逝去的英灵!”
说罢,他身后冲过来几个人就要来抓他。
朕顿时冒汗,我就是来穿越的,有那么大罪过吗?死就死吧,还开膛摘心?这也太过分了吧!
“停!停!我有话说!”
小帮主赶紧把上来的几个人推到一边
“你们别急,听听他有什么临终遗言!”
朕看看她,你个小东西,回回都是这一句台词,我早晚死在你的嘴上。
“屎大侠,不是施大侠!我想问你,你们为啥杀我?我又不认识你!”
施大侠冷眼看看他
“你不认识我,我却早就记得你了!十多年前我就发誓要找到你,然后把你碎尸万段祭奠逝去的英灵!”
“十多年前?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孩好吧!能干出什么坏事,让你那样恨我呢?”
“你是没有做什么,可是你的老爹却害死了为天下敬仰的大英雄!而我的爹爹也因此而死!所以,我要拿你的血祭奠他们!所以,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那个忠奸不分,昏庸无能的爹!”
爹?我咋又多了一个爹?而且还是一个那么“坑”的爹?
“不对,不对,既然是我的什么爹干的,说明与我无关啊!他的过错他自己承担,你应该去找他才对啊!管我个毛啊!”
施大侠略略犹豫,点点头
“你说得也对!好吧,今日先拿你祭奠英灵,以后我再去寻你爹报仇!”
啊?说了这么多,等于白说!朕差一点昏过去。
这一次不等施大侠的手下过来,早有峨嵋派的老太过来,扔了手里的木杖,将朕的两条腿抓住,叫着
“他的这两条腿是我的,你们谁也别跟我争!”
旁边的人也猛然惊醒,朕只觉眼前一亮
一个老和尚扑过来将他的双臂拽住,还叫着
“两条胳膊和一只耳朵,是我们少林寺的!师弟,师弟,赶紧把他的耳朵揪下来!”
又一个和尚答应着,冲上来。
同时,拂尘抖动,又有人抓住了朕的头发
“头发,头发都是我们武当山的!谁也不许争!”
这时,就听见有人叫
“你们都争,难道就没有我们余家的份了?我们兄弟,人来马走,马走人来……”
随着有人一声叫骂
“你们这些凉怂!这会子都来争!蹲坑的时候,你们咋不去?都撒开,撒开……”
说罢,过来撕扯众人的手。
那些人又不让,拉扯得更紧,朕被他们一会儿往东,一会儿往西,撕扯得痛不欲生。
随着一声嚎叫,刺破天穹,乱哄哄的众人都迅速安静下来,互相看着
“这谁呀?叫这么大嗓门?”
“我!我,是我!我再不叫这么大嗓门,你们就把我五马分尸了!”朕叉着嗓子叫着。
“这个主意好啊!活人不好分,总瓢把子,你们这里有马吗?先把他扯烂了,再分吧!”
朕吓得一哆嗦,赶紧叫
“别,别,听我说一句!我有办法,包你们都满意!”
小帮主抱着朕的腰,也赶紧叫
“对对,大家先别争!听听他还有什么临终遗言!”
朕气得真想先打烂她的嘴。
施大侠站在人群里,看他们乱糟糟的,也直皱眉,可是又没有什么好办法,听到小帮主喊,也赶紧将大家喝止住。
朕这才挣脱了双臂和腿,可是头还是抬不起。
“我说,武当掌门,你能松开手吗?一会儿我就出家,头发都给你!成不?”
“哈哈,成!成!”
朕终于又站起来,看看那盯着自己的一双双眼睛,朕心里都是哇凉哇凉的呀!这不是人,就是一群要吃他的野兽啊!
“诸位,既然你们都那么稀罕我,我呢,也打算成全大家!不过,你们这样争执,实在伤和气!也不像名门大派的样子,对吧?我出个主意,你们干脆剪刀石头布,谁最后胜出,谁就说了算!这样呢,也不伤和气,凭运气吃饭,还公平,你们觉得怎么样?”
众人都面面相觑,这……这是什么主意啊?
施大侠一皱眉
“这算什么?我们堂堂明五门还有各位绿林好汉,咋能弄这样的小孩子的把戏!”
小帮主低声问朕
“你有没有靠谱点的呀!这是啥破主意啊?”

“你先带头同意,我还有办法呢!真不行,死了我也不怪你了!”
小帮主赶紧举手
“我看这个主意好!虽然说幼稚,但不会作假!而且大家都有机会,也公平!对不对?”
峨眉派,少林派犹豫中,余老大兄弟先蹦起来
“这个主意俺看行!平时咱们不也抓阄解决大事嘛!公平!我们同意!想我们兄弟人来马走,马走人来……”
“凉怂!这个主意还不赖!俺也答应了!俺们崆峒派蹲坑,都臭死了……”
崆峒派掌门也赶紧答应,必定这样自己还有机会,比白白让峨眉派,少林派占便宜强!
施大侠还有些迟疑,小帮主凑到他跟前
“总瓢把子,我同意这个办法可是给你解围呢!你看大家为了一点赏钱都争成这样了!你赞成谁都不好啊!到时候你落抱怨还不算啥,弄不好明五门可就分裂了!不如就这样办,结果如何,大家自己同意的,也怪不到你头上,你也好做人!”
施大侠想想也确实头疼,只好点点头。
主意是朕出的,他就自然成了组织者和策划者。
让几个派里,各出一人,先用抓阄的方式进行分组。
而施大侠多了一个心眼,为了洗脱得干净,干脆不参加,只是在一边旁观。
朕在人群里,蹦蹦跳跳,忙得不亦乐乎。
后面可急坏了小帮主,来回追了他几趟,才拉住他
“你蹦得还挺欢呢!等决出胜负之后,你就要大卸八块了!你知道不?到时候我可真救不了你了!”
朕偷偷跟她嘀咕
“你要是赢了,愿意放了我吗?”
小帮主
“可是我也不一定就能赢啊?”
“你不能赢,可以委托我啊!我能包你赢!”
“真的?”
小帮主翻眼看看他,有点不相信。
“真的!”
“哦!好吧,我就委托你陪他们玩儿,如果输了,你也怪不着我了!”
朕答应着,心里颇为自信:自己靠剪刀,石头,布,曾经打遍疯人院无对手啊!再加上今天“龙爪手”的外挂……嘿嘿。
果不其然,朕代表丐帮下场,一路通杀。
他本来就精通此术,又加上龙爪手,别人一把手出过,他眼到手已经伸缩两次,对应变着,谁还能赢他呢!
最后结果,丐帮大胜。
一帮子乞丐高兴了,举着朕,欢呼雀跃,巡航一周。
那些被打败的,也都没有二话,无精打采地呆在一边。
朕此时可无心庆祝,他赶紧下来,凑到小帮主跟前
“喂!你赢了,你说了算了!赶紧把我放了吧!”
小帮主也不看他,起身望着大家
“各位,丐帮虽然侥幸赢了,但也无心独吞成果!到时候,自然还会给诸位分一杯羹的!不过,我们丐帮今天来了两拨人,一拨是我们污衣帮,另一拨是净衣派的,所以如何处理,还需双方商量之后,再定!望大家多等待片刻!”
大家听说还有自己的一份,立刻又有了精神,都赶紧冲着小帮主致意,表示理解,支持。
小帮主拽着朕,跟着大钉二钉凑到一处拐角,嘀咕起来。
朕气呼呼地望着她
“你赢了,咋不放我?”
小帮主扫视一周
“你瞎呀!那么多人,我说杀了你,他们没话说,我说放了你,他们能同意吗?他们同意,施大侠十几年前就憋着杀你呢!他能同意吗?”
“那咋办?”
“先拖着,等晚上再说!”
……
几个人在那里嘀嘀咕咕,咕咕嘀嘀,眼见着讨论了半天,还在指手画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