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旷世疯爷之土匪冒充皇帝 > (十三)小偷

(十三)小偷


  
“你们…你们是谁呀?按琴,按琴,用那么大力干什么呀?好了,把琴也弄坏了!这是怎么说的呢!哎呦……”
大钉二钉猜想刚才扔纸的一定是他,看他这样,反倒高兴。

“我们是朋友引荐来的!”
“哎呦,谁呀?有暗号吗?”
“有,鸡,母鸡,会下蛋的老母鸡!”
那老头嘴歪眼斜地瞅瞅他们
“原来是六指把你们招来的呀!怪不得我倒霉了呢!”
朕好奇
“啥六指?”
“六指弹剑仙啊!你们不认识他啊?”
“认识,认识!就是他让我们来的!”
朕赶紧说
“哦!跟着我走吧!”
几个人一路来到一处会客厅里。
坐下后,老头望着他们
“你们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准备要多少?”
三个人都一愣,哇!这么直接?
大钉
“我们到京城去,需要……”
朕赶紧接过话
“我们最多能借多少?”
“这个数!”
老头举起一根还是血淋淋的手指头。
大钉二钉,脸上露出笑容
“一百两?紧紧也就够了,够了!”
“不,不,小买卖进不了我们按琴山庄!”
“那是多少?”
“一万两!”
大钉二钉急忙摆手
“用不了,用不了!”
老头呲牙笑笑,嘴角还淌着血。
“用得了!就怕还不够用呢!”
“对对,老头说得对!少了万一不够用,不是耽误事嘛!行,就一万两!”
朕赶紧说。
“好吧,你们谁签字?谁担保?”
说罢,拿出一张纸来,同从匾额上落下的纸颜色相同。
大钉二钉互相看看,朕赶紧把纸接过来,递给他们
“你们是官差,有身份的人,这个当然由你们来签了!这样人家才放心嘛!对吧?”
“对对!”老头擦了一把,鼻血,连连点头。
大钉二钉无奈,只好在旁边拿过笔签字,字签完了,还需要按手印画押,可是老头一时竟然找不到印泥,正着急,朕把他拉到大钉二钉跟前,在他鼻子上,轻拍了一下,刚刚凝固的鼻血又直流下来。
朕拿着大钉二钉的手蘸了老头的鼻血,按手印,画押。
一切搞定,大钉二钉忐忑不安,朕则乐滋滋地等着老头去拿钱。
过了十多分钟,老头又走进来,把手里的包裹递给大钉,面带笑容
“这个银子给你们,路上省着点花!”
大钉二钉掂掂非常轻,以为是银票,他们把包袱打开,顿时傻了,里面只有一块一两左右的黑乎乎的碎银子。
二人直勾勾瞅着老头
“这……这是咋回事?我们的银子呢?”
“这就是你们的一万两银子啊!扣除利息,再扣除你们砸坏的琴门钱!就这些了!”
朕气得也差一点跳起来
“你们这他妈的是咋算的?一万两就剩一两银子?你们比黑店还黑呢!”
老头有些不高兴
“年轻人,你可不能这样说啊!你损坏了我们的琴门,再刨去利息,按说一万两都不够呢!给你们一两就不错了!”
说罢,从袖筒里扔出一张纸来,大钉抓过来一看,就一个字;“滚!”
大钉二钉火了,抓住老头就要动手。
在翻手之间,老头脚步移动,三个人也不约而同被他一路带到了门口。
只听“扑通,扑通,扑通”三声响,大钉二钉,朕都已经四仰八叉地摔出了大门。
随后,又飘来一张纸:
丫的,跟我斗!赶紧滚蛋!
注明:到期别忘了还钱!不然,一天翻一倍!
随后,又从门内扔出一个锦囊,正砸在朕的鼻子上,血顿时流下来。
“你丫的,竟敢打我鼻子!
看在是故人所托,我们庄主特意送你一个锦囊,平时万不可打开!关键时刻,能救你丫的命!”
老头说罢,“咣当”已经破烂了的琴门又被关上。
大钉二钉爬起来就要冲上去砸门,朕赶紧捏着鼻子把他们喊回来。
“还砸?还砸一两银子也没有了!”
大钉二钉互相看看
“这也太气人啦!我们啥时候受过这气!”
“你们打得过那个老头吗?”
朕问
大钉二钉摇摇头
“刚才那个老家伙瞬间转移的手段,太厉害了!我们打不过!”
“明知道打不过,还上去干嘛?走吧!”
朕坐车,大钉二钉骑马,折腾了半天也饿了,走不多远,就看见庄子头上有一家小吃店。
几个人进去吃了点东西,还剩下几十个铜钱。
几个人无精打采地赶路。
一边走,二钉还举着一串铜钱不停地在耳边“哗啦啦”地晃着,大钉被他晃的心烦
“二钉,你老是晃悠它干嘛呀?怪烦人的!”
二钉看看他,继续晃着
“大哥,我以前从来没觉得,不知咋地啦!今天老觉得这铜钱的声音真好听啊!”
大钉一皱眉
“嗯!再过两天你还会觉得馒头是人间美味呢!”
二钉听不够,干脆把一串铜钱挂在车屁股后面,随着车子的颠簸,一路“哗啦啦”不停地响着。
不多久,天色暗了下来,几个人也住不起店,就在野树林子里,猫着睡了。
半夜十分,朕喊醒车夫搀扶自己下车尿尿。
他刚刚站稳,开始“嘘嘘”,就听见身后一声鞭子响,随着马的一声嘶鸣,马车“咕噜噜”地趁着夜色向回路奔去。
朕忘了自己的断腿,喊叫着,提着裤子就要追,“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这时,大钉二钉也听见了动静,赶紧跑过来,翻身上马尾随着追赶。
不大功夫,又蔫蔫地回来。
“马车呢?”朕问
“跑了!估计是看我们没啥指望了!就跑了!”
大钉气呼呼地说
“那我明天咋办?”
“明天,你也只能骑我的马了!然后,我和二钉骑一匹!”
“我腿有伤,骑马还不颠得疼死啊?”
“没办法,五爷,只能先将就一下了!等到……”
“等到京城就好了!是吧?可是我等不到京城就颠死了!”
大钉一脸的尴尬
“不用到京城,等我们过了这一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用我们的身份向当地的官员转借一些钱,再给你弄一辆车子,就好了!”
“哦!不过你可抓紧弄!不然我可不去什么京城了!”
“知道,知道!”
大钉连连点头。
朕这才靠着一棵树,打盹。
就听见二钉嘴里念叨
“那串铜钱也被那个家伙给带走了!花花啦,花花啦,可真好听啊……”
第二天,三个人两匹马上路,走了半天,水米未进。
好不容易才看见前面出现一个镇店。
刚进镇子,就闻见一股香味飘过来,原来旁边是一家包子铺。
三个人的肚子都开始“咕噜噜”乱叫。
朕催马到了旁边,问笼屉旁边的老板
“包子咋卖的?”
“一个铜钱一个!”
朕一指大钉二钉
“拿他们的刀跟你换,行不行?”
“不行!”
“那拿他们的衣服跟你换,行不行?”
“不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啥行?”
“钱行!”
废话!爷有钱还跟你这儿磨叽?朕看着包子,愤愤地想。
大钉二钉已经下马,走过来
“店家,我们五爷喜欢开玩笑!呵呵,你别介意!我问你,你们这里的当地官员是谁?在哪里住啊?”
“官员?保长算不算?”
“算!当然算!”
店家给他们指路,大钉二钉正要谢过去找,朕赶紧插话
“店家,我们是京城来的,找你们当地官员有紧急时务,不能耽搁!你讲得我们也不大好找!要不麻烦你带我们去一趟吧!”
“既然这样,我带你们去也是应该的!可是……我这包子铺谁看呢?”
老板有些发愁。
“我帮你看着就行!反正一会儿就回来了!”
“你?”
老板看看他,又看看包子。
“你放心去吧!一会儿有生意我还可以给你卖呢!放心吧,你看我们高头大马,绫罗绸缎的,还能偷你的几个包子嘛!对吧?”
老板点点头,信了。
三个人刚走,朕就急不可耐地掀开笼屉,抓了包子大吃起来。
边吃边想
“大钉昨天说得对呀,才过了一天,这包子就变得这么美味了呢?”
正吃着,就见大钉二钉骑着一匹马,疾驰而来,到了不远,就开始喊
“五爷,有人追来了,赶紧跑!”
说罢,一阵风飞过去。
朕往后一看,吓得蹦了起来,几下跳到马跟前,也顾不得疼,纵身上马,尾随着大钉二钉跑了。
这时,后面一大群人也跟上来。
包子铺老板随后赶回,见笼屉都空了,也气得抓起一根擀面杖追赶过去。
三个人跑了一段路,后面的人群才渐渐被甩远了。
大钉二钉这次放慢了速度,大钉满脸狼狈瞅着朕
“五爷,你吃饱了没?”
朕点点头
“凑合吧!”
“可是我们天亮到现在啥都没吃呢!刚才还差一点被打死!你听这肚子还叫呢!”
朕果然听见他们俩个的肚子像吹水葫芦一样。他从怀里掏出两个包子来
“这是我藏得,都压扁了!你们吃不?”
大钉二钉忙不迭地接过去,一口吞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