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旷世疯爷之土匪冒充皇帝 > (九)弹剑客

(九)弹剑客


  
朕这才舒心畅快地躺倒在车里。
没多久,马车已经徐徐停下,大钉来到车子前面,帮着车夫把朕搀扶下来。
朕本来满心欢喜,抬头一看,顿时阴云密布
“大钉,你就选这个破地方啊?连店带东西都值不了五百块,这能有啥好东西啊?”
“五爷,你不知道,我刚刚看了,前面虽然有一家大店,可是里面人员混杂,不安全,这里虽然条件差一点,不过比较隐蔽,可就安全多了!爷你就将就一下吧,等我们到了京城,你爱上哪儿,就上哪儿!怎么都成!”
京城?等你们把我骗到京城,把我宰了也说不定,还她妈吃好的?吃个毛!
朕愤愤地想,趁着脑袋还在,我可不能便宜了这俩个小子!
朕装作无奈的样子,正想往里走,二钉过来,取出一块黑色纱布给朕蒙到脸上
“干嘛?”
说着,朕就要去抓,大钉急忙拦住,趴在他耳朵边,嘀咕
“五爷,这里不安全,你最好带上它,否则会有危险!”
啥危险?难道大白天还有美女来暴力我不成?
“五爷,别让我们兄弟为难,您就将就着带了吧!到了京城就好了!”
他越说这个,朕心里越毛。
看他们那么坚持,好吧,先装乖,带上!
进入店里,黑咕隆咚地像进了地窖。
朕好半天才适应,大钉挑了一个旮旯子的地方,众人坐下。
喊了半天,才见一个小伙计从后面挑起破布帘子进来,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来到他们跟前
“哎呦,几位客官,不知想吃点什么啊?”
“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没有?”
朕急忙问
“我们这里啊!肥鸡,蒸鱼,炖肉,炒蛋……”
“好!都各来一份!”
朕喜出望外
“这些都没有!想摆阔,到对过大饭庄去!别来我们这里!”
“没有你说它干什么呀?诚心吊我胃口啊!”
朕气得瞪大了眼睛
大钉忙拦住
“你这里有什么啊?简单给我们每人来一份!”
“这不得了!几位稍等,马上就来!”
说罢,转身回后面去。
几个人足足等了半天,还没有动静,朕饿得肚子“咕咕噜噜”开始乱叫
“他娘*,想饿死人呢!这是!”
大钉也急了,冲着里面喊,喊了几声也没人搭理。
正想起身过去,却突然听见旁边有人慢悠悠地说话
“你们急什么呀,我早晨等到现在,日头都落了,还没吃上呢?我都不急!”
大钉二钉警觉,猛地回头,只见在对面大酒缸后面,露出一个脑袋来。
“你不急,我们急!”
说罢,还要去催促。那个人笑了
“你们催也没有用,还是我帮帮你们吧!”
说罢,随着“当啷”一声,一道寒光闪烁,惊得大钉二钉一起蹦了起来,各自从背后抽出一把金背虎头刀来
“你想干嘛!”
那人也不急,横剑在手,手指在剑身上轻轻弹奏起来
“丁零当啷,丁零当啷”
“号令风霆迅,天声动北陬。
长驱渡河洛,直捣向燕幽。
马蹀阏氏血,旗袅可汗头。
归来……”
“归来,归来…归来你个头啊!才多大会子就急了!催啥催!”
说罢,只见小伙计端着一碗热面,用头顶开破布帘子进来。
一直端到弹剑的那个人面前,放下。
嘴里还嘟囔着“催,催,荞麦不要去磨成面啊!面不要揉成团啊,揉好了,不要……”
弹剑之人指一指这边
“小二哥,不是我催你,是那边几个有急事呢!你先给他们吃吧!”
朕饿得正想远远答应,小二回头向他们这边望望
“我们都是规矩人,要讲个先来后到的!他们急也不能坏了规矩!”
说罢,放下碗,转身又回里面去了。
几个人等了许久,小二又没了踪影。
二钉急了,就要气呼呼去催,这时,酒缸旁边的人刚慢慢吞吞地吃罢,用手抹一把嘴,说话
“你们确实性子太急了!好吧,我还帮你们催催吧!”
说完,又横剑在手,“丁零当啷”地敲起来。
朕是屁嘛不懂,可是大钉二钉却能从那人手指弹剑时,铿锵浑厚的指力里,听出对方绝非等闲之辈。
因此,互相对个眼,按耐着不动。
果然,弹剑之人还没唱出几句,小伙计又端着几碗面上来。
来到他们桌子前,愤愤然把热面放到桌子上
“催催,刚才不是说了嘛,还催!好了,你们吃吧,不过火紧,熟不熟你们可不要怪!”
朕早就看他不顺眼,麻辣个巴子,老子吃你一碗面,又不是不给你钱,还要看你脸色?
想着,蹦起来就要打,他忘了自己的断腿,突然一下子,疼得朕“哎呦,哎呦”地乱叫。
小伙计扭头走开,嘴里幸灾乐祸
“还想打人呢!你个死瘸子!蒙着脸,指定不是好人!疼死你活该!嘻嘻”
说罢,来到酒坛子旁边
“弹什么弹,难听死了!再弹我也不能给你便宜!把面钱给我!”
那人也不急也不脑,掏出几个铜钱给他
“我早晨来吃面,现在天都黑了,我也走不了啦!还要麻烦店家给我准备一间客房!”
“嗯!就在楼上,自己去吧!”
大钉也忙说话
“伙计,也给我们准备两间客房!”
“没有!”
“为什么?”
伙计一指朕
“因为他,没有!”
朕这暴脾气啊!
大钉急忙按住他
“伙计,出门行个方便,你还是给我们准备两间客房吧!”
“嗯,好吧,不过只有一间!”
随后,一指朕
“他没有,要住后面有牲口棚!免费!”
朕正想骂街,弹剑之人笑了
“你们别恼,这里我常来,他们这里小,确实就那么几间客房!要不让这位兄弟和我同住,将就一夜如何?”
大钉二钉不放心,正要阻止,朕可不愿意住牲口棚,赶紧答应了。
大钉二钉也来不及阻止,只好点点头,不说话。
他们吃罢饭,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几个人沿着黑乎乎的木楼梯上去。
大钉二钉先把朕搀扶进弹剑之人的房间睡下,大钉嘴里嘱咐着
“五爷,你将就着一夜啊!等到了……”
“等到了京城就好了!是不?我跟你们这一天,可是没少将就呢!我看,到了京城也好不到哪儿去!”
大钉有些尴尬
“这都怪我们二人照顾不周,到了地方一定不会再让你将就了!另外……”
他故意回头扫一眼,此时已经进屋的弹剑之人
“另外,我看这里并不太平,您要清醒着点,万一有什么动静,我们就在隔壁,你喊一声,我们马上就到!”
朕也不知道他啥意思,哼哼唧唧地答应着。
二人这才出门,回自己的房间。
弹剑之人只是装作没听见,坐在床头,取出长剑弹奏起来,边弹边唱
“强胡犯金阙,驻跸大江南。
一帝双魂杳,孤臣百战酣。
兵威空朔漠,法力仗瞿昙。
恢复山河日,捐躯分亦甘!”
朕完全听不懂他唱得是啥,这时,朕已经扯下了脸上的黑纱,被他吵得头脑发昏,正想发作,谁知那个人唱到最后,“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朕心顿时软了,扫眼鄙视地看看他
“大丈夫有泪不轻弹,你娘们叽叽地哭个啥?”
那人止住悲声,狠狠瞪他一眼
“我是大丈夫有志难成,心里憋屈!你一个山贼, 你懂个球!”
朕正想再嘲笑他几句,却突然一愣。
“哎!你咋知道我是山贼的?”
“别打扰我,睡觉!”
是你又弹又唱打扰我好吧?
弹剑之人转过身,呼声随着飘出来。
朕气得真想过去把他提拉起来,问个清楚,可是又怕住牲口棚,还是忍了。
自从穿越一来,自己可是没少忍!朕愤愤地想。
他闭上眼,准备也眯一会儿,隔着一层用秸秆封闭的泥墙那边,大钉二钉的呼噜声,也震天响起。
守着“呼啦啦,呱嗒嗒”不停在响着的三个活人风箱,朕彻底失眠。
要不睡,都别睡!他做起来,正想发火,突然脑海里想起了二钉肩头的褡裢。
朕来了精神,他翻身下地,可是瞅瞅自己的断腿,有些发愁
没事!反正自己上身的这个货有功夫,一条腿应该也能跳。
他起身,试着一跳,感觉轻飘飘地,挺好!
他这才偷偷跳到门口,开门,再轻飘飘地往大钉二钉那边跳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