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旷世疯爷之土匪冒充皇帝 > (五)打个半死

(五)打个半死


  
刀疤脸和瘦猴子都吓坏了,一个去找死胖子,一个过来
“五弟,怎么回事?”
“那个……可能是墙上有青苔,滑了!”
“唉!你也小心一点!”
正说着,瘦猴子架着死胖子从黑影里走过来。其实,朕知道九龙催心掌的威力,刚才并没有真的推到胖子身上,只是劲风扫了他一下而已。
“老五,你干嘛打我呀?”
朕也不看他,蹲身运气,双臂回撤,突然发力。
“呼隆”一声,前方的墙面已经崩塌了一个黑洞,就像戳了马蜂窝,一股恶臭,“轰”的扑过来,把朕包围在里面,他差一点又吐了。
耳边就听见刀疤脸说话
“五弟,你守着这里,我们去救大哥!”
“好好,你们放心去吧!”
等他们钻进洞里,他转身就跑,先躲开臭气要紧。
跑了半条巷子,还是臭,没办法又跑,直到跑出了巷子口,终于才好一点。
朕“扑通”往地上一坐,去你*的,可熏死我了,这味道可比火妮的臭脚冲多了。
就在他靠在墙上做深呼吸的时候,突然一阵幽香钻入鼻孔,随即,一抹淡色的花裙,飘飘摆摆贴着他过去。
古代美女!妈呀,他还没有见过呢!
朕来了精神,赶紧起身尾随着追过去。
就在一处灯影之下,女子停住了脚步,低头去旁边的小摊子上挑选着什么。当他尾随到旁边不远,看见她的侧脸时,顿时傻了!可儿!怎么会是她?难道那天她也穿越了吗?
他要上去看看清楚!当朕弓腰缩背向她们缓缓一边靠近,一边确认时,那个女子还在专心致志地挑选着,没有发现,站在她旁边的一个胖乎乎的侍女已经发现了朕。
估计是他鬼鬼祟祟的样子吓到她了,她赶紧去拉扯女子,那个女子猛地回头,正与朕四目相对。
灯火阑珊里,瘦消的小脸儿显得那么的精致美丽,除了一袭飘逸的古装,她不就是他的可儿吗?
而那个侍女分明就是胖丫!朕顿时糊涂了,难道胖丫也穿越了?这年头,穿越的门槛都这么低了吗?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转眼,两个女子的身影已经急匆匆到了灯影之后。
他怕找不到她们,赶紧去追,他追得越快,她们走得越急,
咋回事吗?可儿她们见了我怎么会不见我,还要逃呢?
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大红袍,才恍然大悟:对呀,我不但衣服变了,脸也变了,她们根本认不出了。我要追上去和她们说清楚,否则,人海茫茫,恐怕再也见不到了!
拐过一个弯儿,来到一片高大的宅院旁边,可儿和胖丫都不见了。
朕心里着急,围着那个院落周围,伸着脖子来回窜了几圈也没找到,他怀疑她们进了院子里,他也顾不了许多,跑到那家门口,趴在门缝上往里看。
突然"砰"的一声,他眼睛一翻,倒了下去。
朕正昏昏沉沉的,突然有人过来拽。他迷迷糊糊地一扒拉
“别闹,让我再睡会儿!”
“你还睡上了哈,赶紧起来!”
那人又来拉扯
朕这才迷迷糊糊睁开眼
“咋地了?又该吃药了?”
随着,一阵笑声传过来,直刺他的耳朵
“我看你小子确实该吃药了!要不也不会黑灯瞎火没事干去调戏我们县太爷的千金!这一次可够你喝一壶的了!”
只见两个身穿白边蓝袍的衙役打扮的人正笑嘻嘻地站在他面前。
朕这才有点清醒,还以为是劫牢反狱被抓了,朝周围看看,就他一个被绑在柱子上
“兄弟,咋回事啊,他们都在哪呢?那也不是我一个人干的呀?你们咋就光抓我一个呢?”
两个家伙直愣愣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爆笑起来
他们笑了半天,其中一个才指着他
“原来你追我们县太爷家的小姐,还有同伙呢?你赶紧告诉爷,我们好把他抓来,陪你!哈哈”
朕这才明白原来不是劫狱的事
“你们县太爷家的小姐?我没追过呀!你们一定搞错了!”
“小子,我问你,昨天晚上你跟踪两个女的没有?”
“嗯!咋地啦?”
“咋地啦?那就是我们县太爷的千金!你小子真是色胆包天啊!我们县太爷吩咐了,先打后审!今天让你好好尝尝皮鞭子的滋味!”
说罢,两个家伙捋胳膊挽袖子,提着鞭子就要开打。
他真有点急了,赶紧想摆手阻止,手被困着呢!他大叫一声
“慢着,慢着,昨天晚上那两个女的是我朋友!不是你们县太爷的千金!你要不信就把她们找来,我跟她们说!”
“我们县太爷的小姐会有你这样的下三滥朋友?她是什么身份会来这种地方见你,你别做梦了!”
说罢,随着眼前一道疾风
“啪”的一声响
“哎呦!你们真打啊!这还她妈的有王法没有啦!我抗议,我要求找我的律师!找律师!”
“找驴屎?你小子找马粪也逃不过这一顿鞭子!”
随着,“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他杀猪一样地叫了几声,就没动静了。
突然一桶凉水劈头盖脸地浇下来
“你小子太不抗揍啦!三鞭子你就昏过去了!合着我后面的几十鞭子你都没觉着疼!哈哈”
两个家伙说着,把朕从柱子上解下来,又给他上了脚镣,绑住双手
他被这两个家伙拖拉着走了老远,连水带血淌了一路。
耳边听见“威~武~”的声音,朕已经被“扑通”一声,扔在大堂上。他浑身哪儿都疼,干脆直接趴在地上。
随着“啪”的一声响
“大胆刁~民,竟敢跟踪本官爱~女~,图谋不轨!你是哪里人士,姓甚名~谁,赶紧~如实报上~”
报上名来?朕刚来,哪里知道上身的这个货到底叫什么名字?难道告诉他自己叫”朕“?那还不直接把他给“刮”了?
只好乖乖回答
“不知道!”
随着“啪”的一声响
“大胆刁民,还敢撒野!赶紧报上名来,免得皮肉受苦~”
听上面的人说话,阴阳怪气,拉着长腔,跟唱戏的还真差不多,他突然觉得挺可乐,笑嘻嘻抬起半个脑袋
“我真不知道!他们都叫我五哥,要不你也叫我五哥得了!嘿嘿”
上面连着“啪啪啪”拍了几下
“好个刁~民,竟敢戏弄本官!左右,给我狠狠地打~”
随着一通“噼里啪啦”
朕又嚎叫几声,早早昏死过去。
又是一桶凉水劈头盖脸泼过来
上面又是“啪”的一声
“你到底是谁?还不快说!”
他哆哆嗦嗦从红色的血水窝里爬起来,心想
”老子穿越一回,就是死了也不能当孙子,给天朝的疯人院丢人!“
抬头瞅着上面那个端坐在木案后面的人,突然想恶作剧!
“你过来,来,我告诉你!”
上面的人瞅瞅周围,又瞅瞅他,这才放心大胆地从大堂上下来
“本官已经下来了,你如实说吧!”
朕冲他龇牙一笑
“狗日的!你刚才唱得挺好听!再给爷唱一个,爷就告诉你!”
说罢,一头撞过去。
等朕“扑通”落地,县太爷正好已经飞坐在了桌案上。
好了!我本次穿越这下子算是告一段落了!朕心里突然很是畅快,仰着头,咧着嘴笑起来。
他突然想起了可儿,对呀,可儿还在这里呢!我挂了,她怎么办?
可是……我现在这个熊样,又能怎么办?
这时几个衙役已经把他抓住提拉起来。
到了这时,他也豁出去了,看看他们,哈哈大笑
“小子!准备砍头是不?爷我有两个头,一个上头,一个下头,你们喜欢,随便砍!哈哈”
两个衙役冲过来就给朕两个耳光
却听见上面有人尖着嗓子叫
“别动手!你们快扶我下来!”
两个衙役赶紧笑着过去,把县太爷搀扶下来,正想问安,道受惊,被县太爷推开,跟头把式地跑到朕面前,朕以为要来打他,干脆做事做到底,抬脸冲着县太爷就是一口痰喷过去,
“狗日地,来打我呀!打我呀!嘿嘿”
朕贱兮兮的样子并没有激怒县太爷,他只是抹了一把满脸吐沫,叫着
“赶紧拿抹布来!快快!” 
几个衙役答应着,一会儿就把抹布拿来了。
他还以为那个货爱干净,擦过脸才打他,谁知县太爷接过抹布,给朕擦起来,擦了几把,又叫
“水,水!”
又亲自把抹布在水里洗干净,又开始给他擦脸。
一边擦,还一边哆嗦,擦得遍数越多,哆嗦得越厉害,最后,实在拿不住,抹布掉在了地上。
这下子真把朕搞糊涂了,咋地?他打人还必须洗干净了再打?这是啥规矩?
县太爷又抖着手从衣襟里掏出一个细纸桶,废了好大劲才哆嗦着拔掉上面的封盖,从里面倒出一卷金黄色的丝绸布,两只手哆嗦着一边打开,一边对着朕瞅,等整个丝绸布打开完,他的脸已经由白到黄,再到绿,再到黑绿。
汗珠子“”咕噜噜”顺着额角往下滚。
瞅了半天,才转过身去,嘴里还嘟嘟囔囔
“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这下子完了,我全家都完了……”
朕更纳闷: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会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