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秦乐乐秦平 > 第七百六十六章 老顽童

第七百六十六章 老顽童


那双大眼睛瞪得溜圆,紧接着,眼角就微红,像是要哭出来了。

小奶娃扁着嘴,情绪都酝酿好了,就要哭出来时,苏和轻笑,“骗你的。”

小奶娃:猫猫呆滞.jpg

眼看着猫猫拳就要落在身上,苏和快速说,“不过每次提到来楚市的事,他就装聋作哑。”

拳头收回去,小奶娃垮着小脸。

“为什么呢?他不想见乐乐,不想见师兄们了吗?”

苏和猜测到些许,但没说,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只是淡淡说了十三师兄仇也最近的行程。

“原本他负责提供情报,听说我们都要去燕市,他也去了,却没见师父,只是暗中帮忙,最后还和二师伯合力拦截庄冕。不过,就连二师伯都没能见到他。”

事情一结束,仇也再次失去踪影。

苏和亲自打电话询问,对方支支吾吾不肯说。

小奶娃有些泄气。

她不开心的爬上座椅,趴在桌子上,脸颊肉挤来挤去。

“乐乐都一年多没见到他了,好想他的,他都不想乐乐吗?”

苏和:“也许不想吧。”

小奶娃哼哼唧唧了下,赌气道,“那乐乐也不想他了,再也不想他了!”

苏和没劝阻。

系统觉得这样的苏和有点奇怪,仔细观察了下,才发现苏和居然将刚刚的对话录音,发给了仇也。

对方没回消息,难说是否听到这段录音了。

等苏和离开,小奶娃回到房间,越想越生气,拿出手机,给仇也打电话。

她酝酿了一大堆指责对方的话,先指责,再卖惨,将人哄到楚市后,再修理,还要他买一堆好吃的!

情绪和话语都酝酿好了,仇也没接电话。

小奶娃:“???”

【神算系统:冷静,别生气!】

小奶娃:“乐乐超生气!”

她打开社交软件,按下语音键,凶巴巴的说,‘十三师兄最讨厌了!’

发出去后,她气不过,跑到隔壁别墅找师父,准备告状。

才跑进别墅后,衣领子就被人拽住。回过神来的时候,她被人提到半空中。

“谁?是谁偷袭乐乐?”

云·老顽童·大:“谁偷袭你一个小孩?是你自己自投罗网。”

云大将人拎到书房,期间,小奶娃偷偷摸摸攻击了数次,都被他躲过。

书房里还有两人。

云二正把玩自己的算盘,云老观主则是心事重重的捋着胡须。

看到云大和小奶娃,云老观主无奈的说,“让你把人带回来,没让你提过来,她又不是小猫小狗。”

云大故意提着小奶娃,摇摇晃晃了下。

“在我眼里,她就是小猫小狗。”

小奶娃呲牙。

小奶娃:超凶哒.jpg

云大不屑一顾,将人放下来。

小奶娃落地瞬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踩云大一脚,才朝沙发的方向一窜,直接窜到云老观主怀里。

确定安全后,她朝着云大做鬼脸,“啦啦啦,你抓不到乐乐啦,打不到乐乐啦~”

云大捋袖子。

云二赶紧冲过来劝和,“她还是个孩子。”

云大气笑了,“就算是孩子,也要尊重长辈。”

小奶娃理直气壮:“那你也要爱护幼小啊!”

一大一小对视,火药味十足。

云二舍不得对小师侄下手,只能将大师兄拽到一旁。

“我们今天主要是商量阴阳令的事情,你就不怕她一个生气,把你踹进去?”

云大呵呵笑:“活人进不去。”

云二扶额,他只是打一个比方啊,大师兄较什么真?

原本有恃无恐的小奶娃一僵,偷瞥师父的反应。

“师父啊,你知道了呀。乐乐就知道,云大嘴碎,藏不住秘密。”

云老观主敲了敲她额头,“是大师伯。”

小奶娃撇嘴,斜眼看云大。

云大气得差点暴起。

“之前被那群半透明围攻,被庄冕追的时候,你好声好气叫大师伯,还夸我天下第一,超级厉害。现在事情解决了,我就是云大,是大坏蛋?”

他低骂小奶娃是白眼狼。

小奶娃有点心虚。

她努力理直气壮,“如果你嘲笑乐乐,乐乐也不会针对你的。”

云大哼了声。

小奶娃鼓着脸,又跟着哼了声。

云老观主也头疼起来。

在他眼中,一大一小吵架,就是两个熊孩子在闹腾。

这小弟子性格皮,他早就领教到了,可这大师伯怎么也……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我准备和你谈谈阴阳令的事情,你必须全都告诉师父,不能有一点的隐瞒。”

小奶娃看向一旁,将心虚演绎得淋漓尽致。

“乐乐尽量。”

云老观主:“……不是尽量,是必须!”

在师父的强压下,小奶娃不得不说出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使用阴阳令,总共使用多少次,每次见到什么场景,有什么变化,等等。

鬼马精灵的某人偷工减料,只口不提自己欺负门那边的半透明的事情,其余的,倒是没怎么隐瞒。

听到她还将鹤鸣观的邱天成踹进去,云二和云老观主忍不住拍掌叫好。

“做得好!”

云老观主哼笑:“当年他一直嫉妒你师祖,甚至联合许多人对付你师祖。结果你师祖去了,他也没撑多久,不也走了?还想复活?做梦!”

小奶娃腆着脸邀功。

“乐乐做得好吧,乐乐是不是很厉害?既然乐乐很厉害,师父你看看,要不要奖励乐乐点什么?”

云老观主心情好,自然什么都答应。

小奶娃跟偷鸡的狐狸似的,将法宝都藏起来。

云二若有所思:“如此看来,乐乐可以使用阴阳令,仅仅是因天资好,同时和阴阳令有缘。那倒不必担心什么了。”

云老观主不这么看。

“两位师兄毕竟和社会脱节多年,更是不知玄学界这些年内部的风云。如果乐乐可以使用阴阳令的事情传出去,趋之若鹜的人不比当年她出生时,因命格好引来的人少。”

云二:“你是说他们想将乐乐和阴阳令一起抢了去?”

云老观主凝重的颔首。

“门内无数阴兵,厉鬼可以利用这些组建自己的队伍,为祸人间。心术不正的人可以利用这点号令阴兵称霸玄学界。到时,他们必然会限制乐乐的人身自由,将她当做开门的工具。”

云二的表情逐渐凝重。

云大看不到他们这样,随口道,“很简单,瞒下这件事,再将阴阳令拿过来,不给她用,她就无法暴露这件事了。”

小奶娃警惕的捂着乾坤袋。

“不给!送给乐乐的东西,怎么能要回去了?你们大人都这么不讲信用的吗?”

云大模仿小奶娃之前说的话,扯着唇角笑,“我不是大人,是小人。”

小奶娃气得挥动小拳头。

云老观主拧着眉思索。

“这个方法其实不错,不过,如果乐乐可以使用阴阳令,此令留在她身后,就是她最后的底牌,很多时候可以扭转乾坤。”

真遇到无法解决的险境,阴阳令成了保命符。

云老观主为自己徒儿着想,不想拿走这保命符。

趁着他犹豫,小奶娃直接搂着他脖子,软声软气的撒娇,“师父,乐乐知道你是为了乐乐好,就把令牌留给乐乐吧。乐乐知道它很重要很特别,以后,乐乐尽量不用它好不好呀?”

云大嘴欠:“你的保证比纸还脆弱。”

小奶娃:猫猫发怒.jp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