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超时空医生 > 19.擦鞋女孩(求推荐票)

19.擦鞋女孩(求推荐票)


  小区门口。

  江峰挥了挥手,钻进了自己的迈巴赫。

  这时陈清泉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沈思打来的。

  “小陈先生,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沈思啊,我们在公交车站见过的。”

  陈清泉感觉到很意外,他没想到沈思会给自己打电话,而且现在已经很晚了。

  “还记得,请问沈小姐,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指教吗?”陈清泉还站在自己的家门口,一个穿着高中服装的女孩,正站在不远处冲他微笑。

  “是这样的,我想请你喝杯咖啡。你看,你现在方便不?我就在南江路的海鸟咖啡馆。”沈思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

  “好啊,那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就到。”陈清泉挂断电话。

  南江路离他家并不远,他就走进车棚,骑着机车缓慢走了出去。

  经过那个高中女生面前时,他回头瞥了一眼这个女孩。

  女孩脸上带着妩媚的微笑,跑上前去,“帅哥,你需要服务吗?”

  “看你瘦不拉几的样子,你会什么?”陈清泉摇了摇头,这个女孩不是他喜欢的菜。

  他喜欢那种稍微带点肉感的,摸起来众享丝滑的那种。

  可这个女孩,就像一张抽干了水分的白菜叶子,病恹恹而且毫无美感。

  这南江街头,什么时候也有这样的站街女了?

  “帅哥,可以便宜一点的。”

  “多少啊?”陈清泉被缠得不耐烦了。

  “三十吧,”女孩小声地道。

  “三十,我没听错吧。”

  “其实,三十,也不算便宜。别人擦皮鞋,都是二十五呢。我不是最近手头有点紧嘛。所以才涨到三十。你放心,我保给你擦得锃亮锃亮。”

  弄了半天是个擦鞋的孩子。

  “三十就三十,快点,我还有事。”陈清泉就那样坐在机车上,女孩跑到旁边拿起自己擦鞋的工具,微微加快了脚步。

  她放下一条凳子,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开始抹上鞋油,帮陈清泉擦皮鞋。

  女孩干活的样子,很好看。

  其实女孩也没那么瘦,只是她人本身不胖,再穿件宽大一点的衣服,就显得她人很瘦。

  “帅哥,你是去约会吗?”女孩一边干活,一边抬起头来。

  “你怎么知道我是去约会?”陈清泉疑惑地瞅着女孩儿。

  “因为你身上喷了香水,虽然味道很淡,但是很好闻,我猜那个女孩一定很喜欢。再说,这种事我见得多了。像你这样的公子哥儿,不是走在去酒店的路上,就是走在回酒店的路上。“女孩手里的布,仔仔细细在陈清泉鞋面上摩擦。

  摩擦,再摩擦。

  最后,皮鞋被擦得铮亮。

  女孩收拾好小板凳,站起身来,“扫码付还是现金?”

  陈清泉迟疑了那么一瞬间,从包包里掏出一张五十的钞票,递给女孩。

  就在女孩接过钞票的瞬间,陈清泉心里有了主意。

  夜路走多了,撞鬼是很正常的。

  这女孩的手,摸上去是那样冰凉啊。

  女孩不动声色地找二十块给他,陈清泉接过女孩给的钱,这特么哪里是人民币,这就是一张二十块的冥币嘛。

  确定了对方是鬼后,陈清泉没有慌张。他没有立即驱车开溜,而是跟女孩攀谈起来。

  “你有名字吗?”陈清泉说。

  “有啊,我叫嘤嘤,我家就住在那边池塘边上。”嘤嘤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身后,“没办法啊,家里缺钱,我本来也不想这么晚出来工作,这样容易引起人家的误会。”

  陈清泉觉得这个女孩不容易,“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吗?”

  女孩看了眼惨白的月色,道:

  “我父亲常年做石匠,染上了很重的尘肺病。现在已经下不来床了,我母亲又要在家里服侍他。家里一下子就断了经济来源。

  最初家里还有些存款,可是家里需要开支啊。

  我的学费,父亲的药费。

  慢慢地,家里的钱已经用光了。我只好晚上出来勤工俭学,赚点钱贴补家用。”

  陈清泉有些糊涂了,现在不都有医保吗?

  “你家没有医保吗?”陈清泉问。

  “我父亲六十五了,每个月都还有低保可以领取。但是,我父亲的病吃的有些药,是不在医保报销范围内的。”

  “真可怜啊。”陈清泉从包里抽出一根香烟,点燃。“你要来一支吗?”

  “女孩家家的,我母亲说了。女孩抽烟会变坏。”女孩有些羞涩。

  “那你这样忙活一晚上,可以赚多少?”

  “运气好的时候一百来块吧。运气不好的时候,可能一整晚都没有什么生意。”女孩已经收拾好自己的工具,“先生,谢谢你,今晚,跟我讲了这么多。”

  说起来,都是苦命人。

  还是个善良的姑娘。

  “你能告诉我,你家的门牌号吗?我认识一个医生,我可以带他去帮你父亲看看。”

  “真的吗?那太谢谢你啦。”

  “该帮的,总要帮一把。”

  “先生,你是一个好人。”女孩微微地笑,她眼里弥漫着别人看不见的黑色雾气。“像你这样的好人,还真是难得一见呢?”

  “你是有什么放不下的执念吗?”陈清泉问。

  “被你看出来了,先生?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不一般。没想到你能识破我。”女孩眼里黑色的雾气开始弥漫开来,“我不想害人,我只想赡养我的父亲。他们只有我一个女儿,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溺水了。”

  “这样说来,你的尸身,还在那具池塘里喽?”陈清泉说。

  “是啊,我死后,尸身被下面的藤蔓给缠住了。就连我父母,他们也不知道我在哪里,虽然我每个晚上,都会回去看望他们,去拥抱他们。

  可是,他们感觉不到我的存在。

  我也无法去擦掉我母亲脸上的泪痕。”

  “那你能带我到那个池塘看看吧,兴许我可以帮上点忙。”

  “其实离这儿也不远,”女孩眼里黑色的雾气开始减少了。

  走到池塘边上,里面还时不时的有鱼儿冒出水面,砸出咕咚的声音。

  “莫小白......”陈清泉可不敢自己一个人下去,万一着了这女孩的道,就不好了。

  莫小白幽幽地飘了过来,立定后,绕着嘤嘤转了几圈。

  “老大,你在哪里弄的这么漂亮的女鬼啊?”莫小白问。

  “别废话,你钻进池塘去看一看,里面是否真有她的尸身?”

  莫小白转眼间钻进水里,不一会又钻出水面,轻飘飘地站在水面上,“老大,她的尸身,果真在下面呢。”

  “那就好,你站在这儿等我。我去帮她把尸身捞上来。”

  没带手电筒,加上夜晚月色惨白,水下光线不是很好,陈清泉一连浮上来呼吸了好几次,最后抓到女尸的脚,把她给拉出水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