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超时空医生 > 18.已经打过折了

18.已经打过折了


  卧室里。

  陈清泉穿着睡袍,一手端着一杯红酒。

  朱老三和莫小白出去了还没回来,这俩货不知又跑到哪儿浪去了。

  陈清泉推开窗户,抬起头,望着头顶上的星空。

  突然有一种淡淡的忧愁,涌上心头。

  但是下一秒,他又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走到床边坐下,开始做冥想。

  陈清泉一直有做冥想的的习惯,冥想有助于他经常保持着愉悦平静的心情。

  说白了,他已经习惯了自己作为咸鱼这样的生活。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是江峰打来的。

  “喂,小陈先生吗?按照你的吩咐,我已经凑齐了我妻子王小珂的灵魂碎片,并且已经用陶瓷罐子密封起来了,你看现在方便吗?我帮你把陶瓷瓶送过来。”

  “好的。”

  陈清泉刚挂完电话,门立即就被敲响了。

  陈清泉打开门,江峰抱着青花瓷瓶站在门口。

  陈清泉有些意外,道:

  “你不是刚刚还在家里吗?怎么这么快?”

  陈清泉领江峰走进客厅,“江先生,要来一杯咖啡吗?”

  江峰微笑着点点头,“如果不是很麻烦的话,来一杯咖啡是最好不过了。”

  江峰在沙发上坐下,他一抬头正看见陈清泉瞅着自己,“当然,如果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毕竟我对咖啡,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陈清泉笑笑,“你以为是交女朋友吗?非要有感觉再上。”

  “不是这样的,”江峰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陈清泉的话,他听起来有些刺耳,“咖啡,跟女人,完全是两码事,怎么能混为一谈呢。”

  陈清泉走到咖啡机前,接了一杯咖啡递给江峰。

  “我刚才的话,你别介意,我没别的意思。”陈清泉觉得自己刚刚有些无理了,“江先生,你女儿呢?没跟你一起来吗?”

  “实在抱歉得很,丫丫到乡下奶奶家去了。最近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今天刚好是星期天,我就让司机送她去了。”江峰看起来儒雅随和,就像一个谦谦君子。

  但,江峰越是这样有礼貌,和表现得越儒雅随和,越让陈清泉感觉到不舒服。

  “我还没吃饭,你呢?”陈清泉说。

  江峰迟疑了一下,“没呢。”

  “那你等一下,我去炒两个菜。如果你不开车的话,我们可以小酌一下。”

  “司机已经赶回来了,有人负责把我送回去的。不用担心我,会在你家里留宿。”江峰说。

  “那好啊,不过,在我家吃饭,要加钱的啊。帮你妻子拼接灵魂的价钱,还得另外谈。”

  “医者仁心,医生都是这样看重金钱的吗?”

  “医生也是人,没有钱,医生难道要去街上乞讨吗?在服务别人的同时,首先得把自己养活,对吧?”

  陈清泉的话,竟然让江峰无言以对。

  “好的,那我点两份牛排,算是我请客。”江峰说。

  陈清泉笑笑,“你还真别说,家里还真有两份生牛排,等我去煎来。七分熟,可以吗?”

  “好的。”江峰始终抱着那个青花瓷瓶,仿佛自己抱住的是无价之宝,他诚惶诚恐,半信半疑,这个家伙只要不是个江湖骗子就好。

  哪怕花上一点钱,可以让妻子的灵魂安然地轮回转世。

  就算花上不菲的一笔钱,那又能怎么样呢。

  陈清泉刚准备来离开,江峰叫住他,“小陈先生,你真能把我妻子的灵魂恢复如初吗?”

  “我有八分把握,不过,你也没有别的办法,对吧?”陈清泉微笑,“至于修复你妻子灵魂的价格,我们可以在吃饭的时候谈,如果你觉得价格不适合,我也不会勉强你。”

  “小陈先生,其实我知道。你是第一次这样做,对吗?你没有十足的把握,你只是拿我妻子的灵魂碎片练手,对吧?”江峰说。

  “对,”陈清泉直言不讳地道,“你可以选择现在马上就离开我家,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我也可以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你别忘了,是我改变时间线,才让你女儿现在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你现在是穷途末路,虽然不相信我,但还是想一试。”

  “你说得很对,小陈先生。有劳你了,我在这儿等着品尝你的厨艺。”江峰放下手中的青花瓷瓶,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盒子,再从盒子里拿出一根雪茄。

  点燃。

  然后,在烟雾缥缈中,看着那个背影消失在厨房,才将视线拉回面前的青花瓷瓶上来。

  ......

  陈清泉端着两份牛排走了出来,把一份放在江峰面前。

  他坐下后,开始吃饭。“我喜欢七分熟的牛排,这样可以刚好可以锁住牛肉里面的水分,入口既化。人生中最大的快事,莫过于吃着美食,看着美女。”

  “可是这里也没美女啊。”江峰说。

  “不可以脑补吗?”陈清泉突然觉得江峰这人很无趣,也不知他的妻子王小珂,是怎么忍受得了他的。

  就着红酒,吃着牛排,还真是一种享受。

  此刻,正在吃牛排的江峰突然抬起头来,显然他的注意力并不在牛排上面。

  “小陈先生,关于修补灵魂价格的问题,只要我出得起,你随便开个价。”

  陈清泉摆摆手,意思是不要打扰他吃饭。

  江峰只好又闷闷不乐地低头去吃饭,虽然很美味,但是他就是吃不下。

  这也许,大部分来自对小陈先生能否胜任这项工作的担心吧。

  “小陈先生,我可以留下来吗?万一有什么事情,也好处理不是?”

  “你不信任我?”陈清泉冷冷地道。

  “并不是说不信任,更多的是担心。”江峰急忙为自己辩解。

  “假如没有我,你妻子的灵魂,就会走向烟飞灰灭的命运。而我,是唯一能改变这个结局的人,所以,你必须相信我。”

  陈清泉吃饱了,就起来准备收拾盘子碗筷。

  “你还吃吗?不吃钱也照样付的。”陈清泉冷冷地道。

  “不吃了,付现还是刷卡?”

  “这句话应该由我问你才对。”

  “我都行。”

  “那就随便,你看着给就行。”陈清泉打开手机上的收款码,“扫这里付钱。”

  “好的。”

  江峰付了800块,陈清泉依旧没有表情,“还有,你妻子的维修费用,最少也要十万块。”

  “能打折吗?”

  “我已经帮你打过折了,这是8.8折了,不能再少了。”

  “小陈先生,你很会做生意。”

  “都说了嘛,医生也要生活的。”陈清泉瞥了青花瓷瓶一眼,“付完钱后,最快明天晚上,才会有结果。”

  “好。”江峰从口袋里拿出支票,写了一张十万的支票。

  陈清泉心里暗暗乐了一下,这样的生意要是多来几单,就买辆小轿车孝敬老陈。

  那样的话,说不定老陈睡觉也会笑醒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