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超时空医生 > 15.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

15.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


  时日一晃,陈清泉掐指一算。

  不,是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腕表。

  今天刚好是刘国际那厮的婚礼。

  婚礼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陈清泉走进酒店的时候,刘国际那厮正忙着到处跟人打招呼。

  看见陈清泉,刘国际就像看见一只珍稀动物一样,走了过去。

  “哟......哟......”刘国际夸张地走过去,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谢谢你能来,”刘国际轻声道,“新娘就在那边,我带你去瞅瞅。”

  这就像我刚买了一匹马,你去看看毛色怎样,那样随便,又那样亲热。

  陈清泉只是笑笑,没有说话,跟着刘国际走向一个穿着婚纱的女孩儿。

  “是你呀,”新娘很意外地瞅着陈清泉,“老刘一直念念不忘的老同学,当年跟他抢棒棒糖和小女友的,原来就是你呀。”

  新娘不顾形象地握住陈清泉的手,“你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真是太好了。你就是个幸运星啊。”

  陈清泉握完手,礼貌地抽回自己的手,依旧保持着微笑。

  “以后常来我店里吃冰淇淋,把亲朋好友都带上。我打八折,怎么样,很划算吧?”新娘喋喋不休,推销着自己的冰淇淋。

  “哎呀,人家老陈,不,是小陈,刚刚一来,你对他说什么冰淇淋店嘛。”刘国际这厮走过去抓住他的手,“走,我们喝两杯。

  仿佛,就在碰见老同学的瞬间,刘国际这厮就把今天是自己的婚礼,给忘记了。

  且,忘记得彻彻底底。

  “带上我啊,我们三一起可以猜拳嘛。”新娘露出两颗白色的兔牙,有点神经质。但是今天她看起来非常美丽。

  “你,上次喝多了吐得我满身都是,还是不要了吧。”刘国际说。

  上次,就是他跟新娘的初遇。

  那天,酒吧。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

  刘国际跟着几个哥们儿喝多了,自己准备打车回去。

  就在酒吧门口,准备打车时。新娘喝得醉醺醺扶着门走出酒吧。

  刚走出酒吧,就被几个男人拉回去。

  在那一瞬间,刘国际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这个决定直接影响他今后的人生,就算是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他也不敢置信自己当时会有这样的举动。

  如果不是当时酒壮怂人胆,他也不会上前,来个英雄救美。

  那天晚上,新娘明显被人盯上,而且还在酒里下了药。

  如果真让她回去,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谁也不可能知晓了。

  他当时就两手揣在自己裤兜里,一边吹着口哨,虽然喝醉了,口哨都有点不怎么响了。但他还是吹着口哨。

  管他娘的,先吹着再说。

  这凉爽的风,这瓢泼大雨的夜,也不能阻止他吹响口哨。

  那就像是只嘹亮的军歌,年轻的士兵,端着枪支,正要冲上前去。

  杀啊杀啊!

  他当时就是这么走上去的,他觉得一首磅礴且悲情的BGM正响起来。

  仿佛他就要去拯救世界了,他就要成为英雄了。

  在那一瞬间,刘国际想了很多。

  比如自己会不会后背中弹而亡,后续会不会有人给他立上一块纪念碑,上书:

  刘国际英雄之墓。

  他成了英雄,响当当的英雄。

  于是,他握紧拳头,冲上前去,就像头愤怒的狼。

  此刻,还扶着门把手的新娘,看着自己的意中人,不是驾着五彩云霞而来。他身边仿佛不断有子弹流过。

  他看她的眼神,是那样坚韧不移。

  这代表忠贞不一的爱情吗?

  尼玛,就那一秒,就需要那一秒,新娘确认了眼神,这一生,除了这个男人,她谁也不嫁。

  是的,

  她只嫁给这个风一样的男人。

  虽然下一秒,这个风一样的男人,就被揍成了猪头脸。

  但是呢,她就是喜欢啊。

  女人喜欢一个男人的时候,通常智商都会降为零。

  于是这个智商降为零的女孩,恋爱了。

  “你知道吗?其实我们的相遇很赋有戏剧性,有点像是演电影。”刘国际拿起两杯香槟,递给陈清泉一杯。“干了,老同学。”

  “干了,”陈清泉说。

  “你真给面子,能参加我的婚礼,哥们儿,你真把我激动坏了。”刘国际搂着陈清泉的肩膀,“我以为你并不会当真,毕竟,我们一晃,已经有很多年未见面了。”

  “是啊,很多年了吧。”陈清泉继续淡淡地笑,望着站在不远处的新娘,此刻的新娘正站在那里跟某个宾客交谈着,“新娘真漂亮喔。”

  “你就别想了,别像小时候,老是跟我抢棒棒糖,还跟我抢班花,你说,你这是人干的事吗?”

  “班花呢?你不说她今天也会到吗?”陈清泉舔了舔嘴唇。

  “已经到了,喏,那边穿蓝色短裙的那个,身材超级赞,特别是胸,而且超级大,那臀部,啧啧啧,真他娘的香啊。”

  陈清泉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你有点言过其实了。”

  这时候,刘国际向着那边以前小学的班花高凤华招手。

  高凤华也注意到这边了,新郎跟一个陌生男子,躲在一边暧昧的交头接耳,相谈甚欢。

  她不由得皱皱眉头,虽然她并不排斥,但总觉大庭广众之下,尤其是在新娘面前,这样明目张胆地勾搭男宾客。

  这实在是太无理了。

  但是呢,她这个表弟,虽然不是亲表弟,但算起来,也算是十分之一个表弟。

  从小就是这样,性格时而温顺得像个小女孩,时而又变成暴走的公牛。

  看见刘国际在向自己挥手,她点头示意,端着一杯香槟走了过来。

  刘国际微笑地向班花高凤华介绍道:“表姐,这就是当年我们班的陈清泉啊。”

  “噗嗤,”高凤华没忍住笑出声来,“真是你啊,我的妈呀。这么多年不见,你都长高了,人也壮了。关键,你特么还发育了。哈哈哈。”

  陈清泉微微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高凤华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便微微收敛了一下。“对不起啊,我是真没想过还会见到你,实在太激动了。我听我表弟说他发请帖给你了,但我没想到你真会来。”

  陈清泉不露声色地微笑,礼貌地举起手中的香槟,道:

  “干杯,为我们的过去,为我们曾经的青春,干杯。”

  高凤华举起香槟,一饮而尽。

  在高凤华的眼里,陈清泉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不再是那个瘦瘦弱弱的小男生了。

  那个瘦弱的小男生,总是在雨天,穿着一双黑色的雨鞋,手里打着黑色的雨伞,孤独而倔强地穿过风雨。

  就在高凤华钻进爸爸的轿车里时,她还不忘回头看一眼那个倔强的背影。

  那个小小的背影,是那样瘦弱,就像一棵小小的树苗,横风吹过,随时会有夭折的危险。

  但最终,他超乎所有人的预料,茁壮地成长了起来,迅速长成一棵大树。

  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张脸,还是那样倔强。

  倔强得让人上前去忍不住吻一口。

  “记得小时候,你总是跟刘国际抢棒棒糖,两人还都喜欢我,还想要做我的小男朋友。只是你可能会没想到,其实刘国际同学,是跟我从小玩到大的表姐弟。”高凤华拿起桌上的一片冰西瓜,放在嘴里咀嚼起来。

  “是啊,谁小时候,没有这样灿烂的年华过呢。只可惜啊,时光一去不复返。”陈清泉耸耸肩。

  “我还记得很多事情呢。比如,你折给我的纸飞机,你写给我的情书。”高凤华轻描淡写地道,但是她的眼睛却盯着陈清泉的一举一动。

  “是吗?”陈清泉淡淡地道,脸上继续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高凤华点点头,道:

  “是啊,我们一起放风筝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呢。

  我记得那天天气明朗,三月的风,既温暖又撩人。

  我们一起去草地上放风筝,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高。

  最后,风筝线断了。

  你说,风筝飞得太高,并不是好事。

  飞得越高,越容易掉下来。

  你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名科学家,研究虫洞的秘密,从而有一天,驾着时光机器,去到另一个平行时空,或者回到自己五岁或者七岁的时候,去告诉那个小小的自己,你看,我就是长大以后的你呢。

  那会多酷啊。

  你现在是搞科研方面的工作吗?”

  陈清泉摇摇头,道:

  “现实和梦想,总是有一段距离,我现在是一名医生,但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这样踏实。

  老想着那些虚无缥缈的梦想,不如踏实地走好脚下的每一步。

  将来的事情,又有谁知道呢?”

  高凤华又拿起一片冰西瓜,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真甜啊。

  人生最大的快乐,不就是吃着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再跟自己喜欢的人聊着天吗?

  哪怕这种聊天,在别人看起来是那样傻,那样的幼稚可笑。

  可是,只要当事人,感觉到快乐,不就行了吗?

  高凤华又瞟了陈清泉一眼,发现他正往新娘那边看。

  “你和新娘认识吗?”高凤华问。

  “算是认识吧。”陈清泉道,“我曾去她的冰淇淋店吃过冰淇淋。”

  “开什么玩笑,你说她卖冰淇淋?怎么可能。你知道她老爹是谁吗?她老爹是做珠宝商的,钻石王老五啊。

  一个钻石王老五的女儿,她难道会去卖冰淇淋,不卖点珠宝之类的?

  难道冰淇淋比珠宝赚钱?

  还有,就算她肯去卖冰淇淋,她的父亲肯吗?”高凤华说。

  高凤华觉得陈清泉说的话有点可笑,但是让一个珠宝老板的女儿去卖冰淇淋,你哄鬼呢?

  只有鬼,才会信你鬼话连篇的鬼话。

  就在这个时候,新娘走了过来。她手里端着香槟,一手还挽在刘国际的手臂上。

  新娘微笑着道:“两位,看起来聊得挺开心的。”

  高凤华举起手中的香槟,“这位先生,说你是卖冰淇淋的,哈哈哈,实在太好笑啦。”

  “可是,我就是卖冰淇淋的啊。”新娘说,“你们是不是以为,一个珠宝商的女儿,就应该去从事珠宝方面的事业?

  可是,我爹这么有钱,我也没往自己身上和脸上贴金嘛。”

  “说得不错,”陈清泉道,“自己喜欢的,才是最好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