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超时空医生 > 1.九州医馆异闻录

1.九州医馆异闻录


  七月的天气,燥热得可怕。

  陈清扬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起身拉开窗帘的一角。

  外面灿烂的阳光,差点亮瞎他的双眼,他用手挡住外面有些刺眼的光线。

  作为一个有B格的五毒好青年,他平时走路都是自带BGM,而且是气场很强大的那种。

  今天是星期天,他睡了一个好觉。

  这还是他做实习医生来的第一个好觉。

  陈清扬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房间里的音响。一首气势磅礴的BGM在房间里响起来。

  仿佛他正在战场上战斗,拿着枪跟敌人拼着刺刀,四周血花飞溅。身边已然血流成河。

  此刻,外面响起老陈的声音:

  “小兔崽子,一到我这里就知道睡,整天就不干一点正事。”

  老陈的本名叫做陈柏庸,他手里提着刚买回来的豆浆油条。

  还想眯一会的陈清扬只好下床,穿着个裤衩走过去给老陈开门。

  “喏,知道你平时在医院上班辛苦,我早餐都帮你买回来了。”

  老陈走进房间,把豆浆油条搁在桌上。看了儿子一眼:

  “你吃完早餐再睡吧。”

  老陈说完就走出去了。

  陈清扬哪里还睡得着,他往自己身上套上T恤牛仔裤,走到洗手间开始刷牙,又仔细地用电动剃须刀,刮干净自己下巴上的胡子。

  一切完毕,他就开始坐到书桌边,开始大口地喝着豆浆,吃着油条。

  他打开手机,刷了下抖音。

  这还不是因为平时无聊,作为十几亿中的一名五毒青年。以前他是不玩抖音的,但为了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一点,他才开始学起刷抖音来。

  所以在医院里,跟自己的同事们,大多聊的都是抖音上刷到的一些趣闻。

  当然他只是刷,自己并不上传。

  他刚点开抖音,一个女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上班途中,车流实在太大,都过去了十几分钟,才向前挪动不到50米。”

  画面上是蜗牛般爬行的车流,女孩的旁边坐着一个大帅哥。可能是他男朋友或者是老公吧。

  这时候前面一辆奔驰的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百合裙的小萝莉走了下来,她背着一个粉色的书包。

  小萝莉在风中摇曳着,接着驾驶上走下来一个男人。

  可能是小萝莉跟男人发生了什么口角,男人蹲下去哄她。

  前面的车流开始缓缓前行,后面的一辆重卡在拼命按喇叭。

  男人只好把小萝莉抱进奔驰车里,自己上了车,奔驰车开始缓缓前行......

  陈清扬关掉手机,就坐在电脑旁边开始打游戏。

  他平时除了上班,最大的爱好就是打游戏。

  打完一局王者,陈清扬起身,在冰箱里打开一罐冰镇可乐,刚刚要喝。

  一个几乎透明的身影,小小的个子,看上去八九岁的样子,走到陈清扬面前,道:

  “我也渴了。”

  陈清扬把打开的可乐递给那个小男孩,道:

  “莫小白,鬼魂也会渴吗?”

  莫小白喝了一口可乐,走过去坐在陈清扬的床上道:“可能是跟在你身边,时间久了的缘故吧。”

  作为一个有B格的五毒青年,陈清扬没像其他年轻人一样选择早早结婚,他身边还有这么可爱的“小男孩”。

  陈清扬重新启开一罐可乐,喝了一口,道:

  “朱老三呢?又跑到哪儿鬼混去了。”

  莫小白一个头两个大,道:

  “老大,我也是鬼啊!”

  陈清扬想了想,也对,像朱老三这样的人,不能跟莫小白扯在一起。

  否则,这个小家伙,会不高兴。

  他一不高兴,就好几天不搭理陈清扬。这样陈清扬的日子就味如嚼蜡。

  陈清扬又坐回电脑旁,转过身看了一眼半透明的莫小白,道:

  “他没告诉你,他到哪里去了吗?”

  “没呢!”莫小白悠悠地道。

  很显然,莫小白是很在意他把自己和朱老三混为一谈的。

  陈清扬也不去管莫小白,活动了下手腕,又开始玩起王者来。

  就在陈清扬打完第二局时,手机上的QQ响了,是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名字叫做刘国际。

  算起来,陈清扬跟刘国际是小学同学。

  那时也没微信,所以对方就加了QQ,小学后陈清扬就在一所普通中学就读。而刘国际,跟着他的爸爸,去了省城的重点中学。

  也就是现在的省一中。

  陈清扬的初中,是在一所普通的中学读完的。

  刘国际的爸爸是一名企业家,所以注定一开始,他拼爹就拼不赢刘国际。

  正应了那句:输在起跑线上。

  在小学的时候,刘国际是个小胖子,就坐在他身后。

  但是,小学这几年,他跟刘国际加起来,总共说了还没有三十句话。

  这丫今天是脑抽风了,怎么想起跟他打招呼。

  QQ里的好友,就像很多遇见的人,加上的电话号码,虽然有对方联系方式,从不会主动联系对方。

  刘国际首先发过来一个笑脸,然后打出一行字发了过来:

  “我下个礼拜六结婚,特诚恳地邀请老同学参加。”

  陈清扬对此,报以嗤之以鼻。

  谁特么跟你是老同学,我们总共才说了多少句话,还不到送份子钱这个份上吧。

  但出于礼貌,陈清扬还是回了句:如果能抽出时间,我一定赶到。

  陈清扬说的是真的,作为一个实习医生,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属于自己。

  有时候明明调休了,医院人手不够,一个电话打来,还不得屁颠屁颠回到医院。

  作为最基层,又是实习生。当然是很辛苦的。

  刘国际在那头又道:好多同学都来呢,还有我们班以前的班花高凤华,也会到呢。

  陈清扬下了线,起身拉开窗帘,推开窗户。

  外面新鲜的阳光照了进来,大街上,走着很多穿着短裙的美丽女孩,

  那身材,一个个都,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啧啧啧。

  陈清扬叹了口气。

  莫小白半透明的身体还继续坐在他床上,道:

  “老同学的婚礼,你要参加吗?”

  “小屁孩知道什么婚礼,”陈清扬没好气地道。

  “你呀,都这么大了,也不找个女孩照顾你。”莫小白摇头。

  现在的女孩,你不照顾她就不错了,还要让她照顾你,想多了吧。

  “你还没回答我,朱老三呢,这王八犊子,跑哪儿撒欢去了?你觉得,你说不知道我会相信吗?”陈清扬道。

  莫小白被陈清扬拆穿,一下子失去了兴趣,道:

  “他到屠宰场去了。”

  “干什么,他是想换换口味了?”陈清扬一愣。

  是啊,朱老三跟在他身边,也太憋屈了。

  作为一个真正的吸血鬼,不但不能吸人类的血。自己平时进食的,都是新鲜猪血。

  有什么不同吗?

  这只有朱老三自己清楚。

  就在这时,朱老三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盖着盖子的橡胶桶。

  不用猜,也知道里面装的是新鲜的血液。

  朱老三把橡胶桶往地上一放,乐呵呵地走到陈清扬身边道:“老大,你醒啦,我来帮你捶背。”

  陈清扬倒是不客气,自己趴在床上。

  朱老三就走过去轻轻地帮他捏背。

  “舒服吗,老大?”

  陈清扬轻轻哼了一声,算作回答。

  你朱老三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是想让我去医院的血库里,帮你搞新鲜的血液。

  那些都是别人捐献,用来救人的,怎么可能给你?

  再说,如果我把医院血库中的血偷出来一些给你,万一上面查下来,是你倒霉,还是我倒霉?

  到时候你还不是一句对不起完事。

  “左边肩膀,用点力,”陈清扬说。

  “好勒,”朱老三边说边用力,捏了一会,他试探性地道:“老大,我猪血也喝了这么久,我想牛血也跟猪血差不多,你能不能......”

  陈清扬当机立断,道:

  “不能,你别打医院血库的主意。更别打活人的主意。”

  “知道了,”朱老三讪讪地道。

  看得出来,朱老三非常不开心。

  宝宝不开心,宝宝需要人类的鲜血,呜呜呜,宝宝需要人哄。

  “好了,”陈清扬爬起来,走到冰箱旁,拿出三罐可乐,分别给了莫小白和朱老三一瓶。

  自己边启开边向外面走去,走到门口处,陈清扬回过头来,刚才似乎有些过头了,于是换了副口气道:

  “三儿,你刚刚进来时,有人看见你吗?”

  朱老三摇摇头,道:

  “老大,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别人看见,不会给你增添麻烦的。”

  陈清扬点点头,把拉环扔进门口旁边的垃圾桶,走出去了。

  老陈正穿着白大褂,坐在桌子边,看见陈清扬走出来,他招了招手。

  “下午有个相亲会,我因为医馆里有事走不开,就不陪你去了。人是你大姨介绍的,姑娘是个好姑娘,你去见见再做决定。”老陈桌上还放着当天的早报。

  “知道了,”陈清扬走出医馆。

  他走到外面停车的地方,回头看了眼“九州医馆”那几个苍劲的大字。

  九州医馆里,除了老陈以外,还有几个聘请的小护士。

  陈清扬从小耳濡目染,长大后也像父亲那样,成为了一名医生。

  虽然他现在只是一名实习医生,但是,将来,他一定会像父亲那样,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

  这时,一个满脸鲜血的男人跑进医馆,他手里还抱着个小萝莉。

  小萝莉身上的百合裙,都让鲜血染红了。

  “医生,医生,快救救我女儿。”男人喊道。

  医馆里的两名护士推过病床,让男人把小萝莉放在床上。老陈也跑了过来。

  看样子,她受了很重的伤。

  “医生,我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