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 > 第175章 礼物

第175章 礼物


  到了傍晚,温南去了一趟学院把所有人都接了回来。
  温南在厨房忙碌,陆晏清几次三番都想要过去帮忙。
  可是张如玉今日却不知道为什么,平白无故发了勤奋,拼命的拽着陆晏清给自己讲解。
  陆晏清今天都待在书房。
  温锦中也没闹腾,院子里没见着人,正在厨房里头,不知道干啥……
  温州城今日早早就将功课做完,然后下落不明。
  陆晏清有些狐疑,今天实在安静的过分。
  “陆晏清你瞧瞧,这题应该怎么做?”张如玉见陆晏清分心,他一把拉过陆晏清。
  陆晏清也就没有心思想其他了。
  过了许久,外头飘来了饭香。
  温州城这才过来叫陆晏清出去吃晚饭。
  一群人坐在饭桌上。
  今日的菜肴实在是有些丰盛。
  足足十多道。
  关键是所有人都不动筷子……全部都目光落在陆晏清的身上。
  陆晏清一脸懵。他撇了一眼旁边的温南。
  女子缓缓靠近“夫君生辰快乐呀。”
  女子声音脆脆娇娇,身上清新的芙蓉香,让陆晏清一下子慌了神。
  原来今天是他的生辰。
  温州城一改往日他给陆晏清夹了一只大鸡腿“姐夫生辰快乐!”
  陆晏清垂眸抬起眼来眼睛归于一贯的清明。
  “多谢。”少年声音温润。情真意切。
  温南伸手在小饭桌下紧紧的拉着陆晏清的手。
  陆晏清却也出奇没躲,他伸手捏住了温南柔弱无骨的手。
  温南微微挑眉,显然也有些没想到。
  他本就是一个穷秀才……倘若没有温南,他这辈子大概都不会过生辰。
  他许多年没有过了。
  他自己都要忘记了。
  这一顿饭吃的温馨无比,陆晏清吃完以后,张如玉让陆晏清早点休息。
  就连平常去找温南的温州城也为自家老爹爹锁了起来。
  让温州城别去打扰陆晏清同温南相处。
  说陆晏清好不容易过一次生辰让温州城别过去缠着温南。
  温州城答应了,今天陆晏清的生辰过去,他明天自然又可以去缠着阿姐了。
  张如玉看了看面前的一片狼藉。
  “温老爹爹,快些来!到洗碗的时辰了!”张如玉伸手一脸和蔼的招呼温锦中。
  温锦中冷哼一声。
  “老子不干,我今天在江南大排档,洗的手都秃了一层皮了!”温锦中开始摆谱。
  “不洗?”张如玉挑眉。
  两人又进行了一番友好的交流。
  外头充满着亲切的问候。
  最终……随着温南一声太吵了落下帷幕。
  张如玉同温锦中两个人肩负起了洗碗的重任。
  陆晏清生辰,男人之间,张如玉给陆晏清准备了一套笔砚。
  温锦中没钱,老爹爹都不够交房租。
  温州城小心翼翼的给了陆晏清一个承诺。
  他保证七天不缠着阿姐讲故事。
  陆晏清笑了,他居然对温州城给的这个生日礼物,有些许的满意……
  当然……男子汉偷偷给礼物,温南是不晓得的。
  夜半时分。
  陆晏清在书房回来。
  马上就要到秋闱了,陆晏清时间更加紧迫,他不敢怠慢。
  从前自己孑然一人,怎样都无所谓。
  但是他现在只想让温南别那么辛苦。
  烛火一如既往地亮着,陆晏清推开门,温南却不在房间里。
  陆晏清打着灯笼走了出来。
  “我在这儿呢!”温南坐在屋顶上冲着陆晏清挥手。
  温南从屋顶一跃而下。
  陆晏清神情紧张,生怕温南摔倒,即便他知道温南实力强悍。
  月光下,女子容颜恬静,她眼睛仿佛如同夜空中的星辰,熠熠生辉。
  “夫君生辰安康,如今又长一岁了。”
  “多谢。”陆晏清眼中含笑。
  温南又伸手递给了陆晏清一瓶上好的酿酒。
  “我亲手酿的,桃花酒。夫君可以小酌一杯。”
  陆晏清伸手接过。
  晓得这就是温南亲手替他准备的生辰礼物。
  在院子里,陆晏清把手中的灯笼放在了桌子上。
  温南连忙去取了小酒杯给陆晏清倒了一杯。
  让陆晏清尝一尝。
  在温南期待的目光之中。
  陆晏清修长的手端起了面前的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温南酿酒度数并不高。
  陆晏清平常也很少喝酒,是温南亲手做的,陆晏清自然不会让其他人尝。
  十九岁的少年浅尝一口面前的酿酒,仿佛如捧珍宝。
  在温南一脸期待的目光之中。
  陆晏清道“好喝。”
  只有两个字。
  温南蹙眉。
  “还有呢?”
  “甜甜的。”少年仔细吧唧吧唧嘴。入口后调似乎有些回甘。
  “我也想尝尝。”温南眼角含笑。
  “你喝不得。”陆晏清可没有忘记温南酒量有多差。她一碰酒就立刻迷糊。
  他是见识过的。
  少年话音落下。
  女子身上的芙蓉香忽然变得厚重,让陆晏清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片芙蓉香之中,似乎退无可退……也避无可避。
  “我不喝酒……”女子温热的呼吸喷薄在陆晏清的脸上。
  陆晏清大脑出现一瞬间的空白。
  直到唇畔传来湿热的触感,面前人的脸瞬间放大。
  唇上炽热无比,仿佛烈火烧着。
  转瞬即逝。
  859【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温南抿唇笑道“果然是甜的。”
  陆晏清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也是我送给夫君的礼物。”
  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房间。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的……
  身边的人呼吸均匀。
  陆晏清脸色的红色还未褪去。
  礼物……
  她送了两个礼物?
  一个是酒,一个……
  少年想到此处,脸上脖子耳朵红了个通透。
  第二天大清早。
  县令那边就传过来了消息,黑衣人已经招供,幕后花钱买凶的人正是温老太太。
  当即就抓捕了温老太太。
  温老太太一把年纪在牢房里哭的那叫一个老泪纵横,几度晕厥。
  但是牢房里头可没有参片让温老太太压在舌头底下吊命。
  几度晕厥,温老太太精神恍惚。
  而另一边沈老王妃醒来就得知,温老太太花钱买凶试图对温南痛下杀手。
  沈老王妃马不停蹄的就来到了监狱。
  温老太太神情恍惚,坐在肮脏幽黑的监狱里的枯稻草上,她身上华贵的衣服早已褪去,换上的是一身囚服。
  常年一丝不苟的头发,也犹如鸟窝一样顶在脑袋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