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字:
关灯 护眼
大江东去 > 炽阳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那天的事情后,姜阳碰见李响都有些尴尬,毕竟她前一脚才刚拒绝了人家。

后一脚就鼻涕眼泪抹了人家一身,姜阳有心想解释那天的事,可是也不知道哪里说起,难道说自己失恋了么?

李响也恰到好处的不问,并且对于那天的事情再也没有提及,赌约的事情更是好像被两人淡忘了一般,一切随风而去,生活渐渐回到正轨。

姜阳开始学校,家里,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文岚和谢澜看到她这个样子都有点担心,尤其是谢澜他很自责,总是说

“要是我不跟他发那个消息就好了。”

姜阳却在此时看的很开,反而安慰谢澜:“无论你发没发那个消息,有的人要走,是留不住的…”

文岚都惊了,在她的印象里,姜阳不像能讲出这种话的人,于是她试图像以前一样摸姜阳的脑袋:“…姜阳,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姜阳却在文岚的手碰过来的时候没忍住退缩了一下,导致文岚的手僵硬的停在半空中,她有些欲言又止:“…姜阳,你”

“对不起,我只是不大喜欢人碰我。”姜阳的表情让他们感觉很是陌生,疏离又淡漠。

文岚咬了咬嘴唇,没说什么,拉着谢澜走了,他们走了之后,姜阳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下来,不料刚刚放松下来的身情却被李响看到了。

李响端着餐盘站在她后头问她:“…你总这样,不累么”

姜阳回过头,对于现在,李响竟是她在这个学校唯一能够推心置腹的人,只有他才知道现在真正的姜阳是什么样子的,真正的她和她的名字完全是两个相反的极端。

冷漠,疏离,不愿接触任何人,也不愿和任何人打交道,只有在她面前,姜阳才能短暂的坐回自己,至于那天的事,两人都很默契的没再提。

姜阳没回他,反而问道:“李响,你这样不累吗?”

李响知道她在说什么,那次之后他趁着眼前的光景乘胜追击对姜阳告过几次白,但无一例外都被她拒绝了。

拒绝的原因无非就是:“李响,你是一个好人,但我不喜欢你。”

好人,好人,李响几乎听够这句话了,每次她都用这句话来搪塞他,但偏偏他对她毫无办法,谁叫是他先喜欢上的呢!

姜阳说:“李响,我觉得你是时候要找一个真心爱你的女孩儿了,别把心思放在我身上,真的。”

可李响听到这话觉得心脏一阵细细密密的疼,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真活成了路星河,一个只存在于电视中人们幻想的名字。

那个当初姜阳的喊他名字的那个错语竟然最终一语成谶。

但是李响不愿做路星河

“姜阳,你真的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姜阳看着他看了很久,李响近乎是用一种祈求的姿态说出了这句话。

最终…还是

“…抱歉,但我已经没有精力去喜欢任你了,我现在只想学习…”

“…所以,对不起,李响…”

李响嘴角绽放出一抹苦涩的笑,他输了,他还是输了,耿耿星河终究敌不过耿耿于怀。

“你不用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更没有对不起我,姜阳,我希望你能遵从自己的心好好的活着。”

那天后,李响的成绩就又掉落到了之前的地步,上课玩手机,打游戏,任老师怎么说也不听,老师也碍于他的身份摆在那儿而不敢说他。

他几乎自暴自弃,堕落了下去,姜阳有好几次想和他谈谈,就像之前打赌一样,希望他不要那么随便对待自己的人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经历了一场失恋后,她好像没有勇气再去经历任何事了,任何会使她感到难过的事。

也许她骨子里就是淡漠的,天性凉薄的,于是李响一天又一天的堕落下去,一开始他还只是上课玩游戏,玩手机,睡觉,到最后几乎整天整天的不来学校。

老师对他也毫无办法,毕竟他又不高考,高三就要转走了,但是毕竟姜阳和李响坐了这么长时间同桌,老师希望她能去劝一劝他,不要自暴自弃。

再次见到李响是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这一天他们可以不用上晚自习。

于是姜阳很早就下了课,她跟随着老师给的地址,站在一栋白色的房子面前,说是房子倒不如更像是一栋小别墅。

它居然还自带一个小花园,园子里还有个小喷水池,姜阳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进去按了按门铃。

“有人在家吗?”

过了许久都没有人应答,就在她以为家里没人的时候从门那边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你是谁”

不知为什么,在这一刻姜阳却莫名紧张了起来,大概是许久没有见到李响的缘故

“姜阳”她朝门里轻轻喊着。

不一会儿就传来一声:“进来吧。”同时门也开了。

姜阳一进去就发现了这房子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太黑了,就像处在一个没有窗子的房间里。

李响把窗帘都拉了起来,他身上还穿着居家的睡衣,头发也是凌乱的,显然是刚睡了起来,光脚踩在地上来给她开门。

姜阳顿了顿,还是说道:“李响,至少你先把鞋穿上。”

李响转过身,嘲弄的看了她一眼:“你现在还关心我穿不穿鞋吗?”

姜阳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站在那里不动。

他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把鞋穿上了,然后走到桌边倒了杯水,抓了抓凌乱的头发:“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姜阳注意到他的声音都是沙哑的,似乎很长时间都没喝水了。

“你多长时间没喝水了”姜阳问道。

李响毫不在意回答:“不知道,半天或者是一天吧。”

回答完之后李响开始有些不耐烦

“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姜阳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快速说道:

“我知道,现在我没有资格说这件事,但我还是想劝你人生是掌握在你自己手上的,我希望你不要亲手毁了它。”

李响听了却只是自嘲一笑:“…人生,我还有人生吗?”

“…姜阳,我根本没得选。”

“姜阳,我妈去年才过世,她刚过世还没满一个月,我爸就把他在外面的女人弄进来了,他们结婚了,我怎么说都没用,你还记得过年的时候在公交车上碰到我吗

过年的时候,那女人给他生了一个女儿,正好满百天,他们叫我回去庆祝,可我又算什么呢?姜阳,我算什么呢?我回自己家却就像一个外人一样。”

李响好不容易才把积攒了这么长时间的怒气发泄出来,气的浑身发抖。

姜阳并没有回李响的话,而是定定的望着他的眼睛:“李响,你想去喝酒吗?”

李响:

李响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神展开,简直有点驴头不对马嘴了。

在即将被姜阳拉出家门口的一瞬,李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睡衣没换,头发也乱糟糟的,终于在被姜阳即将拉出门的那一刻坚守住了底线。

李响终于换好衣服跟着姜阳出门的时候,两人到了酒吧一看,现在才只六点,酒吧门口根本就没开门,门口冷冷清清的,一个人都没有。

李响的脑袋也清醒了,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吞了吞口水:“要不咱不去了吧?还没开门”

姜阳今天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没有喝酒却像是醉了一般:“去,怎么能不去我们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说着还跟个大哥一样拍了拍他的背,让他放心,李响闻言忍不住更担心了,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最终俩人来到一个路边摊门口,那路边摊是卖烧烤的,才刚刚摆出来,连火都没架起来,姜阳一把拉着李响就走了过去,大喇喇坐在椅子上:“老板,来十瓶啤酒,要冰的!”

李响还没来得及拦住姜阳,姜阳的声音就已经先冒了出去,老板高兴的哎了一声,连忙就去搬啤酒。

听到她报的那个数,李响忍不住眉头一跳:十瓶也太看的起他们两个人了吧?

姜阳今天真的是有点奇怪,好像赌着一口气一样。

啤酒上来之后,她想也不想就用开酒器把啤酒瓶盖撬开了,李响本来还想帮她撬来着,此时看着她的动作,默默的收回了伸出去的手。

姜阳想也不想就把住了一瓶酒,还把另一瓶已撬开的塞到李响手里,然后用手里的这瓶和他碰了个杯:“喝!!”

说着也不等他,抬起头就灌,跟喝白水一样的,李响被吓到了,他大概是,哦,不对,是从来没见过姜阳这个样子。

“你慢点喝,喝慢点…”李响劝着,从来都是劝人多喝的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也有劝人少喝的一天。

姜阳心中的火气无处发,又灌了一大口,把瓶子重重的磕在桌上,那力度把李响都吓了一跳,一时之间他竟不知道到底是谁心情不好,来发泄的

明明是他心情不好,怎么还要他照顾她起来了?

姜阳显然没心思注意李响怎么想的,她此时一心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去了,骂骂咧咧的:“妈的,苏挚阳你敢抛弃我,你给我等着,老娘总有一天叫你好看。”

说着又灌了一大口:“妈的,气死我了。”

李响已经从一开始的:“你喝慢点,少喝点…”慢慢变的麻木了。

眼看姜阳一口一个国粹,他也不打算压抑自己了,也仰头灌了一口然后重重舒口气,刚想骂:“妈的…”狗姜阳竟敢抛弃我

下一刻就意识到自己要骂的人就坐在自己身边还挺着一双微醺的脸蛋看着他,李响突然骂不下去了,只好又骂了一句:“妈的!”

姜阳看他骂,也跟着骂“:妈的!”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骂了不知道多少个妈的,等李响回过神来的时候,姜阳已经醉的不省人事趴倒在桌上了。

喝了这么多酒,李响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刚何况一开始他就没有姜阳那么激动,此刻见人醉了,脸蛋红扑扑的。

李响就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刚想凑过去,姜阳就打了个酒嗝儿,酒味儿冲了李响一脸,打了个嗝儿之后,姜阳又骂骂咧咧了一句:“妈的,苏挚阳!”。

李响立马就清醒了,他苦笑了下,然后去路边抽了一支烟。

夜风里,火星夹在他指尖一闪一闪的,就好像他此时的心情一样,抽了一支烟,李响的心情好多了,转身走了回去,见姜阳依旧像死猪一样趴在那里,他转头给文岚打了电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